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是为了“铜臭背后的崇高目标”

更新:
2018年08月15日 12:31
新加坡李显龙吴作栋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左)与总理李显龙。(商业时报)

何光平和杨烈国,出来说几句话吧。

此议题,剪不断,理还乱。

吵了24年,至今还是炒作热门议题,因为很有市场。最近吴资政护卫部长薪金制的言论,引来网络舆论一片哗然。

吴被认为是“即得利益者”,说的话当然“无作用”。目前的内阁成员,好几位具备更强的沟通表达能力,但是也同样面对“辩护无效”处境。

我国社会的有识之士,像何光平和杨烈国等人,应该挺身而出。他们知道部长薪金制是“铜臭背后的崇高目标”,捍卫一个好体制责无旁贷。

沉默不是金啊!

眼下中国各个城市爆发抢人才,24年前李光耀先生已经未雨绸缪,他倡议部长薪金与市场挂钩。这是很务实的先见之明,但严重违反了传统观念,人们普遍上认为政治是为国为民不为五斗米。传统价值观没错,可惜抵挡不住市场力量。

西方国家政坛上人才凋零平庸之辈当道,经济领域则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从欧洲四猪国到美国,他们正因此而付出沉重代价。(欧洲四猪国“PIGS”:葡萄牙Portugal、意大利Italy、希腊Greece、西班牙Spain。这是学界和媒体对欧盟四个相对较弱的经济体的称呼)

我国三大银行,除了大华银行,其他两家总裁都是经过市场筛选,总裁年薪近千万。副总理尚达曼的市值应该此价码,尚穆根如果继续留在律师事务所,本地高级律师年收入七八百万。杨荣文目前的酬劳数倍于当部长。带军领将的李总理,如果从贸工部长开始接受猎人头公司的招揽,他今天的银行存款肯定倍数。

他们都在领“国民服役”酬劳,却不断被舆论冷嘲热讽,因为至今全世界没有国家敢跟进--高薪养廉,其实更贴切是高薪揽才,与市场竞争招聘人才。全球化顶级人才跨越国界,挑战我国的精英政治体制。

精英领导已经证实成果丰硕,必须坚持延续下去,否则我们势必落入盛极必衰的循环规律。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