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中拨款,拉大学院大砍,马国华社教育得不偿失?

更新:
2018年11月14日 14:37
马来西亚的拉曼大学学院是由马华主导成立,向来被贴上马华标签。
马来西亚的拉曼大学学院是由马华主导成立,向来被贴上马华标签。(互联网)

顺得哥情失嫂意。

马来西亚509变天后,新手上路的希盟政府本月初交出首个财政预算案,当中拨款1200万令吉给独中最引起华社瞩目,因为这是马国政府立国61年来首次拨款给独中,对华社来说可说是可喜可贺的佳音。
  
不少人对这历史性的第一步感到振奋,更相信这是承认独中踏出的第一步,然而也有人认为1200万令吉拨款给全国61间独中太少了,为何华小拨款没有增加等批评。

20181105_weekasiong&limguaneng.jpg
林冠英(右)上周五(2日)公布希盟政府的第一个财政预算,被马华的魏家祥(左)批为“给你一粒糖,烧掉整间厂”,并质问为何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锐减?(曾庆祥制图)

马华政党的唯一火种——魏家祥率先发难(但其实也没其他人了),质问为何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锐减,还以希盟以前常说的“给你一粒糖,烧掉整间厂”,回马枪讽刺希盟政府所提呈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
  
他点出,希盟在教育拨款方面,有兑现给独中拨款的承诺,但是整体来说,教育拨款比国阵时期减少了。他解释,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拨款往年都介于3000万到6000万令吉之间,明年预算中却只注明550万令吉的发展拨款。
  
随即就有网民用以米换番薯来抨击希盟的独中和拉曼的拨款。



还有网民用加减法证明华社不应为独中拨款高兴,这只是希盟的数字游戏。

先来说说拉曼大学学院的历史,拉曼大学学院升格前旧称拉曼学院,1969年2月24日在马华公会的领导下创建,学院名称取自马来西亚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
  
由于该学院一半开支是由政府津贴,因此学费较其他私立大专院校低廉。在2013年5月2日,拉曼学院正式升级为拉曼大学学院。

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争议不断

正因为学生来源为国中华裔生为主,且拉曼大学学院是由马华主导成立,向来被贴上马华标签,马华本身更引以为傲,惯用拉曼大学学院和2002年成为的拉曼大学作为对华社的贡献,民行党在野时也以此作为“攻击”马华的目标。

Tunku_Abdul_Rahman_University internet.JPG
马来西亚拉曼大学学院。(互联网)

以去年的财政预算案为例,民主行动党时任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开记者会指拉曼大学学院在过去获得的政府拨款逐年减少,甚至在2018年完全没有获得拨款。
  
他更抨击三名马华的时任国阵后座议员在高教部预算案辩论环节中没有提出这个问题,而是由他揭露此事。
  
高教部过后发文告指出,其实拉曼大学学院在明年的财政预算案中获得3000万令吉的拨款。“事实上,这笔拨款并不归纳在高教行政下的管理开销,而是被纳入在国内拨款及高教领域管理下。
  
民行党秘书长林冠英因此讽刺马华所创办的拉曼大学学院,竟需要民行党的张聒翔在国会质问下拨款才有下文。
  
来自马华的时任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因此发表文告说,自从拉曼学院成立以来,马华在当家当权的情况下,让政府每年以1元对1元的方式资助拉曼学院的运作。直到2013年拉曼学院升格为大学学院时,政府与院方达致协议,将资助方式转为每年资助顶额6000万令吉。
  
一些火箭同仁还是紧咬不妨,认为从6000万减半是很严重的事情,借此指责马华没为华人为主的拉曼大学学院争取。时任民行党副秘书长郭素沁质疑,拨款减半至3000万令吉,是否足以应付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开销?高教部有必要交代清楚为何减少拨款。
  
言犹在耳,如今角色互换,就变成由马华的魏家祥质问担任财政部长的林冠英关于拉曼大学学院拨款减少的事了。

沦为角力武器 拨款“政党化”失焦点

其实一国之策,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地用加减法就能轻易判断呢?是否应该把财政预算案总额度和当中教育部拨款总金额等考虑在内,还有过往给拉大学院的拨款是否过多或需要调整,抑或在自营能力方面较健全,政府得在有限资源下先处理较紧急的事项?
  
笔者非专家,也非“执政者”,没有相关信息,但单纯地直接比较所有华人相关院校的拨款,就以此判断希盟政府是否公平对待华社,以及华社到底有没“吃亏”,未免过于草率和武断。
  
火箭和马华领袖智慧过人,肯定了解政策制定之复杂度,却仍“化繁为简”地用一两个数据来指责政敌,怎么看都相信是抱着“反马华/火箭”必反的心态之可能性较高,哪怕自己过去也曾像对方说过同样的话或从不曾对同样的事情有异议,反正只要是对方说的肯定要反对就对了。

拨款是第一步 承认独中仍需努力 

牵一发而动全身,正如林冠英针对无法落实希盟竞选宣言,让借贷者展延摊还高等教育基金贷款(PTPTN)一事所说:“如果刘特佐没有‘拿走’500亿令吉,那肯定能够做到。”
  
这也就是希盟入主布城后最常说的,前朝留下的烂摊子比想象中糟糕,希盟基于国家财务状况吃紧无力履行所有宣言,还要国人在国难当前同舟共济,独中能获得拨款实属不易。

独中1.JPG
位于吉隆坡怡保路一带的中华独立中学.(联合早报)

再来,独中拨款确是马国史无前例之举,受惠者都对此感恩并肯定政府拨款之举,就算认为金额杯水车薪,但起码是重要关键的第一步。
  
至于有人认为拨款是作为不愿承认独中的“补偿”,安抚华社之举,或“意思意思”地当作是希盟要显示的确有落实希盟宣言,更有人说拉大学院拨款减少是民行党对马华的复仇,不管出发点或理由为何,独中终究是真的盼到了历来首次拨款。
  
还是不满?没办法了,顺得哥情失嫂意,不管预算案如何“完美”制定,总就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称心如意。
  
华社志在承认独中,那就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别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拨款是第一步,承认独中是目标,就让希盟踏出第一步后,人民再监督接下来的进展变化,起码比吵了数十年也分文未得好。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