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屠杀外来八哥,喝!有没有更温柔的手段?

更新:
2018年12月31日 17:21
要不也请个人赶八哥?
爪哇八哥(Javan Myna)(左图)的羽毛全黑,尾巴下方则呈白色,而羽毛偏褐色并有黄色眼眶的本地家八哥(Common Myna)(右图)不敌它来“抢滩”,爪哇八哥目前比家八哥多20倍。(联合早报档案照片/叶元新提供)

要不也请个人赶八哥?

天气变热,就知道年尾时快过完了,新的一年又要开始,小朋友要开学了。这就是老人家的智慧,就像古早时听到公鸡叫就知道天亮。
  
不过,只要有冰的啤酒,不管多热都不要紧的,哈哈。最近阿伯走运,遇到小时候那位很有学问的邻居大哥,就招了一班咖啡友一起灌啤酒,给他请客,天南地北,从莱佛士讲到秦始皇,斯文一点叫聊天,其实就是讲鸟话啦哈哈哈,非常痛快,阿伯也学了很多知识。
  
这一年可以讲的鸟话太多了,没想到最后几天,还发生了奇怪的鸟事,真是一百岁不死都有新闻哈哈哈。
  
原来前几天波东巴西出现捉鸟大队,用一个大塑胶袋把整棵树从上到下包起来,再灌进二氧化碳把整百只八哥一次闷死。这个新的方法真是新鲜,虽然看起来残忍了一点,好像希特勒毒死人一样。

要不也请个人赶外来八哥?
波东巴西一带八哥为患,八哥的噪音和粪便给居民带来困扰,农粮局12月27日晚上出动三辆吊秤车在波东巴西1道第146座组屋后面的停车场撒网捉八哥。(新明日报)

阿伯从小到大,看过的打鸟方法只有枪打乌鸦,那是曾经乌鸦处处的时期,不但一天到晚啊啊叫,还让人觉得很衰,真讨厌,后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现在已经很少看见了。真好。
  
轮到八哥统治组屋区的树木,也是呀呀叫,不过叫声好听多了,外表也没有那么讨厌。只是这些鸟儿不必负担生活费、教育费、水电费,所以性之所至就不停地生,繁殖太多的结果引起人类不爽,终于想尽办法要把它们干掉,也是不得已。

要不请个人赶八哥?
共约2800只爪哇八哥被发现栖息在波东巴西一带的树上,成群鸣叫,造成严重噪音问题。(联合晚报)

当局说这些八哥是外来的爪哇品种,不是本地品种,而且具有侵略性,已经挤压了本地品种的生存空间,这也是扑灭的理由。不过阿伯不明白,动物世界哪里有分国界,我们新加坡有容乃大,接纳外来人种没有三十也有二十,你看现在地铁里面多热闹,各色人种,政府都不觉得有问题,为什么对一个外来品种的鸟儿就一定要扑灭光光,而且手段也太残忍了啦。
  
呵呵,还是阿伯大肚大量,只要唱歌好听,外表不大可怕,阿伯管它哪里来,统统喜欢。
  
农粮局说试过好几个传统方法都没效才想到出这奇招。阿伯也想建议几个办法大家看哪个好。

一,规定屋子多少公尺之内不种树,就是不给鸟儿蜗居的机会。二,当出现鸟儿聚集的情况就在树干上涂抹令它们讨厌的东西(阿伯不知道是什么)。三,在树上装置一些让鸟儿害怕的东西,好像以前人家稻田里面的稻草人,让它们不敢靠近。

要不请个人赶八哥?
(互联网)

阿伯跟有智慧的邻居大哥谈话多了脑筋也更灵活,想这些方法比较不残忍,不必大开杀戒。只是有没有效用,当然没有保证,大家有其他建议也可以提出来给当局参考,否则千百只鸟日日夜夜来唱歌,真的很烦嘞。
  
好啦,2018不是好年冬,要高高兴兴送走它,2019阿伯的心愿就是天天“一酒”,希望财源广进,天天一支酒,至少一杯酒,啤酒就好,喝的开心,没有烦恼,是不是?希望天下太平,鸟话可以多讲,但是要少点鸟事。大家平安,OK? OK啦,哈哈哈哈!HAPPY NEW YEAR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