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选三连败传警讯,希盟败在民怨

更新:
2019年04月15日 14:18
国阵在晏斗补选获胜,莫哈末哈山(中)与前首相纳吉(站者右三)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站者左三)等人高举双手庆祝。
国阵在晏斗补选获胜,莫哈末哈山(中)与前首相纳吉(站者右三)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站者左三)等人高举双手庆祝。(星洲日报)

流失华裔和印度族选票。

马来西亚晏斗州议席补选尘埃落定,国阵在补选中取得三连胜,候选人莫哈末哈山以1万397票,压倒性地用4510张多数票成功守住晏斗州议席,连续4届成为晏斗州议员,狠狠掴了希望联盟一巴掌。

20190415 rantau BN wins china press.jpg
我国晏斗州议席补选,国阵候选人莫哈末哈山获压倒性胜利。(中国报)

根据选举委员会数据,晏斗补选的投票率为79.31%,是第14届全国大选后7场补选最高的一次。《星洲日报》的初步分析,马来选民踊跃投票、部分华印选民力挺,是让国阵高奏凯歌的原因。

国阵在马来区大胜,有大批马来年轻选民也把选票投给了国阵,一些投票站还获得91%的选票。

以华裔选民为主的晏斗中华小学投票站,国阵在2008年后就一直没有取胜,而这次国阵成功获得1123票,胜过希盟的870票,在两届大选后成功获得该投票站的华裔选民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希盟在16个投票站中,只有在华印裔选民为主的亿嘉花园胜出,在1642张票中,获得982张,而国阵只获得644张。军警票更不必提,希盟得票只有1%。

20190415 rantau malay mail.jpg
晏斗补选,街上插满对垒政党希盟和国阵的党旗。(马来邮报)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怨是希盟落败主因

晏斗选区属于混合选区,拥有40%的非巫裔选票,希盟在晏斗的战败,或无法像之前在金马仑、士毛月补选时,搬出“国阵强区”及“巫伊效应”等借口开脱。

因为巫统和伊斯兰党联手炒作的种族课题就算动摇了马来选票,但希盟终究无法以此作为流失华裔和印度族选票的导因。正如士毛月补选,不少华裔已对希盟执政表现失去信心,509大选求变的热情已灭,游子不但不会告假回乡投票,更有人转投国阵,用选票告诉希盟他们的不满。

这才是希盟失去华裔和印度族选票的主因,就算再不满巫伊的种族课题,依然无法凌驾他们对希盟政府入主布城以后的表现的不满,决定让希盟再次摔跤。

或许有人归咎于老百姓509大选前对希盟的期望过高,才会希望越大而失望越大,但不可否认的是希盟这个执政新手也确实太多为人诟病的行径,就如最近涉及纳吉夫人罗斯玛“购买”的粉红钻戒,财政部说没有,警方说有,看来此戒非彼戒的可能性极高,也就是说双方都没错,只是为何不查清楚就跳出来嚷嚷,把事情说清楚不好吗?这也就让早已对不时态度U转的希盟更不满了,光是这些当官的“胡言乱语”就让老百姓头晕脑胀了。

失去印族支持除了公正党候选人斯特南的魅力不足,甚至可说是公正党主席安华在人手部署上的“识人不清”,让希盟输在起点,无法靠斯特南吸引到印族的支持是最大的败笔。

20190415 anwar rantau bernama.jpg
晏斗区补选,安华帮希盟的公正党印族候选人斯特南拉票。(马新社)

有人说安华应该派知名度更高的公正党心腹拉菲兹出征,当然这是事后孔明,且就算拉菲兹上阵也未必能确保公正党能胜选,不过应该没有人反对的是若是拉菲兹上阵,希盟在这次补选就不会输得如此一败涂地。  

别忘了希盟当初是如何靠民怨推翻建国以来专政的国阵,不少民声不错的国阵候选人最终因人民求变,誓要推翻国阵的决心被“牺牲”,就像原任安顺国会议员马袖强纵然在当地民声显赫,最终仍被民行党的过江龙倪可敏打败,不少选民坦言马袖强输在了所代表的民政党是国阵一员,更何况如今是让人印象模糊的斯特南?

去年靠民怨打败国阵,希盟现在面对民怨暗流

如今风水轮流转,民怨让希盟的支持者转向,少了强势的求变之风,别说无法掀起打倒老树盘根的莫哈末哈山所需要的海啸,还因民怨带来了暗涌,让希盟这次补选出乎意料地惨败收场。

斯特南本身坦承:“我真的没想过会被国阵候选人打败了,而且还有超高的多数票,明明我们在竞选期发现,印裔和华裔选民对我们的支持率提高了。”

只能说是他的错觉了,败选不让希盟意外,让希盟震惊的是如此惨败,也让支持者无法接受,才会在补选成绩甫出炉,就疑因西廖投票中心选票几乎倒向国阵,希盟支持者不满,向该区负责人兴师问罪,结果发生争执及肢体碰撞。

20190415 PH wins ST.jpg

这次补选,再次暴露希盟逐渐失去选民的支持,国阵的巫统接连在3场补选打败了民行党、土团党和公正党,声势更浩大,这都是靠希盟本身引起的民怨所助长,也让希盟逐渐失去西马选民的信心更获得证实,接下来就要看沙巴山打根国席补选,看看在经过土团党强行东渡、恢复沙巴及砂拉越地位的修宪失败等风波后,东马选民对希盟的支持率是否依旧了。

在首相马哈迪缺阵下全力助选的安华也丢了面子,只能老调重弹,说补选失利是希盟无法兑现大选承诺的缘故,可作为希盟的借景,希盟领袖应更关注人民需求和经济负担,以重拾人民的支持。虽说是候任首相,但如今终究还是“人微言轻”,且说道理谁不会,安华上台能否真的能办到,以公正党的内乱来看,还是存疑,但希望在任的马哈迪能注重民情,安华若顺利接班,也能继续改进,否则希盟一届政府的称号是肯定的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