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青蛙炸弹引爆 马国政党连环炸

更新:
2018年12月19日 21:13
马国政治青蛙乱窜,马六甲州前首席部长阿都拉欣高调宣布脱离巫统,申请加入由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引起大震荡。(郭跃男制图)
马国政治青蛙乱窜,马六甲州前首席部长阿都拉欣高调宣布脱离巫统,申请加入由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引起大震荡。(郭跃男制图)

青蛙怕沉船吧。

你还在讲愤怒鸟吗?

那你肯定过时了,现在流行的是青蛙,先有旅行青蛙疯传,马来西亚政坛则充斥政治青蛙乱窜,引起各方讨伐这种谋杀民主的两栖类,直到马六甲州前首席部长阿都拉欣这只大青蛙高调宣布退出巫统,申请加入土团党,破坏力倍增,化作炸弹,在马国政坛朝野各政党引起震荡,无一幸免。

rahim_thamby malaymail.jpg
具争议性的马国政治人物、马六甲州前首席部长阿都拉欣高调宣布申请加入土团党,在马国政坛朝野各政党引起震荡。(马来邮报)

在介绍这只破坏力惊人的大青蛙前,先来看看马国政治青蛙争议发展。

曾大肆鞭挞青蛙    希盟接纳青蛙负民心

你会支持某个政党肯定是因为理念相同,就算没有太大爱的理念,那起码肯定有共同反对的事项和做法,这也是为何希盟接纳政治青蛙是严重辜负了希盟的支持者,尤其是民行党。

2008年3月8日,霹雳州政权首次出现政党轮替,民行党、公正党和回教党联合组织民联州政府,当时被提名出任副议长职的民行党议员许月凤竟在2009年2月4日退党,跳槽成为亲国阵的独立议员,导致霹雳州变天 。

xuyuefeng internet.jpg
许月凤。(互联网)

当时民行党和公正党等领袖纷纷痛骂许月凤的行径,民联支持者更视她为泄愤对象,称她为“政治娼妓”、“青蛙”,并在网上成立“许月凤纪念馆”,供人们诅咒,足见民怨之深。

结果如今换作执政党身份,希盟成员党竟接纳死敌巫统的青蛙,这不是自打嘴巴吗?此一时,彼一时?不正确的事就是不对的,就算过了多久也不应该变成对的,同样为了利益弃船他投的自私行为,怎么可能从当年林冠英口中责难许月凤的“现代版吴三桂”就成为“弃暗投明”的好人?

林冠英曾形容许月凤投靠国阵的行为宛如“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现代版,前者让明朝亡国,而后者则让霹雳州民联政府瓦解于一夕之间。

mahathir bersatu internet.jpg
政治青蛙的最大得益者是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它在希盟中的议席最少。(互联网)

青蛙的最大得益者是在希盟议席最少的土团党,不曾经历当年民联的切身之痛,党领袖马哈迪还说民主允许“青蛙”跳槽,还以自己被希盟接受为例,说明希盟成员党能够接受巫统前党员。老马更拖民行党领袖林吉祥下水,说林吉祥也同意土团党的做法。

《星洲日报》过后总结了希盟四党领袖的说法,如下:

马哈迪:不是所有巫统党员都是“坏人”,土团只接受“好人”入党。

林吉祥:前巫统议员可以加入希盟,包括行动党,只要他们就1MDB丑闻的行为道歉和认错。

安华:有巫统议员要加入公正党,我告诉他们等一等,有些事还得讨论。

末沙布:巫统议员跳槽是明智之举,一艘船在下沉,大家得弃船逃生。

还真让人叹为观止,最让选民痛心疾首的首推民行党,只因许月凤事故是民行党心中最痛恨的一根刺,结果只要道歉就能和青蛙冰释前嫌?请问对一些厚颜无耻的政客来说,道歉有何难?搞不好就想他们呼吸一样,无需挣扎,更无需诚心诚意。

老马的好人,是他说了算吗?安华的等一等,其实不需要啦,等来等去,青蛙都跳去土团党了。末沙布更厉害,逃生是重要,但青蛙明明就是只能有福同享,有难你当,让这些人加入,分分钟搭沉船,那就后悔莫及了。

和林冠英安华过节不小   大青蛙何方神圣?

