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晶遇上罗斯玛”的讽刺小品视频疯传,说明了什么?

更新:
2018年10月11日 17:11
知名剧场演员王爱仁(Ivan Heng)扮演“晶”,Siti Khalijah Zainal饰演罗斯玛,两人一唱一和,针贬时政,辛辣幽默。
知名剧场演员王爱仁(Ivan Heng,左)扮演“晶”,Siti Khalijah Zainal(右)饰演罗斯玛,两人一唱一和,针贬时政,辛辣幽默。(王爱仁面簿)

新加坡人政治敏感度满分。

过去几天来,如果你没有在网上或手机看到一个叫“当晶遇上罗斯玛”的政治讽刺小品,那你肯定是住在外太空了。

这个长6分多钟的视频这几天来疯传狂传,单单在YouTube上就有8万多个点击,面簿上不同贴文加起来也有1万6000多个点击。红蚂蚁在三个不同的whatsapp群组里看到同一个视频。周末躺在床上看,初看被大胆的尺度吓到,越看就越觉得有滋有味、笑到半死,只差没笑死在床上。

不信?你看看这张图?

ching and rosmah fb.jpg
“罗斯玛”(左)来新加坡找‘“晶”(右)。(王爱仁面簿)

一位叫“罗斯玛”(Rosmah)的马来妇女(左)来新加坡,找一位叫‘“晶”(Ching)(右)的女士。

这个政治讽刺小品由始至终都没有说出“罗斯玛”和“晶”的身份。但平时有留意新闻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朋友们即使发烧吃药脑袋迷糊也肯定能对号入座。

“当晶遇上罗斯玛”由本地知名剧团野米剧场(W!LD RICE)上周五(5日)在香格里拉酒店演出。

知名剧场演员王爱仁(Ivan Heng)扮演晶,Siti Khalijah Zainal扮成罗斯玛,两人一唱一和,针贬时政,揶揄当局,辛辣幽默。每一句对白都隐藏深意,通过看似不经意的抖料,让两位女士的身份愈发清晰立体。

从演出现场传出的笑声和狂叫声判断,当天出席晚宴的嘉宾肯定有人酱汁带饭粒全部喷出来。

我们先来来看看“当‘晶’遇上罗斯玛”的表演,红蚂蚁给你附上文字解说。

(视频取自YouTube)

一位身穿“亮晶晶”上衣和长裤的妇女登场,一开场就自嘲:

“你们喜欢吗?我自己选的。我经常穿,事实上,我无时无刻都在穿。你知道的,我需要管好你们的钱,所以我没有时间做头发、化妆或换衣服。你们甩不掉我啦!”

红蚂蚁听到有观众笑着喊:你是谁?!答案呼之欲出:负责掌管人民的钱财,那肯定就是某个国家大机构的头头。

ching and rosmah fb 2.jpg
“当晶遇上罗斯玛”让人看了捧腹大笑。王爱仁(Ivan Heng)扮演“晶”(右),Siti Khalijah Zainal扮成罗斯玛(左)。(王爱仁面簿)

晶是帮大家管钱的

接着,这位晶女士透露了自己的烦恼,她这次来到香格里拉酒店有点紧张,因为上次有人喊她“阿嫂!阿嫂!来!清桌子倒茶!” 尽管如此,晶嫂还是很喜欢香格里拉酒店,因为这里的保安很好。她说,“如果足以保护特朗普,那肯定足以保护我了”。哇,和特朗普这样的国家领导人层级对等,这位阿嫂肯定不是小人物啦。

这个时候,一位手拉行李箱,手拎好几个包包的马来妇女出现了。鼻子好像贴了个胶布,身材丰腴走起路来婀娜多姿。阿嫂喊了一声“罗斯玛!” 对方应了一声:“Ching(晶)! ”  两人亲亲脸颊,看似多年未见的老友。

晶说:“罗斯!你为何会在这里?你不是保释在外吗?你怎么离开国家的。罗斯玛没好气地回说:“我付钱啦!”

