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何时才能做到“零死亡”? 别让家人只能被迫放下

更新:
2019年02月19日 14:13
没有选择的选择。
冯伟衷在军训时出意外过世,国防部为他举行军事葬礼。(联合早报)

没有选择的选择。

每次发生军训意外,家人肯定会被问对国防部的看法或意见,无论用意是希望让家人抒发情绪,或让他们有个管道来表达想厘清的疑惑,但老实说,再多的解释和回答也无法挽回失去亲人的遗憾。
  
在毫无预警下失去了挚爱,家人还在消化这个惨痛的事实,真的很难再有余力去应付其他事情,尤其是在为国效力地当兵时发生意外,更让他们陷入两难局面。
  
理智告诉家人,这是意外,当局或主管或任何人都不想发生这等憾事,怪罪他们也没用,也不能挽回失去的生命,但情感上却真的很难接受,要如何接受好好的一个人,告诉你他去为保家卫国做准备,你正为他从Ah boy to man而感到骄傲时,突然有官员上门通知你,有不幸事故发生,请做好心理准备,然后你的亲人就不在了,永远不回来了。

没有选择的选择。
新兵在德光岛受训。(海峡时报)

家人心中的痛是一辈子的  

理智告诉家人,要等调查结果出来,才能确定事发经过,不要未审先判,不一定是人为疏忽,可是另一方面却可能在想,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就这么没了,他是在学习如何保家卫国,不是在战场上,不是应该在相对安全的情况下学习吗?就算他身处在不对的位置,那当局是否该设想到这些只是回营受训的非正式军人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而有所防范?例如在按钮前多看一眼,确保是在安全情况下才启动?
  
但说这些都太晚了,最重要的是,调查结果虽然让家人知道他如何出事,但那也就只是得了一个明白,可是他们此后都无法看到他的笑容,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家中永远少了一个人,心中的痛却是一辈子。
  
出事后,当局为家人尽力做出最好的安排,高官政要站出来说话,不外乎说将全面彻查事故原因,内部检视训练安全等,务必避免再发生不幸事故。这样的言论几乎每次事故发生后都大同小异,引起不少人的反弹,但理智告诉家人,他们也只能尽力做事后安排,也只能这样了,不然他们还能怎样?

没有选择的选择。
冯伟衷的妈妈(左一)、大哥伟健(左二)、父亲(右二)以及二哥伟哲(左后一)在灵堂上伤心欲绝。(海峡时报)

家人无选择,唯有放下  

等到调查结果出来,若发生人为疏忽,当局将施加惩处,并针对一些环节加强安全措施,避免再次发生不幸事故。理智告诉家人,犯错的人已为失误负责,然后他的丧命为大家敲响了安全警钟,然后加以纠正,不让其他人再因此丢命,他不至于白白牺牲。
  
只是这样的结果却是家人在别无选择下被逼着接受,生命失去了无从挽回,当局能做的也只能这样,说声对不起,很遗憾,我们会改进的,理智告诉家人当局只能做这些了,无论他们做什么已太迟,已无法改变失去挚爱的事实。

家人根本没得选,只能接受失去儿子的事实,唯一能选的也只是用什么方式来接受,而最好的方法也就是学会放下,放下一切恩怨情仇,让自己熬过失去亲人的悲痛,安慰自己说儿子已解脱,到了另一个更快乐的地方;安慰说儿子的死提高了安全防范措施,对新加坡所有的家长和男孩们有所贡献。
  
有人说这是天意,这是意外,就像你走在路上或在家中也可能因意外而丧命,只是当新加坡实施“征兵制”而非“募兵制”,既然强制所有年满18岁的新加坡男性公民和第二代永久居民(PR)为国服役,体检合格的男生会成为全职的现役军人(National Service Full-Time, NSF),那是否更应该要提高对这些被强制入伍的国民服役人员的保护?男儿当兵是要保家卫国,但还没上战场就先损兵折将,在没有外敌的威胁下就阵亡,当局情何以堪?

没有选择的选择。
新兵进行体能训练。(海峡时报)

国防部要进行全面安全检视工作  

理智说,事情已经发生,要往前看,其实也就只能往前看了,毕竟失去的再也回不来了。那往前看的话,就要请国防部真的要进行全面的安全检视工作,别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个环节出错检讨这个,那个出事再检讨那个的话,恐怕治标不治本。毕竟一个已太多,但如今16个月就有6个军人因服役或军训身亡,用年轻生命来当警报的代价真的太高,更是失去孩子的家人一辈子永不磨灭的痛。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