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种族课题最新震撼弹矛头转向华文媒体《星洲日报》

更新:
2019年09月06日 18:08
民主行动党刊登在星洲日报的文告标题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刊登在《星洲日报》上题为“星洲唯一目标:打倒行动党”的文告。(互联网)

动作很大。

种族课题一直是马来西亚政客炒作的课题,过去几个月更是炒个不停。

从承认独中、爪夷文趣味课程到最新的“支持穆斯林产品”运动,种族课题更是掀翻马来西亚社会,就连首相马哈迪也在国庆献词中敦促各族人民,在维护各自的宗教和族群时,不要恶言相向。

20190906-Jawi texts.jpg
马来西亚8月中旬调整国民型小学四年级国文科的“爪夷文字”单元,将之前的“爪夷文字书法艺术”(Seni Khat)改称介绍爪夷文字(tulisan Jawi)单元。(互联网)
20190906-support muslim.jpg
最新的“支持穆斯林产品”运动。(互联网)

最新的种族课题震撼弹恐怕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发出题为星洲唯一目标:打倒行动党”的文告。

文告中提到:“行动党不可无视星洲的污蔑而含冤莫白”、“星洲一方面求真,却善于制造假新闻”,以及“行动党一路走来如履薄冰才获得选民的委托,要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理念实践迈进,做得好坏与否,行动党愿意在大选接受选民的审判,但是唯有星洲没有资格。”

措辞之强烈让人吓了一跳。

一个政党,还是执政党如此公开指责马来西亚第一大华文报,堪称史无前例其实老马国庆前也说希盟政府近来饱受种族宗教课题纠缠,除了批评极端分子煽风点火,并吁请媒体别闻风起舞,煽动情绪。

马哈迪批评,极端分子不懂得珍惜和平,制造种族和与宗教仇恨。

20190906-Mahathir close up.jpg
马哈迪批评,极端分子不懂得珍惜和平,制造种族和与宗教仇恨。(法新社)

其实,这些课题可以在政府内阁内部解决,但由于大量报道激起民众的愤怒,小事化大,造成族群隔离。”

他表明,希盟会议议决将加强与媒体的关系,并恳请媒体不要再炒作种族宗教课题,否则将加深仇恨,届时将难以挽回。

“我们要感恩。我要求,我恳请媒体不要玩弄种族宗教课题。如果要报道,请报道事实。好的事情没报道,只是报道坏消息的话,我担心会加深种族宗教之间的仇恨。”

这不是希盟老大马哈迪首次怪罪媒体炒作惹祸,其下方的部长、副部长更是有样学样,但凡引起民怨,就异口同声地说是媒体报道失实,非战之罪。身为大家长的老马国庆前开了个头,民行党接着发扬光大,竟然发文告公开指责星洲。

民行党和星洲“积怨已久”

民行党和星洲可说是“积怨已久”,从林冠英执掌槟城时代,和媒体的关系就欠佳,改朝换代后升任财政部长,民行党从在野党变成执政党,与媒体尤其是华文报的“合作”越多,摩擦越大。

20190906-Lim Guan Eng.jpg
林冠英执掌槟城时就和媒体的关系欠佳。(互联网)

民行党的文告有不少举证,说星洲却趁着希盟政府提倡的新闻自由之便,把新政府当成是一只无牙老虎戏耍,操弄种族情绪,罔顾新闻操守。星洲总编辑郭清江则在总编时间用“隔河相望,不如搭桥往来”一文作为回应,当中也有不少星洲维护种族和谐的例子。

若要逐一探讨这些例子,就像裹脚布又长又臭,且各说各话,到最后还是无解,各自解读,各有立场。但身为执政党,用发文告指责一家报章的目的是要打倒自己,似乎有点过火,干涉新闻自由。

媒体的责任就是据实以报监督政府

媒体的责任是监督政府,维持中立是必要操守,但能否坚持中立报道就见仁见智,重点是身为一家之长公开指责报章的目的就是要推翻自己,有点好笑,是否过度反应?

你说报章报忧不报喜,专爱找政府的麻烦,放大过错,制造分裂,但监督政府不是要挑出失误加以改善吗,难道要报章一直歌功颂德?当然这都得视个别事件的影响程度大小来考量报道的篇幅和价值,坏事要责备,好的也要赞扬。

不过,这当中对好坏的评价就因人而异。你说为人民争取了什么,是好事,但你当初答应的是什么和什么,你的表现可能对人民来说其实是不满意的,报道的角度从民心出发,何错之有?

再者,难道希盟领袖词不达意,讲话讲一半,模棱两可,甚至到了胡言乱语的程度,还要朝令夕改,就不用负上责任吗?

就算报道真的失真,指正了之后报章才来个道歉启事,当然对你的伤害已经造成,且屡屡错误报道,让人烦不胜烦是肯定的,不过真的有必要发文告公开指责吗?

20190906-wen gao.jpg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发出题为“星洲唯一目标:打倒行动党”的文告。(当今大马)

执政党如此大动作,感觉在仗势欺人

不真实或错误的报道,甚至立场偏袒的报道,你应该去纠正失误,要求澄清,自己放上社交媒体以正视听,或者就像马智礼回应土团党最高理事达哈的“单一源流学校建议”的课题时,认为自己的意思被误解或被错误诠释,通过公开有关记者会的录音,还原真相,并希望其回应不会被错误诠释。至于“look into”被诠释成探讨是否真的被误解,就见仁见智了。

这就说到了重点。

倘若报章偏倚某一方,或者故意炒作,甚至如民行党文告指“唯独为了打倒行动党而多次造假,与反对党及前锋报站在种族两极,制造种族撕裂的星洲”这样“恶劣”的报章,你针对星洲报道的失真部分提出抗议,接着就该由读者去判断,而不用小题大做地说星洲“没有道德制高点可以借批评打倒行动党。”

星洲或任何报章没新闻道德地胡乱报道的话,读者自然会去判断,乱乱报的话,久而久之就会影响报馆的声誉,进而影响报格,失去公信力。当然你也可以指责,但如此大动作且措辞强烈地发文告,难免给人不尊重新闻自由,甚至仗势欺人的感觉。

背后的财团左右了报章的立场不是新鲜事,正如港台报章也各有立场,难道执政党得一一点名指责?无需你说,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心中自有一把衡量尺,就连老马受询及媒体若不“听话”,会否遭到对付时,他虽以讥讽的口吻回应的确会赶走现场的所有媒体,但也重申希盟宣言保障媒体自由,因此无需重申此事(新闻自由)。

政党自古难面面俱到,赢得全世界的欢心,更何况媒体?如此公开责难,那是否可以诠释成该党度量小,不能接受批评?当然这样的说法肯定又引起对方和其支持者的强烈抗议,但这是自由的社会,从来都是一件事情,各自表述。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