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野鸡活下去的(没有101个)理由

更新:
2019年06月19日 16:56
居民为何决定大发慈悲留下野鸡?(取自《新民日报》)
居民为何决定大发慈悲留下野鸡?(取自《新民日报》)

就让“咯咯鸡”继续叫吧! 

乡下生活真好,空气清新,食物新鲜,有山有水好健行,有网络也同样可以跟全世界联络,没有断绝来往的感觉哈哈。阿伯差点不想回来大城市,不过还是放不下咖啡店的好朋友,当然啦,城市的生活还是比较方便。

大家好久不见,阿伯好久没有来议论国家大事了。因为忽然老来忙,跟年轻人一样追剧,又去乡下住了很久。没想到刚回来可爱的新加坡,就看到一条可爱的新闻,新民阁那个地方的人,居然为了要怎么处理野鸡,大家一起投票,1000多个人投票,结果有九成赞成不要赶走野鸡,给它们在社区里面趴趴走的活路

190619 chicken ST.jpg
(取自《海峡时报》)

刚刚从乡下回来的阿伯马上跟乡下亲戚报告这个奇迹,因为在乡下的时候还跟他们说好几年前因为害怕禽流感,新加坡连乌敏岛的家禽都杀个片甲不留,鸡毛满地。现在这种事当然是奇迹咯。

哼哼,新加坡人到底怎么了?!阿伯跟咖啡友组成的国会马上不分党派讨论来讨论去,结论有好多个:

一,物价现在真的太高,居民希望有鸡生蛋,可以分给大家,省下一点买蛋的钱,蛋越来越贵是真的。

,少数投票的居民心里在想,可以乘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捉一只鸡回家制造命案,全家吃饱。甘榜鸡也是越来越贵,人工养的冰冻鸡肉软软涩涩不好吃。在乡下吃到每天嘴巴香香油油的阿伯非常肯定这点。

,生活无忧的居民希望他们的孩子发现鸡是会走路会咯咯叫的。他们的无知小孩看到咯咯鸡跑来跑去不会咬人也很开心。

,大选要到了,居民委员会希望这样做让居民开心,居民就会感觉到政府好像有变化。

就在大家讲到餐桌不停摇动的时候,阿伯忽然张大嘴巴眼睛直直看着前面,一个满头短短白发的先生走过来,那是阿伯很想念的小时候邻居,有智慧的李大哥,阿伯以前写东西常常提到他。当然要相认!而且马上介绍给阿伯的咖啡友,阿伯大手一挥,再加两支老虎!

李大哥还是那么热情,坐下来跟大家开讲。他知道我们很关心这次野鸡为什么不必被屠杀的事,一直在笑。根据他的分析,我们有了多一个结论。

,新加坡有那么多绿树绿草地,当然会有各种飞禽要来,飞禽来了当然会叫会啼,这是飞禽的言论自由,人的法律管不到,如果鸟叫就杀鸟,鸡啼就杀鸡,或者觉得肮脏就杀杀杀,很造孽对不对?而且整个环境感觉没有一点生机,这样不对,以前鸟会飞我们杀不完,鸡鸭不会飞就被我们杀光,杀光了再去吃南美洲来的冰冻鸡,这样真是有问题。所以到了一个时候,人就会想到要对动物网开一面,让环境更可爱,更和谐。

170619 chicken man.png
(取自《联合晚报》)

李大哥说到这里忽然严肃起来,他说(不是阿伯们说的),所以政治上也不可以太干净,要放一些会叫会啼的在国会里面,生态比较正常,小朋友也不会以为鸡都是躺在冰箱里面的。

阿伯们忽然觉得很有道理可是有点懂又好像不懂,有一个初期失智症的朋友觉得鸡大便很肮脏,一大早咯咯叫也吵到不能睡觉。李大哥建议,社区可以在比较偏远的地方开鸡寮,让它们自由进出,或者请居民管理,就像现在很多社区的菜园一样,至于一大早的鸡啼,大家忍耐一下就习惯了啦。

老虎很快就喝完,李大哥走了,阿伯们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没有问:鸡如果越生越多只,居民可以不可以杀来吃?初期失智症的好像清醒过来说:当然可以啦!

哈哈哈哈,就是啊,为什么不可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