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作种族宗教课题,马国随时擦枪走火

更新:
2019年03月25日 13:41
由伊斯兰党挑起的“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大示威去年12月8日在吉隆坡上演。
由伊斯兰党挑起的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大示威去年12月8日在吉隆坡上演。(新海峡时报)

别玩火自焚,害人害己。

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社会,马来族占了绝大多数,加上建国以来的历史演变,马来人一直在马国享有特殊地位和权益,面对这样的庞大票仓,种族和宗教课题向来是马国政客最爱操弄的课题,借由煽动言词对选民“洗脑”,鼓吹种族主义。

鸡毛蒜皮的事,政客也能争论不休,就算老百姓开始的时候没有无谓的过度联想,不少人在日以继夜地听到政客用种族和宗教课题来炒作,渲染“阴谋论”,也会因此开始发挥想象,产生“危机感”。只要涉及种族或宗教的课题,这些政客不论对错,也没花时间去了解,就开启防卫模式,认定有“外族入侵,是要损害我族权益”。

简单如提高非马来族的入学名额,马来人就算原本认为反正依然占多数名额,并没持反对意见,但在政客不停提醒说这是他族入侵的第一步,只要让了一部,对方就会慢慢蚕食马来人的权益,政客的意图很简单,就是要争取大票仓马来人的认同感,把自己标榜为捍卫马来人权益的“守护者”,成为他们心目中的“自己人”,以获得他们手中宝贵的一票。

20190325 umno and pas internet.jpg
巫统与伊斯兰党开会后,昨晚宣布“我们要结婚了”。(互联网)

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合作也是基于拉拢马来人选票为出发点,前者有“不问世事,只记得前朝有派钱”的好,对巫统忠心耿耿的乡村选民,后者则有虔诚的伊斯兰教教徒为基础,巫伊“结婚”志在把占超过六成的马来选民一把抓,联手重夺政权。

伊巫合作引发种族宗教论战

财政部长兼民行党领袖林冠英在巫统与伊党宣布“结婚”后,发表文告指两党的合作犹如扬起“马来人大团结”的旗帜,以向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宣战,但后来又发出修正版文告,把宣战修正为“瞄准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霹州民行党主席倪可敏针对巫伊合作发表看法时表示巫伊合作制造种族对立,等于是分裂国民,一旦执政,人民的生活就如同塔利班执政阿富汗那样痛苦,走上不归路。

20190325 zhouzhongxin.jpeg
民行党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当今大马)

这个“塔利班论”不但遭来巫统与伊党领袖群起炮轰,也引发民行党內部的不同声音。接着再来个“东施效颦”的民行党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发表文告评论基督城恐袭事件,当中提到巫伊结盟,指巫统及伊斯兰党合作,鼓吹种族与宗教主义,或遭外国恐怖组织利用。

此文告內容遭到多方挞伐,抨击周忠信破坏社会和谐,他也较后撤除文告並三度道歉。巫青团前直辖区州团长拉兹兰因不满周忠信失言,声称所有行动党的人都应该被射击,过后遭警方调查。

20190325 noh omar.jpg
马国反对党议员诺奥马在下议院打岔他人辩论质问副议长倪可敏是否曾发表影射巫伊联盟的言论。(透视大马)

最新的是巫统丹绒加弄区国会议员诺奥马打岔指控主持议会的副议长倪可敏曾发表“巫伊合作,大马将成塔勒班”的言论,但后者否认。 诺奥马过后指控倪可敏“没有资格担任副议长职位”,后者隔天以对方公开侮辱议会为由,下令他禁足国会三天。

这引起在野党和当事人的不满,在刚好率团拜访的新加坡国会议长陈川仁及九名新加坡国会代表面前上演骂战,丢人现眼。

你初一我十五    以牙还牙暗藏凶机

不少华族网民赞扬林冠英、倪可敏等发言够强硬,是时候给马来人清楚华人的态度,或者更白话一点,华人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不要以为少数人口就好欺负。

