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付老马,我们有的是经验和本钱

更新:
2018年12月10日 13:13
陈振声
贸工部长陈振声周末说,“新加坡愿意和马来西亚举行会谈,迅速和睦地解决新马领海问题,若无法和睦解决,新加坡也已做好准备,寻求国际第三方的调解。”(视频截图)

恶意挑衅。

马来西亚的老马爱把马国和新加坡比喻为“双生兄弟”,而且他会明示兼暗示地告诉我们谁才是大哥,大哥欺负小弟,天经地义。最近,马国单方扩大柔佛港海界,意思是说,“我大哥对你小弟很不满意”,海界风波为两国关系增添新的变数。

20181206_bila.JPG
李显龙总理(右)和马国首相马哈迪(左)上个月在我国会面时,就双边和区域课题进行了广泛讨论。(法新社)

贸工部长陈振声周末说,

“新加坡愿意和马来西亚举行会谈,迅速和睦地解决新马领海问题,若无法和睦解决,新加坡也已做好准备,寻求国际第三方的调解。”

20181210-ChanChunSing.jpg
贸工部长陈振声。(视频截图)

这段话中有两个点值得注意,第一是“迅速和睦地解决”

这次的新加坡大士一带港口界限无风起大浪,很显然是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对付新加坡的策略。为何要对付新加坡,这已是老话题,他肯定终有一天要带着对新加坡的怨恨进入坟墓,因为新加坡从不屈服于他的威胁,水供问题不用说,弯桥计划的美景蓝图将来也只能成为他坟前的祭品。

20181210-Mahathir.jpg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右)上月来新参加第33届亚细安峰会及系列会议。(路透社)

这次的所谓的领海边界问题,既然已经公开化,显然不是一时两刻可以解决。因为,他们既然摆出高姿态,在10月25日单方扩大柔佛港的海域边界后,又频频派出“政府船”来我们的大士港海界内“摆甫士”,宣示他们的领海主权,我国的军警极度克制,只用麦克风当武器,口头驱赶。这种互相对峙的场面是否就成为未来的常态,这就要看我们如何处理。

因此,“迅速”两字是个关键词,一旦拖下去,又将演变成两国关系中新的障碍。两国领导层都在面临更新时刻,他们之间都不能再增添新的包袱。

第二是,陈部长说做好准备“寻求国际第三方调解”的话,就叫人失望了。

无端生事的是马国,对我国来说,这本来就是不存在的问题,双方会谈要达致的应该是如何给马国的无理取闹一个下台阶,如果他们不知进退,新加坡就必须以坚决行动守护我们的领海和主权。

现在还未开始谈判,我国便“做好准备寻求第三方的调解”,感觉是我们也有理亏之处,同时也让马国以为我国立场软弱,以为他们再闹最多也是“第三方调解”,而不会有更严重的后果。

Saifuddin Abdullah.jpg
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夫丁。(当今大马)

马来西亚外长赛夫丁上周五向我国政府放话,建议两国从8日午夜开始停止派船只到有“争议”的海面上,这显然是要把他们单方面制造的“海域争议”当作既成事实,大士港海域本来就是我们的领海,我们要派战舰,派海警船是我们的分内应该做的事。新加坡一眼看穿他们打的坏主意,给予断然拒绝是做得好做得对

mindef181210.jpg
11月24日至12月5日期间,马国船只入侵我国海域14次,有三艘还停留在我国领海,有些在行驶时非常靠近我国船只,最短的距离仅约1公里。(国防部提供)

与此同时,新加坡也随即宣布扩大大士港的海界,回应马国方面的单方举动,这是明确的表态。

国防部每周都会发布军事演习的公众通知,上周五宣布的公告意义可见跟一般的通知不一样,从本周开始进行一周陆军与空军的全岛实弹演习,包括在马国入侵的海面,这是对马国强硬的回应,如果马国“政府船”胆敢继续在大士海界内“大摇大摆”,后果自负。

国际上的惯例是,军事演习都必须事先通知邻国一声,以免引起误会,相信马国已得知我国本周军事演习的规模与范围,他们得好自为之。

马国(更准确的说是老马)这次的恶意挑衅,有试探新一代领导和新一代新加坡人的反应和团结的企图,因此,我国政府的每一招都必须慎重而明确,可以一手软一手硬,对方要谈判,就跟他们谈判,他们要耍无赖,要勒索,我们就来硬的。应付老马,我们不缺经验,更不缺本钱。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