这只大青蛙阿都拉欣是何人?他在1982至1994年期间出任第6任甲州首长,也曾在1993至1996年担任巫青团长。

那有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是他和民行党领袖林冠英,以及公正党主席安华有一段肯定让希盟这两大头头无法释怀的牙齿印。

ANWAR2.jpg
(左起)林冠英、阿都拉欣、安华。(郭跃男制图)

1994年,林冠英指控阿都拉欣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关系,但时任总检察长莫达在两个月后宣布,由于证据不足,不会提控拉欣。时任甲市国会议员的林冠英抨击政府放过拉欣,之后林冠英反而在

1948年煽动法令,及1984年印刷准证及出版法令下被控,最终罪成入狱18个月。

1999年,阿都拉欣入禀民事诉讼,起诉行动党诽谤。随着案件中的少女撤回指控,行动党在2003年10月承认搞错并撤回言论。最后,行动党在无需赔偿下,与拉欣达成庭外和解。

阿都拉欣也曾在2011年3月,联同商人艾斯卡与前上议员苏益纳欣,以“拿督T”的名义向记者播映一支性爱视频,指控时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涉及其中。

在事件爆发逾三个月后,三人在同年6月24日以触犯散播猥亵影片或教唆的罪名被控上庭。三人当庭认罪,被法庭判合共罚款5500令吉。

刚过去的星期日,阿都拉欣宣布退出巫统后,申请加入土团党。这就让原本就让希盟各成员党从上到下对青蛙议论纷纷之际,投下了震撼弹。

努鲁辞官沉默抗议    林氏父子备受抨击

公正党主席安华及副首相旺阿兹莎的长女努鲁,就在党选甫落幕一个月,突然宣布辞去才刚受委为槟州公正党主席,也放弃公正党副主席之位。

nurul internet.jpg
公正党主席安华及副首相旺阿兹莎的长女努鲁,大力反对接纳跳槽议员。她本周一(17日)突然宣布辞去才刚受委为槟州公正党主席,也放弃公正党副主席之位。(互联网)

由于此前她大力反对接纳跳槽议员,认为这违背了人民的委托,让民主毫无意义可言,公开对希盟接纳青蛙表达不满后宣布辞官,也就让人揣测她对希盟政府或政党的表现失望,尤其是青蛙一事让希盟的改革议程失去方向,甚至造成希盟的分裂而进行抗议。

至于向来反对政治青蛙的民行党,林氏父子就阿都拉欣申请加入土团党一事没多说,是否表示民行党已接受青蛙?非也,不少民行党议员纷纷对外发言,希望希盟悬崖勒马,拒绝跳槽政客。政治青蛙违背了民行党向来的坚持,要接受谈何容易,所以保持沉默的议员或党员并非没有不满,反而可能在酝酿着暗涌,何时爆发没人知晓。

不少党员和支持者一样,希望民行党的精神领袖,也就是林氏父子,尤其是林吉祥应该对此事表态,更希望他能态度强硬地延续党的坚持,反对青蛙。

LKS ST.jpg
民行党的精神领袖林吉祥。(海峡时报)
LGE and mahathir.jpg
今年3月,林冠英(中)与马哈迪(右)出席民行党介绍候选人的活动。左为现任马国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海峡时报)

或许有人说这是为了大局着想,如尽量让希盟掌握2/3议席,或者要有危机意识,不能让土团党继续扩大版图,民行党或公正党也要招揽更多议席,才能与之抗衡。

这就得看当事人对理念的坚持,为五斗米折腰大有人在,不忘初心贯彻始终,少啊!只是后果很可能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为了这些国阵青蛙,你得背负失去党员信任,更失去支持者信心的风险。

遭青蛙之害    扎希终屈服

东马沙巴州巫统大地震,14名国会议员及州议员、两名上议员,以及21名区部领袖昨天(12月12日)宣布集体退党,令沙巴巫统处于瓦解边缘,也为马国政坛投下震撼弹,也是巫统在今年5月大选后最大的退党潮。

接着,西马也有六名巫统国会议员先后宣布退党,还有传言说将有一波人数更多的退党潮,这让坚持不下台的巫统主席阿末扎希面对更大的下台声浪,终究得屈服。

zahid hamidi jump star.jpg
面对退党潮,巫统阿末扎希终究得屈服,被迫交出党主席的位子。(星报)

终于,扎希昨晚宣布由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代为执行其巫统主席职务,立即生效。他透露这次决定是为了挽救巫统于议员退党潮,并希望不会再有任何国会议员和州议员退党。

不过,扎希澄清自己不是辞职而是告假,好让莫哈末哈山可以统领巫统。“这是一个折衷方案……我不会履行身为巫统主席的职责。”

除了土团党,民行党、公正党和巫统都深受青蛙之害,平平就是只没太大能力,甚至曾是人人喊打的政治青蛙,竟有这么大的杀伤力,佩服佩服。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