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大臣任命风波 世袭君主不宜过度介入民选政府事务

更新:
2019年04月25日 13:05
柔大臣任命风波 世袭君主不宜过度介入民选政府事务
马哈迪(右)与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左)多次隔空交火。(马新社)

双头马车难做事

马来西亚柔佛新任州务大臣萨鲁丁应柔佛苏丹依布拉欣要求为州行政议员班底“换血”,新人选也正式宣誓就职,惟马国首相马哈迪强调苏丹对此没有影响力。老马还说柔佛希盟自行决定改组名单和阵容,柔州苏丹依布拉欣并未插手干预。

20190424 sahruddin.jpg
苏丹依布拉欣(右)御准萨鲁丁(中)为柔佛新任州务大臣。(苏丹依布拉欣面簿)

以柔佛苏丹父子的个性,不久的将来肯定又会通过网络作出回应,这其实就能看出柔佛苏丹和老马的争执并不会因新任州务大臣的上任而结束,能暂时告一段落已属万幸。

从前任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辞职到新大臣人选,苏丹和王储就杠上了马哈迪,双方争锋相对,你来我往,但到底孰是孰非?

马哈迪与苏丹依布拉欣各执一词

就双方的发言字面上来看,双方都没错,因为他们都只讲出自己“有理”的部分事实,以新大臣人选来说,老马说:

“赢得选举的政党才能决定谁是(新任州务大臣)。”

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则引述《1895年柔佛州宪法》,说明柔佛苏丹无需根据任何一方的建议任命州务大臣。胜选的执政党需要呈交一份人选名单给苏丹,后者再从该名单人选中任命一位州务大臣。如果柔佛苏丹对该份名单不满意,执政党必须再度呈交一份新的名单,直到柔佛苏丹选出一位州务大臣为止。

20190424 TMJ.jpg
东姑依斯迈搬出《1895年柔佛州宪法》驳斥马哈迪有关柔佛苏丹无权决定州务大臣人选的言论。(互联网)

安华:双方在任命过程中皆有角色

都没错啊,首相接班人安华就说得比较完整,只是没太多人理会。他说:

“联邦宪法说得很清楚。首相(马哈迪)是参照联邦宪法。但当然,你必须获得王室御准(委任大臣)。那是正常的。”

换言之,老马领导的希盟提供人选,但还是需要苏丹接受;若不被接受,麻烦希盟重选,但苏丹也只能拒绝希盟所提供的人选,万万不能跳过希盟自行挑选大臣。

20190424 anwar ibrahim.JPG
安华强调希盟有权提名州务大臣,但需获柔佛苏丹御准委任。(互联网)

不少民众认同马国是君主立宪而非君主专制

希盟执政后的民心下滑,老马支持率也下降,但这起事件却赢得不少老百姓和网民的支持,尤其老马在苏丹依布拉欣发出请特定人士“闭嘴”勿插手柔佛州事务的声明后,强调联邦宪法明文规定统治者的权力是受限的:

“当我们组成马来亚联邦时,我们推介了联邦宪法,说明马来亚将遵循君主立宪制度。统治者没有绝对的权力。如果柔佛州宪法依然这么说(统治者有绝对权力),那它就是无效的。(因为)柔佛州也同意了国家的政府制度。”

言简意赅,只要搞清楚君主立宪制,就清楚到底权力在谁的身上。君主立宪制亦即“有限君主制”,是相对于君主专制的一种国家体制。君主立宪是在保留君主制的前提下,通过立宪,树立人民主权、限制君主权力、实现事务上的共和主义理想但不采共和政体。

最早的君主立宪国家英国为君主立宪制立下典范

英国的“光荣革命”为君主立宪制国家开启了先例。一般君主是终身制的,君主的地位从定义上就已经高于国家的其他公民(这是君主与一些其他元首如独裁者的一个区别),往往君主属于一个特别的阶层(贵族),此外世袭制也往往是君主的一个特点。

20190424 king james II.jpg
“光荣革命”以罢黜英国国王詹姆斯二世和通过《权力法案》限制王权做结。(互联网)

君主虽然是一国之尊(head of state),但君主的产生方式与权力范围,会依各个国家的制度而不同;纵使是同一个国家,往往在不同时期,君主的产生方式与权力范围也各不相同。君主立宪制与一个国家的国情和文化传统有着密切关系,它具有一定的进步性,同时也有一定的妥协性,局限性。

这基本解释中有讲明君主立宪制依国家的制度而不同,马国宪法究竟如何规定君主的权限,有待专业的宪法专家去探讨,但好笑的是,引发老马和柔佛隔空叫骂的火源,也就是《罗马公约》,双方也可以找出不同的专家,然后提供支持己方的正当化理由。

被两方叫骂弄得混淆是正常的,因为其实就是各说各话,都只讲出部分事实。不过为何大部分人支持老马?很简单,马国是君主立宪,实权掌握在人民选出来的内阁,而不是世袭的君主,也就是马国的马来人统治者。

君主产生源自血缘而非选贤与能

君主世袭制,简单来说靠的只是血缘,浅白一点就是有些人投胎投对了,生在皇家,一出生就注定享有特权,不管你的身心、智商和才能如何。但那不是人民选的,你们只是历史流传下来的贵族,仅此而已?

其实现今世界,所有皇族其实都被当成是精神上的领袖,或者摆在供奉桌上的“贵重物”,实际用途不大,但能作为无比尊贵的点缀。地位崇高如英女王,就算在英国为脱欧而经历动荡,她或许会私下传召首相了解情况,甚至责怪对方不得而知,但却不曾公开和政府对着干,让人贻笑大方。

20190424-queen-elizabeth.jpg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谨守其作为国家精神象征的分际。(互联网)

君主不宜插手政府事务

君主的权力在于制衡政府,但不是插足其中,还为政府下拌子,不好听的说一句,如今的君主比较像是盖章的人,就国会通过的事宜盖章认证,不是参与或干涉。

试想想,每个州的马来统治者都跳出来比手划脚,中央政府要如何办事?效率本来就没多让人满意的政府,还要花时间和统治者周旋,推行国策的速度可想而知了。

当然,统治者其实不能视为一般人,他们比普通人享有更高的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就君主立宪制度来说,就算没有实权,政府也要给予一定的尊重。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和睦共处,才好办事。

不过若对方不领情,就必须坚定立场,这也就是为何老百姓再怎么不喜欢老马,就此事上也力挺老马,不然你试想想,把如今的情况乘以9(另外4州包括马六甲、槟城、沙巴和砂拉越没有世袭王室),想想马来西亚将变成什么样子,再想想若首相不如老马强悍,政府又将如何行事?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