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衰薄饼小贩一定穷?等薄饼涨价你就知道厉害

更新:
2019年03月13日 13:39
薄饼小贩
看死薄饼小贩一定穷?都说了,以后薄饼涨价你就知道厉害了。(联合晚报)

是时候提高蓝领工钱了。

小贩就是穷。谁告诉你的?

是因为小时候父母/老师恐吓你说,“你给我好好读书,不然长大后只能卖薄饼/鸡饭”,还是你长大后通过观察社会现象而得来的印象?

当我们的教育政策往“摘标签”的方向走时,本地一所学校的考卷却似乎逆潮流而行,灌输孩子“小贩就是穷”的观念。事缘有一位女补习教师Rainbow Lim(10日)在面簿上晾晒一份小六英文理解问答的标准答案有“贴标签”之疑,引发网络舆论热议。

20190313-questions.jpg
(互联网)

这位补习老师教师分享她和学生的谈话内容:

试题问:“作者来自一个富有家庭”这句话,对还是错?理由是?

女生:错,因为作者没钱买生日蛋糕给妈妈。

学校老师:答错。正确答案是,因为作者的妈妈在咖啡店工作。

小女生懊恼地告诉补习老师:我爸爸在小贩中心工作,但我们不穷啊……我不认为那是对的答案。

(该贴文已删除)  

补习老师继续读那篇英文理解文章,想知道那位妈妈是不是在咖啡店当清洁工?不是,原来她是卖薄饼的。

卖薄饼的小贩是穷人?  

各位蚁粉读到这里,脑袋里是不是也闪出了多个问号?卖薄饼的小贩是穷人?

因为那位补习老师并没有把试题的全文晾晒出来,红蚂蚁和众网民一样,只能看到引起争议的部分,所以也不能非常准确地判断,标准答案应该是什么。但如果试题真的是灌输“小贩就是穷人”这样的想法,那真是教坏小孩了。谁说小贩就一定穷,你没见过开大大辆马赛迪的小贩吗?他开的车说不定比老师还大呢。

20190313-SamGoi.jpg
"薄饼大王"、第一家集团执行主席的魏成辉,2018年在新加坡《福布斯亿万富豪榜》上,以21亿美元的身家排名第14。(福布斯)

工作不外就分两种:一种靠劳力,一种靠脑力。(有没有姿色都一样。)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大部分工作是劳力和脑力都要有,差别只在比例。蓝领工作耗多点劳力、少点脑力,白领工作多点脑力、少点劳力。脑力活因为技术含量比较高,又具备创新能力,所以脑力创造的价值要比劳力创造的价值更大、回报也更多。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们的认知中,白领的薪水比蓝领低。

在一些国家,这也和人们受“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传统观念影响有很大关系。这句话本是对古代农业社会政治关系的一种描述,“劳心者”是官员,“劳力者”是百姓,两者是“治”与“被治”的关系。从“官本位”的逻辑来思考,就会认为“劳心者”一定要比“劳力者”经济效益高。

在发达国家,技术蓝领的薪水不一定低过白领  

要消除这种封建思想不容易,但还好有市场经济。在市场经济,一个行业的工资平均多少,取决于社会的需求和稀缺性。所以如果你以为技术蓝领的薪水一定低过白领,那就大错特错。在一些发达国家,情况正好相反。

据中国媒体报道,德国蓝领技术工人年薪约为3.5万欧元,比当地大学毕业生白领的平均年薪(约3万欧元)还要高。在日本,拥有高超技术的“匠人”更是备受推崇。《经济学人》2017年的一篇报道也说,因为人手短缺,美国工厂工人、建筑工人和司机的薪水涨幅高于专业人士和经理人,一个铺砖工人每小时的工资比前一年涨了11%。

这个现象会在新加坡出现吗?

如果政府继续收紧外劳政策,这有可能发生。

教育政策要摘“我很笨”标签,蓝领工资要跟着提高

教育政策和劳动力政策是并行的,市场需要什么样的劳动力,教育政策必定跟着走。既然新加坡这么缺外劳,政府又不打算引进更多的非技术外劳,同个时候教育政策又主张摘掉人们身上“我笨”的标签,一个最可行的方法就是:大幅提高蓝领阶层的薪水。

当蓝领劳工的薪水和办公室小白领的差不多一样时,肯定有助于改掉人们长期形成的“蓝领没出息、蓝领就是穷”的刻板印象。

在这方面,政府还是有些动作。

比如说,渐进式薪金模式让工友的薪水能根据生产力与技能的提升而相应提高。法律规定清洁、保安和园景三个行业,必须采纳强制性的渐进式薪金模式,后续检讨确保清洁工人和保安人员每年都能获得加薪。如果以技能最低的清洁工人每月最低基本工资为1236元的水平来判断,要改变“蓝领没出息、蓝领就是穷”的刻板印象是非常难的,那只是逐步去提升工人的技能。

多付点钱吃薄饼吧,别像高薪官员那样装

同样被看作是蓝领阶层的小贩们,其实也是长期被“剥削”的一群。就如许通美教授指出的,新加坡人肯花15元吃日本拉面,为何却嫌超过3元的小贩中心食物太贵?新加坡人应该调整观念,为小贩美食支付更高的价格,让小贩赚取更多收入。

20190313-Popiah01.jpg
薄饼。(联合早报)

当在咖啡店吃一条薄饼要花上四五块,而不是一块多、两块时,你还敢狗眼看人低,说小贩是穷人吗?看死薄饼小贩一定穷?都说了,以后薄饼涨价你就知道厉害了。

可以想象,当这一切发生时,中产阶级肯定喊穷,并把一切不公不义归咎于“百万部长年薪”。但如果我们自己一面高喊不要看不起小贩,一面又不肯多付钱买条薄饼,这是不是也有点像一面喊着缩小贫富差距、一面不见大幅减薪的部长那样太装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