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预算?第四代保守性格的展现

更新:
2019年02月19日 17:07
在国会发表财政预算声明之前,财政部长王瑞杰先通过视频,向国人解释预算案意义和幕后筹备工作。
在国会发表财政预算声明之前,财政部长王瑞杰先通过视频,向国人解释预算案意义和幕后筹备工作。(视频截图)

萧规曹随。

从2月18日网上开始看到王瑞杰预算案内容陆续公布,朋友之间就开始争论,隔天从报纸深入了解详情,就争论得更厉害了。

做生意的当然骂声连天,柴油税起价和外劳比例收缩,对他们真是双重打击。可是这两大痛点却理由充足,柴油对环境的污染已经不是新闻,大约属于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外劳一直存在争议,行动党2011年大选失利很大原因就是败在外劳政策太松。但是随着医院和公共交通供应的增加,外来人口压力的感觉有所缓解,然而这毕竟没有解决更根本的问题,就是新加坡的增长模式是否要更新换代,放弃简单的投入型扩张。

还有,收紧是针对零售和餐饮业的外来员工,而不是新加坡人已经不愿意做的危险低端制造业和建筑业,目的似乎是减少新加坡人还愿意从事的行业的外来员工的竞争。

20190219 restaurant.jpg
(联合早报)

从这些行业的抱怨看,基本上有两点理由。第一是新加坡人还是不愿意从事零售和餐饮行业,因为时间长,甚至要轮班;而且没有地位,薪水也不理想。第二是这些行业能自动化的空间有限,基本上还是劳力密集型。

所以政府一味逼迫他们减少员工,最终可能有两个后果,第一是一些餐馆因为找不到人而关闭,第二是为了吸引新加坡人而提高薪水,这可能达到政府所要的目的,可是消费者(大多是中产阶级)当然就要埋单,再也不能每个周末上馆子了。

今年预算案的一大看点是这到底是不是大选预算。看起来不像。立国一代配套去年就宣布了,今年意外宣布的开埠200周年红包,也不是特别慷慨,至少从大选派糖的水准看,并不足以打动人心。因为这是王瑞杰担任储君以来的第一个预算案,人们试图从中观察他和第四代的风格,大概的印象就是保守,萧规曹随。

20190219 PAP CEC zb.jpg
人民行动党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联合早报)

公平的说,这可能是李显龙一代还在,而且政府的政策有很大的延续性,不可能随时出大惊喜,所以预算案的保守还情有可原。同时,民间对政府不承认出现系统性问题很有意见,对这阵子接二连三的纰漏还是非常不满意,所以今年会不会如同传说的举行大选,第四代可能还举棋不定,所以也反映在预算案给好处给得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些都反映了以公务员和军人为主组成的第四代的保守性格。通过立国一代和开埠200年的名义跟新加坡人分享财政盈余,没有人会反对,但是尽量跟大选脱钩,可能才是明智之举。当市场失灵,政府有必要介入,维持基本的社会公平,财政转移支付就是很好的手段。然而,这么做不应该是为了选票,虽然两者之间很难清楚区分(所有民主制度都难免分猪肉政治),可是政府有义务要避免让人们产生交易的联想,以免伤害我们的政治文化。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