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纠纷如果拍成电影,大结局的剧本怎么写?

更新:
2018年12月12日 22:28
新马海域纠纷
毗邻而处的新马关系千丝万缕,发生摩擦不奇怪且不少,而这起纠纷已上演超过一周,接下来将会如何演变呢?(曾庆祥制图)

会按怎样的剧情上演呢?

新马纠纷再起,马来西亚抛出收回航空交通管理权,并指新加坡实里达机场的新航班起降程序侵犯了马来西亚的国家主权后,新加坡反指马方擅自扩大柔佛港口的海域界限,接着来个“车轮战”,从部长级人物到议员轮流跳出来说话,但马国“冷处理”,任由新方犹如在演“独角戏”。

不过,马国在希盟政府上台后的首个大集会,也就是反“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和人权日集会在周末落幕后,周一立即由老马、外交部和交通部“发功”,让这起“孪生兄弟”的纠纷非但没像马国所说要让冲突降温,反而是火上加油了,两国上下的议论再次升温。

毗邻而处的新马关系千丝万缕,发生摩擦不奇怪且不少,而这起纠纷已上演超过一周,那接下来又将会如何演变,会按怎样的剧情上演呢?以笔者旁观(当然只能是局外人)的经验,归纳出一下五种可能出现的结果,并按可能性高低逆序而列。

1. 交第三者仲裁的律政片

20181212_filesofjustice.jpg
(曾庆祥制图)

新马两国政府各持己见,新加坡说马国扩大柔佛港口海域,实际上已超越了马国本身在1979年地图上所划入的领海范围。马国反驳说此说法不确实,因为这是在马国水域范围内。

在航空交通管理权方面,新方强调跨境航空管理并不涉及国家主权,而许多国家的领空都由其他国家管理航空交通,以确保飞行安全与效率。根据现有安排,马国所管理的航空交通范围,也包括文莱的空域。

不过马国要收回管理权的理由是新加坡实里达机场明年将启用的“仪表降陆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简称ILS)起降程序,声称飞机的起降航道会因此影响柔佛巴西古当的发展,如建筑高度将受限等,也就侵犯了马国主权。

这就变成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看你信谁。

不过你信或我信哪一方都无法解决此事,且继续这样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下去也不是办法,就算明年1月两方人马坐下谈判,要谈出个双方接受的结果来恐怕也很难。

那最后就只能走到双方早前都曾公开宣布的解决方法,也就是交由第三方来仲裁。贸工部长陈振声表示,新加坡愿意和马国举行会谈,迅速和睦地解决新马领海问题,若无法和睦解决,新加坡也已做好准备,寻求国际第三方的调解。

马国首相马哈迪则表示,若新马领海问题最终带上国际法庭,马方有信心胜诉。

不过,这类法庭审理片涉及对一般人来说犹如外星语言的专业名词,肯定又长又沉闷,不过至少有公信力,也比较有约束力,应该是对双方来说最合理的结局。

2. 互揭疮疤的家庭伦理片

20181212_family.jpg
(曾庆祥制图)

这应该是新加坡人民不愿看到的情况,但对马国人民可能接受度较高,因为这在马国政坛司空见惯,前首相纳吉涉及的弊案不正如此吗?你揭露我的秘密,我就公开你的隐私,两败俱伤。

其实目前已可嗅到这种情节的开端,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指责新加坡交通部在有关实里达机场启用新起降程序的双边争议上,选择性地公开文件。

新加坡交通部则解释所公开的相关文件,是为了回应媒体询问有关新加坡民航局是否在去年12月就此事征询过马国民航局意见,而这些询问又源于马国在同天稍早时作出的不正确声明,即声称马方两个月前才得知该计划。交通部还说,倘若马国认为有必要公开两国在该课题上的所有信件往来,新加坡并不反对。

这和前面的各说各话不同,双方一旦开始互揭疮疤,或将陷入互相叫骂、诋毁的局面,如果不能适可而止,斗“数臭”后,两方或许最终还是能在第三方调解下让这起纠纷落幕,但造成的伤害轻则埋下心病,面和心不和,重则兄弟彻底翻脸,老死不相往来,不但对双方都无益处,反叫其他国家看笑话。

3. 勇于认错的励志片

20181212_INotStupidv2.jpg
(曾庆祥制图)

这很简单,就是新马其中一方愿意低头,承认自己不对,愿意配合对方的诉求。若是马国认错,就会负荆请罪,把船只撤离争议海域,不再发生入侵事件,并放弃收回航空交通管理权。

反之,若是新加坡的话,就得无条件让马国船只长驱而入争议海域,还得重新检讨实里达机场的新航班起降程序,万勿不能影响影响柔佛巴西古当的发展。

事件发展至今,新加坡全国上下的态度强硬,义愤填胸,且出名“怕输”,政府必定会在前无数检查确定后才发声,不至于犯下看错地图等低级错误,让自己得低头认错吧。

至于马国,就算外交部口口声声说要降温,但又强硬拒绝撤走船只,还有土著团结党领袖莱士胡申撰文警告,“新加坡将为其领海纠纷的立场,承受千刀万剐般的痛苦”,所以目前看来还是对着干态度。

不过U转成常态的希盟政府若态度回软不是不可能,但这当中夹杂着“最爱”新加坡的老马这个强大阻力,还有国誉的面子问题,可能性顿减。

4. 皆大欢喜的喜剧短片

欢喜就好.jpg
由喜剧片通讯及新闻部委制的方言综艺节目《欢喜就好》深受小市民欢迎。(视频截图)

这个或许是最理想的情况,也就是新马两国暂停隔空喊话,静待明年1月的双方会谈,然后来个误会解开,双方尽释前嫌后痛哭流涕,热情拥抱对方的双赢完美结局。

只是光是海域和领空已不是容易协商的课题,还要加上新马两国就水供、新隆高铁、弯桥等问题纠缠了数十年的心结,要消除歧见谈何容易。就算不扯入其他问题,两方单就海域和领空达成协议后,日后为其他问题再起争议时,这次的纠纷势必再被提起,届时恐怕又生事端。

最让新加坡忌讳的恐怕是老马的翻煎饼功力,约是签了,他反口不认,一切又得重头再来。

5. 浴血奋战的战争灾难片

20181212_savingprivatetuas.jpg
(曾庆祥制图)

那新马会否吵得兴起,直接开炮开战?这应该是可能性最低的,有脑的人也知道战争的严重后果,造成的生灵涂炭不是任何一个领袖愿意承担的后果,更别说两国人民关系密切,难以切割,率先开火的人势必成为历史罪人。

再来,马国网民已大方地提醒新加坡关于马国国防的实力了,也就是战斗机飞不起,潜水艇不能潜水,再来希盟政府上台后从不间断地提醒世人马来西亚国库虚空,既然没钱,拿什么来打仗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