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年长员工公积金 迟来的正义

更新:
2019年02月01日 00:25
选举的脚步靠近了?
位于麦士威路45号市建局中心东翼的中央公积金服务中心(CPF Maxwell Service Centre)。(联合早报)

选举脚步靠近了?

我在1月28日写了《好心被雷劈 政府该反省了》,批评政府静悄悄把领取最低存款的岁数,从65岁增加到70岁的做法,但是也认为这是因为政府出于好心,希望会员能赚取更多的入息。一些网民不以为然,不赞同政府的做法存有好心。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这一点多争议无谓。

现在由议长陈川仁领头、以人民行动党名义组织的委员会,建议停止歧视年长公积金会员的做法,不再削减55岁公积金会员的雇主缴交额,或许能够反映我判断政府挪后领取公积金最低存款年龄是出于好心,有一定的道理。

选举脚步靠近了?
担任小组主席的国会议长陈川仁(左三)昨天召开记者会说明建议书内容,出席的还有小组副主席郭献川(左二)、前政务部长符喜泉(左一)、议员祖安清心(右二)以及前议员张泰澄(右一)。(海峡时报)

报道说,委员会建议的理由,是新加坡人的平均寿命增加,而且家庭人数减少,意味着能够依赖家人养老的可能性也削弱,所以必须更加自食其力。

按照目前的制度,年龄55岁或以下的公积金会员,雇主缴交额是17%,会员个人缴交额是20%。55岁之后的会员却要削减缴交额,55岁到60岁,雇主缴交额是13%,会员个人缴交额是13%;60岁到65岁,雇主缴交额是9%,会员个人缴交额是7.5%;超过65岁的会员,雇主缴交额是7.5%,会员个人缴交额是5%。换句话说,年龄越高,越需要用钱养老的时候,公积金缴交额却越少。对于人口老化、可依赖的家庭成员减少的新加坡人,这显然是不合逻辑的安排。

选举脚步靠近了?
按目前的公积金制度,55岁之后的会员,雇主和个人的公积金交额会随着年龄的增加削减。(海峡时报)

同时,年长员工尽管精力不如年轻人,可是工作经验和态度(如果态度不好,也不可能工作那么多年;特别是现在的年轻员工更倾向于跳槽,年长且忠心的员工就更加可贵了)却可能为公司创造更多的价值。如此制度性的歧视,在情在理都说不过去。

根据过去的经验,如果政府不打算落实某项政策,就不会用这么高规格的委员会来放出政策风向球。用行动党的名义提出这个建议,也不难嗅到选举的味道。很多人预测,今年很可能会举行大选,让第四代接班。陈川仁是第四代一员,更加凸显了选举的用意。

用党的名义做,当然有选举的私心在,可是政策本身的合理性,还是应当肯定和支持的。就不知道喜欢批评的网民,这回又有什么指教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