那些围绕在纳吉身边的抢戏“绿叶”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Malaysia
(谢静怡制图)

配角都很有戏感

一部好戏不能只有出色的牡丹,必须有称职的绿叶才能衬托出红花的至高意境。
  
马来西亚大选这部好戏可说是日日精彩,戏码围绕着两大男主角纳吉和马哈迪,24小时不间断地上演。两人身边有许多配角前仆后继地涌现,但在全民公敌纳吉倒台后,就只剩下女主角罗斯玛陪在身边,昔日围绕身边的男配角不是销声匿迹,就是离他而去,另开炉灶。
  
不过回首昔日和纳吉的对手戏,这些男配角各有各特色,每个都演技精湛,让纳吉这个全民公敌的角色演得出神入化,还差点还抢走纳吉的风采。

猪一般队友的纳兹里

20180528_malaysia.jpg
(互联网)

纳兹里是纳吉的衷心粉丝,对纳吉忠肝义胆,可惜就是脑袋不太灵光,往往好心做坏事,原本以敢怒敢言的作风为纳吉放狠话,狠骂对手来帮纳吉,结果却反而帮对手找到机会反击,让纳吉的形象更差,真的应了所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只怕猪一般队友的说法。
  
纳兹里以“给狗吃反被狗咬”来形容被指资助行动党的郭鹤年,侮辱被引以为傲的马国首富就算了,还没查清楚事实,郭鹤年当时资助的其实是马华,可说是丢脸丢到家,还让国阵更冠上忘恩负义的标签,进一步助长反风。

敌友难分的阿末扎希

20180528_malaysia2.jpg
(互联网)

身为纳吉的副手,阿末扎希本应是纳吉的护法,为后者摇旗呐喊,就算不伴在身旁壮大声势,也要不时出来相呼应,唱双簧来拉拢选民。只是阿末扎希是有出来助选,但看来只在帮倒忙,其心可诛。
  
在针对反风向来最盛的华人选票,阿末扎希先是公开场合狠狠羞辱同在国阵阵营的华人政党——马华公会,批评马华只会要求席位却没做工。这样狠刮马华的脸,就算在马华“辛苦耕耘”下真有华人票回流,恐怕也因此毁于一旦。
  
这还不够,阿末扎希还在纳吉宣布投票日落在星期三时,公开呼吁若雇主不让请假,游子就别回来投票。这可是杀伤力极强的一记“回马枪”,更激起游子回乡投票的决心,纷纷发起共车回家投票的自发活动。
  
那为何阿末扎希不像纳兹里那样被归类成猪一般的队友?因为他是国阵和巫统的第二把交椅,在纳吉选前就为表弟希山慕丁铺路接班,就算安抚阿末扎希说不会影响其地位,恐怕也不会相信吧。
  
这也解释为何出现两人不合的传闻,若纳吉这次顺利过关,将有更多时间为表弟安排,阿末扎希为何不为自己打算,时不时给纳吉添乱,在旁冷眼旁观,盘算在选后要求纳吉为败选负责而下台,现在他不就坐上老大之位了吗?唯一的失算恐怕是大选结果不是国阵险胜,反而输掉了江山,让阿末扎希始料未及。

明哲保身的希山慕丁

20180528_malaysia3.jpg
(联合早报)

希山慕丁和表哥纳吉的背景很相似,同样拥有“官二代”的光环,他的父亲是前首相胡先翁,祖父是巫统创立者翁惹化,且他在担任青年和体育部长、教育部长、内政部长和国防部长等要职时还算表现不错,也让他接班的呼声越来越高。
  
相比巫统大佬们呼朋唤友的朋党文化,希山慕丁可说是巫统的一股清流,但也因此在党内没太高的支持率,也是纳吉要为他铺路接班时必须加强的一环。对于表哥的“栽培”,希山慕丁料是百感交集,既感谢表哥的提拔,但也看不惯纳吉的行为,处于尴尬局面。
  
和阿末扎希身为纳吉的左右护法,希山慕丁选择性为纳吉助选,积极为国阵拜票,但面对争议性课题时,就用他擅长的“游花园”说话方式给你模棱两可的“最安全”答案,看不出立场,也不得罪两边,明哲保身为佳。

开炮抢戏的凯里

20180528_kaili.jpg
(互联网)

凯里是巫统青年团总团长和前首相阿都拉的女婿,在党内有一定的支持率,且勇于发言的形象也被视为巫统年轻一代的潜力股。
  
虽然凯里保住了自己的国席,但所属的森美兰州却是第一个被宣布变天的州属,他在纳吉还没发言时就率先在个人社交媒体承认败选,让他赢得“赞赏”,认为他有认输的勇气。
  
或许首炮成功抢戏引起极大回响,凯里再接再厉,告诉媒体后悔自己在巫统出问题时,没告诉纳吉真相。他说:“当慕尤丁和沙菲益被赶出巫统时,没有人愿意承认我们(巫统)出了问题。这是我们犯下的一个大错。这一切有前兆吗?有的,这有清楚的前兆,但却被我们(巫统)漠视了。”
  
凯里的发言除了抢先认错建立勇于认错的形象,更留下伏笔,用“我们”来带出和巫统共同进退、同甘共苦的意思,一石二鸟。 

打头阵丑角的嘉马

20180528_jiama.jpg
(互联网)

嘉马演的是电影里“聪明人开口,笨蛋出手”的丑角,专门为老大打头阵,为老大尽使肮脏手段也在所不惜的小卒,最有名的就是率领对抗净选盟的“红衫军游街示威。
  
其他“荒诞”行径包括叫人扮成鬼,到选委会外抗议民行党声称“搬外州选民进来”的发言,为抗议啤酒节活动而率众到雪兰莪州政府大厦外砸酒瓶等,被捕是家常便饭,最近就因佩枪照片在网上流传而被捕,并在医院两度延扣后,上周五被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