马来政客仗着马来人占了绝大多数,加上国情,马来人是当政的大部分成员等,都让马来人习惯了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任何的改变,马来政客都可以拿来大做文章,不管有没有根据,吵了再说,就算多没逻辑也总有一些人附和。

这种有杀错,没放过的撒网式“捞票”,也让马国国内关于种族和宗教的课题不曾间断。这些马来政客就像挑梁小丑,自己跳出来自吹自擂,喊打喊杀,为了成为焦点,言行更是越夸张越好。  

不过,中国有句古话,“会叫的狗不咬人”,这群习惯阿谀奉承的马来政客也只会大声嚷嚷,真要采取行动肯定是闪得最快的一个,不然就是害怕到脚软,第一个高举白旗。碰上这样“厚颜无耻”的政客,以牙还牙回击正中他们下怀,毕竟独角戏演不久,有人回应才能延长成长寿剧。但不回应又显得懦弱,也被老百姓唾弃,只是当中的拿捏就很考功夫了。

老马谈笑风生    以伊党的“异教徒论”反讥巫统

同样的巫伊结婚,民行党措辞强烈,结果后续不断,反而是土团党领袖马哈迪每每面对挑衅时依然谈笑风生,还能笑中放箭。巫统瓜拉吉挠国会议员依斯迈赛益朗诵“班顿(马来诗歌)”揶揄土著团结党纳降,当中提到“很多议员跳槽团结党,首相想要加强团结党,盼行动党别骂团结党。”

不过,马哈迪反应迅速,以伊党的“异教徒论”反讥巫统。他脸带微笑地说:“谢谢你支持团结党。且让那些人跟仇敌团结一块儿,虽然他们的仇敌宣告他们是异教徒(kafir),他们现在却选择跟他们合作。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还是否异教徒。”

撇开老马爱翻煎饼,这样的回击是否比“宣战论”、“塔利班论”来得高明,还不落人口舌?最重要的是,虽然说者无心,但你很难确保听者是否有意,这才是危险之处。

20190325 christchurch reuters.jpg
基督城惨案发生后,两位妇女拥抱,相互安慰。(路透社)

媒体报道,涉嫌参与基督城清真寺袭击的嫌犯写下一份宣言,还宣称自己是为了替瑞典恐袭丧生的一名年轻女孩“复仇”。该恐袭的39岁乌兹别克裔男嫌犯被指是极端回教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支持者,一度是情报部门的监控对象。

你说得口沫横飞,但其实是为说而说,但你永远不知道你的话在听者的脑中产生怎样的变化,加上ISIS的极端主义引起全球的恐慌,你的无心之说分分钟成了催化剂,或者成了推手,听的人自己想歪一边,结果走上偏路。

若继续制造种族宗教分歧    恐袭会不会在自家门前发生?

不久前,新闻报道了恐怖组织卡伊达在北非的分支去年派两名恐怖分子潜入马来西亚,在马国获得五名埃及人及两名马国人掩护,企图将马国作为中转站前往第三国发动大规模恐袭。极端分子已近在眼前,若继续制造种族或宗教的分歧,真能确定马国只是中转站,恐袭不会发生在自家国内?

你以为你只是在鼓吹国内来个伊斯兰法治国,只是自家国内的事情,管管女子的服装要求,没说要发动恐怖袭击,更没主张铲除他族或其他宗教信仰者,但你日以继夜地灌输种族主义,让各族之间产生隔阂,破坏多元社会的和谐,制造不必要的白色恐慌,埋下了社会分裂的种子,但后果却不是你能掌握或控制的了,一旦你的“随口说”竟“鼓吹”出一个极端分子,就将导致不可挽回的大灾难了。

要争取选民的支持,请用最正当的方法,别哗众取宠,短视地为了寻求个人的利益,而制造出“独狼”,后果将不堪设想,别害人害己。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