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第三代同性结婚,有什么好大惊小怪?

更新:
2019年06月04日 14:14
李显扬全家福
李显扬(右二)在次子李桓武(左二)与王毅睿(左一)的婚礼上,拍下幸福满满的全家福照。妻子林学芬、大儿子李绳武(右一)和小儿子李韶武在旁都笑得很开心。(李桓武面簿)

从“神坛”走入凡间?

昨天驶往机场的24号公共巴士上听到两个华族老太太有这样的对话:

“你没有看报纸啊?那么大的新闻!李光耀的孙跟一个男人结婚咧?”

“没有看咧,结婚就结婚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

“哎哟,你听不懂啊,他的孙也是男的,他“娶”(特别强调的语气)一个男人,连他爸爸妈妈(李显杨夫妻)都去参加婚礼。听懂吗?”

这时接受劲爆新资讯的阿姨——脖子戴着硕大的珍珠项链,一脸净素,眼镜框后的大眼睛眨了两眨,只有大血红唇膏妆点开始松垮柔软的双唇微微颤抖一下,再也说不出话了。

之前她坐在我对面,看我们拿着行李好奇的问我飞去哪里出差啦?去几天啦?典型的热心阿姨。再聊下去她大概就会问你结婚了吗?有几个孩子?听了男人跟男人结婚的消息,而且还来自第一家庭的优良品种,她当下肯定天旋地转,或者头皮发麻。

20190604-Taiwan legalised gay marriages.jpg
在立法院外等候表决结果的群众难掩兴奋之情。(报导者)

上个月24日,台湾成为第一个设立专法承认同性恋婚姻的地方,本地媒体都很理性和负责的报道此事。然而同性恋即使不算禁忌话题,在本地也登不上人们茶余饭后的主流话题。

好啦,第一家庭“出马”果然不同反响,李显杨次子李桓武当天在个人面簿账号上载他和兽医丈夫王毅睿在非洲结婚的照片。新加坡网络媒体犹如煮沸的开水般要烧开了锅,民间议论纷纷的两极化更是最大看点。

20190604-li huanwu and heng yirui married.png
左起:李桓武和王毅睿:“我们结婚啦!”(王毅睿Instagram)

除了来自较年轻族群的祝福声之外,我们看到严厉甚至恶毒的谩骂声,甚至看好戏似的的认为第一家庭“堕落”,“家门不幸”,诅咒他们“抱孙无望”,“断子绝孙”,做了这么不堪入目的“屁事”,甚至把桓武的爷爷——我们尊敬的建国国父李光耀——也拉回人间进行道德审判。

有的甚至将事件升级到“末日降临”,“人类灭亡”的高度,操心起可怜的人类被同性恋害得该何去何从。

然而,我们同时也听到其他的声音,例如赞赏李桓武出身第一家庭要向家人和社会出柜得拿出的勇气,认为事件“不可思议 ”,“开创历史先河、颠覆传统”。一些人甚至斥责那些批评李桓武出柜和同性结婚的声音。

其实李桓武一开始就坦白自己的立场。去年7月就通过上载自己与男友的合照出柜,合照设定为面簿大头照。

We are ready pink dot 2018.jpg
(李桓武面簿)

20日凌晨,他在照片加上滤框公开出柜,并邀请新加坡民众出席一年一度的“粉红点”(Pink Dot),支持LGBTQ(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及酷儿等)族群;其实他已连续两年参与新加坡举办的“粉红点”,力挺LGBTQ性别社群。

Pink dot 2018-ST.jpg
粉红点2018。(海峡时报)

有趣的是,李桓武24日上载结婚照的时候,并没有让人知道其实双方父母都出席。好啦,等全国上下,男女老幼揣测一轮后,28日再来补上一张全家福,原来双方家人都大老远出席献上祝福。

HappyFamily.jpg
一对新人与双方家人的幸福大合照。(李桓武面簿)

这几天之内的舆论哗然,有些人又来扮演国父,扮演桓武的大伯父总理李显龙,或扮演桓武的父母,想象他们到底会怎么想,到底要怎样面对,如果国父在世,他会不会出席这个婚礼。

李光耀在世前曾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访问,面对孙子很有可能是同性恋者,有什么想法呢?他认为同性恋不是一种“生活方式”(lifestyle),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遗传差异”,而同性恋者不应该受到任何迫害。

20190528 Leefamily at 2000.jpg
李家全家福摄于2000年。(海峡时报)

原来,爷爷都理解的事,父母和哥哥绳武都衷心祝福的婚姻,李桓武坦荡行事,惊世骇俗一番也是预料之中,我们旁人确实想多了。

其实李桓武结婚的新闻在我家也掀起话题,妯娌之间还因此大眼瞪小眼。我年近八旬的大伯母看着他们俩在报章上的结婚照说:

“结婚就结婚,现在这种事情很普遍的啦!可是他(桓武)那么高,为什么不找个高一点的对象?登对一点嘛!” 

我妈看了也赞同,表示现在的人高兴就在一起,好过人家乱搞男女关系,不负责任的生出一堆孩子不管不顾更糟糕。结果我伯母看似“开明”的头脑一下子热起来,马上大声反对。她驳斥我妈说:

“不过女的一定要结婚啦,爱不爱都不要紧,生了孩子再说嘛!生孩子重要!”

原来已经很热的午后,热络的打牌气氛一下子冻僵达到冰点,妈妈听了无言以对,低头继续打牌,打牌,免得说下去气得要翻桌子,不懂该如何回应这双重标准。

今年6月29号,新加坡将再度举行“粉红点”活动,台湾立法承认同婚和“第一家庭”的名人效应到底会如何鼓舞或刺激我们的社会,我们拭目以待。

Pink Dot 2018-ST02.jpg
在芳林公园已经举行了10年的“粉红点”,活动高潮就是大家手举粉红荧光棒,集众人之力组成一个从高空中能清楚成型的“粉红点”。(海峡时报)

不管赞不赞同,少数LGBTQ群众会一直存在,也会继续生存。无论立场为何,我们的社会应该把话题说开,探讨如何面对,因为那个人可能就是你身边最亲近最爱的人,他们选择沉默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

正如一位评论的读者所说:没人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可是如果他们/她们是,也还会爱他们,希望他们幸福。

我想这是很多父母真实的心声,那新加坡社会的心声又是什么呢?我们可以继续沉默的,如果要的话。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