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打根补选止连败,希盟切忌志得意满

更新:
2019年05月21日 17:02
民行党候选人黄诗怡(右五)在山打根国席补选中获胜。
民行党候选人黄诗怡(右五)在山打根国席补选中获胜。(中国报)

别高兴得太早。

马来西亚沙巴山打根补选日前结果出炉,希望联盟总算打了一场漂亮胜仗,由民行党在投票率低于去年509全国大选逾10%的情况下,以更高的多数票取得压倒性胜利,保住这个议席,也在执政后补选三连败后挽回颓势。
  
久违的胜利让希盟各党松了一口气,也以扬眉吐气之姿相继发言,民行党领袖林冠英对于该党候选人黄诗怡在山打根国席补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感到震惊,更以6理由分析胜选原因,当中除了是山打根选民全力支持沙巴首长沙菲益阿达的领导,也展现选民对首相马哈迪的领导充满信心和信任。

在补选接连失利,希盟在执政一周年之际迎来漂亮大胜,喜悦之情满溢是人之常情,但位处东马的沙巴终究是一水之隔,且政治生态和人民的诉求相比西马有所不同,不能以这场胜仗作为民心转向或希盟满意度反弹的指标。

山打根补选胜出,主要靠沙菲益和黄诗怡

20190521 Sandakan 2.jpg
民行党山打根候选人黄诗怡。(互联网)

正如林冠英所说,山打根补选胜出的最大关键在于沙巴首长沙菲益,还有代父出征的候选人黄诗怡。先说民行党候选人黄诗怡,山打根之所以成为2018年全国大选以来的第八场补选,是因为前任议员黄天发因参与登山活动后,心脏病发而于任内逝世,民行党决定由黄天发女儿黄诗怡上阵。
  
承接父亲在任的不错名声,加上为父守土的因素,让黄诗怡此仗处于上风,就算山打根的政治风向难测,且不像西马“选党不选人”的浓烈风气,黄诗怡在父亲的光环下,不管选民要选党,还是选人,都占有极大优势。

20190521 sandakan msia insight.jpg
(透视大马)

至于导致希盟此前三连败的民怨,山打根选民并非豁免在外,只是相比民生和种族课题,东马选民更注重中央政府对东马的整体未来发展,以及更关注提呈的修宪能否在国会闯关成功,让沙巴和砂拉越恢复为“邦”地位,恢复沙巴、砂拉越和马来半岛作为平等立国伙伴的关系。
  
以人文历史来看,沙巴有着和西马不同的移民历史沿革,从英国殖民时期开始,没有任何所谓的种族待遇,在18世纪移居到沙巴(北婆罗洲)的华人就未遭“二等居民”待遇。

20190521 sabah chief.jpg
沙巴人民复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互联网)

再来,沙巴人民复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在多年耕耘下,进一步将影响力深入整个沙巴东海岸,尤其深获东海岸穆斯林土著,特别是和他同族的巴瑶及苏禄族群的支持。由于历史和环境的不同,东马种族和谐,在没有像西马政客的“恶意”炒作种族课题下,穆斯林也不像西马的穆斯林般“极端”,因此伊斯兰党一直都无法打入东马政坛,更别说借由和巫统“结婚”来撼动沙菲益在东马穆斯林的势力。当然,前首相纳吉掀起的“害羞啥我的老板”运动也在山打根补选失灵。
  
简单地说,能拿下山打根补选的最大原因其实是助阵的沙菲益太强,对手也就是沙巴团结党太弱,前来站台的纳吉也没能推波助澜,并非选民对希盟改观,希盟得认清事实,胜选后庆祝无可厚非,但切忌错误解读为民心回笼而因此松懈。

沙巴盛产“政治青蛙”,希盟别以为东马江山稳如泰山

最大的忌讳是,希盟万万不能以为东马江山稳如泰山,反之,千万不能低估东马尤其是沙巴的变数,沙巴盛产“政治青蛙”,且沙菲益在出任沙巴首长前还和慕沙阿曼闹双包,最后由高庭宣布沙菲益出任合法首长,其对手的势力当时也不弱,不能理所当然地视为希盟堡垒。

20190521 sabah chief and Dr M.jpg
马哈迪(中)去年9月抵达沙巴亚庇,准备出席马来西亚日庆典活动,沙菲益阿达(左)在机场迎接。(光华日报)

但最重要的是希盟和沙巴人民复兴党为合作关系。沙菲益曾经表明不希望看到土团党到沙巴州插旗的言论,唯首相马哈迪“无视”前者的意愿,而宣布土团党东渡沙巴。

老马给的理由是土团党在沙巴设立区部,旨在协助民兴党,因当地一些政治领袖退出国阵后,并没有选择加入民兴党,而是支持希盟,尤其是土团党。沙菲益过后说,他无法阻止土著团结党东渡沙巴,只能选择尊重和接受土团党的决定,而沙州政府还是会继续与中央政府合作,履行其职责,还劝请民众应对土团党东渡沙巴一事保持理智,勿情绪化。
  
回应说得漂亮,但土团党插足沙巴就像芒刺在背,沙菲益这个政坛老鸟就算多不高兴,也不会公开表示,以目前的形势,他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和希盟合作组成州政府,但日后会否另有打算,就看未来的变化,沙巴政权会否再次轮替,不是不可能。
  
沙巴再次变天的主动权在于沙菲益,但希盟政府如能赢取民心,那么基于现实条件,沙菲益就会选择继续和希盟合作,反之,结果可想而知,所以希盟在山打根补选大胜后,当作激励就好,千万不要就此志得意满,否则很难再有另外5年的机会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