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柔佛州新大臣如何提升新柔关系

更新:
2019年04月24日 15:12
柔佛新州务大臣萨鲁丁
柔佛新州务大臣人选确定,由柔州卫生、环境及农业委员会主席萨鲁丁出任。(萨鲁丁面簿)

收拾沙比安留下的残局。

我们彼岸的柔佛州最近很有事,州王室跟首相马哈迪的口水战,原州务大臣奥斯曼沙比安“被辞职”、河流污化事件等等在柔州都是不小的事,这些事都引起新加坡人的高度关注。

20190424-Johor Sultan and Crown Prince.jpg
马来西亚柔佛苏丹依布拉欣(右)与柔王储东姑依斯迈。(柔佛王室新闻室)

柔州王室一向都很有性格,从苏丹依布拉欣到王储依斯迈都是敢怒敢言,对中央政府很不客气。马哈迪去年5月重新上台之后,柔州内的大型发展计划成为了他重点修理的对象,这直接冲击到苏丹的利益。马哈迪摆出反新姿态,柔州人民利益首当其冲。

20190424-Sultan and Mahathir.jpg
马哈迪和柔佛王室前阵子因州务大臣人选隔空交火。(互联网)

在这样一个混乱的新局势下,柔州务大臣可作为中央政府和柔王室之间的桥梁,也可在马新两国之间扮演一定的角色,这就要求州务大臣必须是一个能干,有地方治理能力又兼具外交手腕的人,奥斯曼沙比安显然不是这个料。

20190424-Osman Sapian.jpg
奥斯曼沙比安。(海峡时报)

在地方上,他没有处理好巴西古当河流受化学废料污染事件,又为了拍马哈迪的马屁对新加坡采取敌对的行动做过了头,如在今年1月间当新马两国在海域和空域问题上暂时取得缓和空间,进入一个月的冷静期,他却假厉害坐船探访停放在我国海域的两只马国浮标船,这是他上任以来的最大败笔,加上“假文凭”事件,使他成为柔州苏丹依布拉欣眼中一个饭桶。

因此,他被令辞职的消息一传开来,我周围有不少朋友纷传“喜讯”叫好。

20190424-Osman Sapian resigned.jpg
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左)正式向柔佛苏丹依布拉欣请辞。(柔佛王室面簿官网)

柔州新大臣萨鲁丁已经上任,希望联盟的柔州主席慕尤丁说:

“现在中央政府可以更放心更有信心给柔州政府空间处理与新加坡有关的事务,进一步提升新马关系。”

20190424-new designation.jpg
柔佛新州务大臣人选确定,由柔州卫生、环境及农业委员会主席萨鲁丁出任。(萨鲁丁面簿)

这摆明是给萨鲁丁的期望。慕尤丁是土团党主席,曾经在以前马哈迪当政期间担任多年柔州州务大臣,新加坡领袖和媒体对他很熟悉。他是个有原则的政治人物,对新加坡的态度很务实,不会靠反新姿态在马国政坛博出位。

同样重要的是,他跟柔州王室的关系也融洽,收拾沙比安留下的残局,舍他其谁?

20190424-慕尤丁.jpg
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互联网)

他希望柔州新内阁提升新马关系,已为柔州与新加坡的实质关系定下基调,新加坡可以更乐观展望新马两国能够更务实地解决双边问题。两国关系好,新柔关系更好,两国关系不好,柔州地位也很尴尬,在新大臣带领下的柔州地方内阁任重道远。

年轻的萨鲁丁缺乏历练,如果能够在新柔关系和柔佛治理上有好表现,日后的仕途必当更为顺畅。

20190424-Sahruddin FB.jpg
萨鲁丁。(萨鲁丁面簿)

柔州大臣的官职是马国年轻领导的试金石,就因为柔州跟新加坡最亲密,在地方治理上,新加坡的成功对它是个鞭策,柔州的治理不好,更突显新马两国之间的发展差距。当两国关系出现风波时,柔州大臣若只是中央政府的应声虫,则谁都可以来当柔州大臣。柔州大臣应该是所有州务大臣中最重要的一个职位。

此次柔州新内阁撤换的三人中包括原主管地方政府、科学及工艺事务的行政议员陈泓宾(来自民主行动党),此君曾经陪同沙比安坐船闯新加坡水域,他此次也跟沙比安一起“沉船”也就不算是一个意外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