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排斥女佣,阿伯吃银杏也想不懂

更新:
2018年12月03日 15:06
Singapore Cricket Club
有网民日前到位于政府大厦广场旁的新加坡板球俱乐部(Singapore Cricket Club),被告知那里不准女佣入内,他们一家只好快速用餐,并为女佣打包。(海峡时报)

女佣身上很肮脏吗?还是很臭?

又是年尾,天气冷了,阿伯最近跟往年这时候一样,又在感叹老了一岁。更严重的是台湾选举结束了,真失落啊。台湾选举新闻带来很多乐趣,激烈的选战给我们这些阿伯天天拉羔呸都有很多话题。不过投票那天晚上,大家都冻未条等不到台北市的成绩,第二天看新闻,看到柯文哲讲了一句话:“阿北回来了!”

阿伯胸口一时间觉得很温暖很感动啊,讲不出是为什么。

后来阿伯慢慢想了一礼拜总算明白:柯文哲不到60岁,却一幅老阿伯的样子,他单枪匹马打败两大党,代表我们阿伯级的人是有实力的呐!虽然我们天天只会咖啡店吹水,不过如果新加坡选举跟台湾一样可以自由发挥不怕马打来抓,我们也会出一个强大的阿伯的呐!

台湾人把阿伯写成阿北,音比较像,如果再过一个礼拜阿伯崇拜柯文哲的情绪还没有恢复正常,就要考虑把名字写成“钱北”,不是钱伯。

好了,大家说完哈哈哈哈大笑完,都明白柯文哲是大学教授,人家就是不一样啦。我们只是做工的低下层的人,能够买得起羔呸还有一点啤酒就很好了。我们新加坡五年一次也有选举,不过那个热闹是比不上的,还有我们也没有谈得上了不起有魅力的阿伯啦,口才好,有学问。

昨天看到一条新闻感觉怪怪的,忍不住跟这个选举的事情连起来想,后来想明白了一点,赶快写下来。

那条新闻说有一些私人俱乐部,拒绝客人带女佣进去一起吃饭,还说有些公寓也有这样的规定,不准女佣下去游泳池和健身房。

Singapore Cricket Club Maids and Drivers out of bounds.jpg
新加坡板球俱乐部章程的附属细则(by-laws)中清楚列明,“家庭帮佣和司机不准进入俱乐部会所,也不准使用俱乐部设施”。(读者提供)
Costa Rhu Condo.jpg
Costa Rhu公寓的章程写明,任何时间都不允许女佣进入游泳池。(读者提供)

阿伯最近常吃银杏,真的越来越聪明,你们一定想不到这两件事会有关系。嗯哼,不要急,给我先喝一口羔呸嘛。

你想想,柯文哲可以当台北市长,是台湾人勇敢投票的民主选举的结果,阿伯几十年来看台湾新闻也知道,台湾人以前也不能随便投票,后来他们很骄傲说什么人民出头了,意思就是老百姓自己可以自由投反对票,半夜不怕马打上门抓人。也就是说,人民做头家!对,他们就是这样说。头家啦。普普通通的人都可以得到自己的政治权利做头家,这当然是进步。

本来我们争取独立建国,请英国红毛人回老家,也是为了做头家。意思就是大家都平等都一样,没有第二等第三等的人。大家都是第一等。

不过昨天这条新闻很直接给人的印象就是,新加坡还是有人被分等级。虽然是外国女佣,可是是跟着雇主一起坐下来吃饭,这样也不可以?喂!她的老板会帮她付饭钱,她为什么不可以在俱乐部吃饭?她身上很肮脏是吗?还是很臭?有人说这是歧视,令人很生气。

阿伯想到,阿伯家里也没有一件漂亮体面的衣服,万一哪一天小时候的邻居发达起来想起阿伯,开了四个圆圈五个圆圈的车来载我去俱乐部吃饭谈隔壁座的女生的事,我会不会被挡住不能进去?这些俱乐部到底是什么标准?

人家说俱乐部会员有交会费,而且规定是不能让女佣进去,嗯,如果一个会员交了一个女佣做女朋友,或者认了老女佣做干妈,又怎样咧?

唉,其实我们社会把女佣、外劳分别看待是见怪不怪的事了,我们自己人有没有真的平等很难说,对外劳和女佣是肯定不平等的。但是要怎样对待他们?平等到他们可以进去私人场所是不可能的。

就算本地人,俱乐部、公寓也有限制,这本来就是私人的地方,只是如果连雇主或主人带着也不能进去,那阿伯肯定觉得太过分。

定这些规矩的人是不是红毛人?如果是本地人,那一定是忘了李光耀说过什么。李光耀说过,我们南洋华人的祖先很多都是卖猪仔过来的,没有学问,没有钱,是农民、工人。

今天很多有钱人是爸爸或者阿公才发达的,很多人的成功也跟经济起飞有关。但是有钱了,为什么要变得跟红毛人时代一样歧视外来的打工仔?只要他们遵守规矩,不偷不抢不欠钱,你没有理由歧视他们。

SCC.jpg
新加坡板球俱乐部外观。(新明日报)

俱乐部是很高级啦,阿伯这种本地人也没有去过,不过你怎样规定会员可以带什么身份的人?女佣也是正当职业,如果是本地女佣可以不可以呢?新加坡还有人做家庭帮佣的啊,本地清洁工可不可以进去呢?你俱乐部是用职业来决定开不开门是吗?还是人种?还是肤色?

Tanglin Club.jpg
东陵俱乐部(Tanglin Club)章程的附属细则(by-laws)中也清楚列明女佣不准进入俱乐部。(海峡时报)

如果一个俱乐部除了会员身份,还可以用职业来决定要不要接受客人,那么一个私人开的店或者小型俱乐部,是不是也可以用其他更敏感的理由拒绝会员带来的人?哎呀,你看看这是不是太过分?不是很不和谐吗?以后每个人就会越来越歧视这样那样的人,那不是要回到殖民地时代去了?有没搞错啊。

阿伯想起来太伤心了。社会发展到现在越来越有钱,可是我们竟然不知道还有那么封建的规矩的事情。看报纸说,明年是莱佛士来新加坡200周年,他开发新加坡当然是有功劳,不过殖民地时代洋人高高在上大家都知道,很多规矩是独立以后慢慢打破,大家也体会到什么是平等。现在主人带女佣不能进会所餐厅的情形,让阿伯想到“殖民地回来了!”

唉,比起柯文哲的台北,我们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阿伯又给这个社会搞糊涂了。银杏!银杏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