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将台湾外籍劳工比喻为鸡 近期支持率大跌

更新:
2019年09月10日 16:03
韩国瑜又失言
韩国瑜近期频频失言,民调持续下探。(互联网)

可以这样讲话meh?

台湾高雄市长兼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8月底开直播大谈青年政策,论及台湾高阶人才流出现象,脱口而出“凤凰都飞走了,进来一大堆鸡”,坐在一旁的社福组召集人冯燕吓得连忙制止”不要这样讲啦,不可以歧视啦”,韩国瑜才意识到不妥,连忙笑称:“我知道,我开玩笑的”。

然而,在台工作的外籍劳工可不觉得好笑,连台湾人也不觉得好笑。

直播过后,“韩国瑜歧视外籍劳工”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网民一阵轩然大波。韩国瑜事后对媒体解释他原意是要“筑巢引凤”,台湾目前人才外流严重,除了要留住本地人才,还要吸引国外的人才来台。由于他生肖属鸡,才会直觉反应说出“进来一大堆鸡”,并非有意影射。

20190910-my zodiac chicken.jpg
韩国瑜:自己属鸡就想到鸡。(视频截图)

谁是凤凰谁是鸡?

据台湾内政部统计,排除掉白领阶级的外来专才,台湾2018年的外籍劳工多达70.7万人。

台湾和新加坡的人力市场相似,外籍劳工多来自菲律宾、泰国、越南、印尼、缅甸等东南亚国家,从事看护、帮佣,或建筑业、制造业等劳力密集的工作。

韩国瑜指“凤凰都飞走了,进来一大堆鸡”,把本地人才比喻为凤凰,自然是夸赞,但把外籍劳工称作鸡,那就非常不礼貌了。

鸡和凤凰,一是家禽,二是神鸟,孰优孰劣相当明显,在这里把外籍劳工比喻成“鸡”,岂不代表外籍劳工的地位较本地人低劣吗?在人人生而平等的现代社会,这比喻明显踩到了政治不正确的地雷。

又,“鸡”本身虽是中性词汇,但华文里的”鸡”一词也可以指称为女性性工作者。据说,此说法源自粤语,因“妓”和“鸡”的粤语发音相似,因此渐渐成了代名词。用“鸡”来形容人,难免会让人有不好的联想。

言多必失 越描越黑

“凤走鸡来”的失言风波延烧了几天,新闻热度开始冷却后,韩国瑜又在9月4日大开直播抨击针对自身的“黑韩”行为,并指自己原意遭到扭曲。讲着讲着,话锋一转,宣称自己曾接获海关人员的投诉,东南亚国家非法来台卖淫及打黑工的数额很多。

没救了。

如果说韩国瑜的“凤走鸡来”言论是挖洞给自己跳,那么“很多非法卖淫和打工”就是顺便把洞也填起来了,管杀管埋,相当方便。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据台湾内政部统计,2018年来台的东南亚旅客多达242万人次。另有资料显示,过去2年多,东南亚观光客在台脱逃人数1946人;从事色情、非法工作者,达到2047人,总计近4000人。

东南亚劳工非法跳机、打黑工、卖淫比例偏高都是事实,但韩国瑜指出这点,无非是要强化之前言论的正当性:我们台湾人是凤凰,东南亚劳工是鸡。

话可以这样讲的meh?

韩国瑜作为台面上的一个政治人物,这样讲不就是替东南亚游客和劳工贴标签?这不是歧视,什么才是歧视?如此一来,就算是奉公守法的劳工,也都要承受台湾当地人的有色眼光,待遇和社会地位更受打压。

再次强调,就算事实是如此,也不能公开的大声讲出来,这叫做政治正确。就像在美国虽然黑人犯罪率偏高,你随便对着黑人问:你是不是坐过牢,这样就叫歧视。

草包力爆发将成绿营最佳标靶

近期韩国瑜的民调持续下探,品观点民调在9月5日公布的民调指出,若韩蔡对决,双方支持度将是28.3%与39.8%,韩国瑜大输11.5个百分点。

20190909-Han and Tsai.jpg
民调显示,韩国瑜的支持度正不断下滑。 (品观点民调)

支持率大跌,有一部分原因和香港抗争有关,毕竟卖弄“亡国感”是民进党向来的拿手好戏。另一方面,韩国瑜本身的草包特质爆发,也是造成支持度持续损耗的原因。 “凤走鸡来”以及后续的失言风波,都在在显示,韩国瑜缺乏政治智慧与危机处理的能力。

在党内初选阶段,民进党阵营便有人指出蓝营最好是由韩国瑜参选,因为比较好打。现阶段看来,绿营狂打“韩国瑜是草包”的确是大战略中的一环,更别提以韩国瑜的智商,还会三不五时自爆替自己扣血了。

难啊,毕竟2020的总统大选,单靠韩粉可不足以获胜。

关键在于,韩国瑜能够在总统大选前证明自己不是草包吗?还是说能够说服台湾人草包也可以当总统?这个课题,就留给韩国瑜自己好好加油吧。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