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协会近8亿新元的预算,今时今日是否“物有所值”?

更新:
2021年03月10日 21:19
人民协会总部
人民协会位于惹兰勿刹的总部。(互联网)

须分清楚政府和执政党角色

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日前在国会预算案辩论时,质疑人民协会预算案太高,让人协的角色再度成为关注点。

20210310-leong mum wai.jpg
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GOV.SG)

梁文辉当时表示,人协今年的预算案编列为7亿9600万元,而且用在行政的支出,人均竟然比其他法定机构如政府科技局和新加坡国内税务局还高。

梁文辉说,人协用在活动的支出是1亿9900万元,只占其预算的30%,但用在行政的支出却高达4亿4100万元。

况且,人协依赖不少义工和志愿者。更关键的是,他质问人协的领导层、雇员和义工,有多少百分比带有政治背景。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政务次长蔡瑞龙回应时表示,人协在应对冠病疫情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包括多次安排分发口罩、合力追踪便携器、以及在联络所和民众俱乐部设立疫苗接种中心。

20210310-EricChua.jpg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政务次长蔡瑞龙。(通讯及新闻部国会直播截图)

他还说,人协预算中的2亿零700万元是用来建设与改进联络所及民众俱乐部。

蔡瑞龙也说,作为政府和人民之间的沟通桥梁,人协向人民解释复杂乃至不受欢迎的政策,也代政府收集民意民情,所以必须获得足够的资源。但是,他并没有提供更多细节来回答梁文辉的疑问。

人协最初的功能:争取民心

成立于1960年代的人协,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

当时,人民行动党正同左派和马来亚共产党斗争,最重要的一条战线,就是争取民心,化解共产党最擅长的所谓统一战线。

人协以及其所管理的民众联络所,就是对抗马共群众路线的重要工具。联络所用“民众”而不是“群众”命名,暗示了这种立场的区隔。

20210310-first CC.jpg
1962年我国第一所联络所——福春联络所的开幕仪式。第二排右起第五位是当时的总理李光耀。(联合早报)

模糊执政党和政府角色的制度设计

所以,负责人协的主要是行动党政要,主席一直由行动党秘书长,同时也是担任总理者出任;副主席也是内阁部长,目前分别由李显龙总理和贸工部长陈振声担任。

人协这种模糊执政党和政府角色的制度设计,一直为反对党所诟病,因为它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服务的却包含执政党的利益。

在建国的艰难时期,人民对此并没有太多异议,所以反对党历来很难在这个课题上得分。

2011年分水岭大选后,人民希望更多政治制衡,在国会授权更多反对党人,相信也会让这个课题变得越来越突出。特别是在讲求公平的这个时代,分清楚政府和执政党角色,可能会是越来越多高教育选民重视的问题。

蔡瑞龙这次的回应仍然是按照“老黄历”答案,在新的民意环境里,会有多少民众买账,负责收集民情民意的人协,不妨去打探一下。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