“罗斯玛”:一下子拿五个名牌包,没人会相信是正版

晶接着问罗斯玛,为何拿那么多包包?不是全被充公了吗?哈,基本可以confirm这位罗斯玛就是那位马国前首相纳吉的老婆。聪明的罗斯玛马上回应说,这五个没有被充公,而且“一下子拿五个包,没有人会相信是正版的”。

罗斯玛还挖苦晶说:“大家都同意铂金包是个很好的投资吧,因为它们会增值,不像你们的政府组屋!” 开始戳到笑点和痛点了。新加坡前阵子因为组屋99年屋契到期问题而引起诸多争议,好些住在老组屋的居民担心自己的房子价值归零。

然后,话题又转到晶的衣服上。罗斯玛问道:“晶啊,你又穿这套了?” 晶率性回说:“很舒服啊。我每天上班在办公室穿,晚上出席社交活动像今晚的宴会这样,我也这样穿。回家后,我就把它当睡衣穿......蓝色是我的最爱,粉红色是我老公最喜欢的颜色!”

全场鼓掌欢呼。爱穿粉红色的新加坡名人不多,晶嫂的先生应该就是那位“一号男神”吧。

Ching? Lee Ching?

罗斯玛接着再问晶说:“我一直很想问,为什么你不随夫姓李,在新加坡‘李’是一个很够力的姓氏……Lee Ching,想想看,CEO Lee Ching女士,很好啊!”

只见台上那位Lee Ching说:“观感不好”。Lee Ching的英文同音词汇有哪些,意思是什么,为何观感不好,各位蚁粉去查查看吧。画公仔不用画出肠。

晶女士姓什么,小品由始至终没有说,但她的老公姓“李”喔。

“罗斯玛”:拿走所有东西,拿不走整过的身形和容貌

接着,话题转回罗斯玛身上。她说:

“没有那295个铂金包真的很辛苦。但是你知道吗?他们可以搜我的家,拿走我的包包、钻石和老公,可是他们拿不走我的肉毒杆菌、填料和整过的容貌。”

没错啦,台上那位罗斯玛百分之百就是那位马国前首相夫人。关于她挥霍无度买包包和整容的新闻一直不断。尤其是她的鼻子,一直被马国网民讽刺说,越整越坏,越整越丑。

rosmah china press.jpg
真罗斯玛。(中国报)
rosmah crop.PNG
假罗斯玛。(王爱仁面簿)

罗斯玛接着说,她的行李箱里有50万元,“很平庸”。她希望晶能帮她保管铂金包,因为没有人会想到晶会买铂金包的。厉害,一箭双雕。一方面称赞晶女士勤俭持家,不买名牌包,另一方面也挖苦那位说,部长人选“50万年薪很平庸”的政治长者吴先生。

收尾时,晶建议罗斯玛把那50万元交给她投资,还称:“你去问问看,我是很好的投资银行家!我是新加坡收入最高的投资银行家!” 全场爆笑。

ching and rosmah fb3.jpg
晶脚上的拖鞋,带她从总统府走到白宫。(王爱仁面簿)

晶没时间换衣服,一双拖鞋走天涯

大家对“晶”的身份应该心中有数了。小品点到为止,但有几个明显特点:穿着品味让人印象深刻到要高唱张学友的“忘记你我做不到”,有一双“从总统府走到白宫的拖鞋”,收入最高的投资高手。新加坡人不可能猜不到吧?

罗斯玛已成落水狗,小品对她做了比较露骨的描述。名牌包被没收、整容整胸、保释在外,这些不就都是舆论和媒体报道所勾勒出来的罗斯玛形象吗?

红蚂蚁观察了几天,不见有“真晶”或“真罗”在面簿上针对这个小品做出任何回应,估计是没空看或者一笑置之吧。很棒,开得起玩笑的人,胸襟都比较宽阔。

社会名流出席W!LD RICE慈善晚宴    筹得127万元

倒是,王爱仁在面簿上发出了更多照片和信息。当晚捧场的名人包括巡回大使、国家艺术理事会主席陈庆珠教授(陈教授也算是个体制中人吧)和美国金融大鳄罗杰斯等名流。当晚的演出内容包容万象,政治讽刺小品只是一小部分,整个慈善晚宴活动为野米剧场(W!LD RICE)筹得127万5000元,将用作剧场新家和来年的节目开销。

ivan heng with chan heng chee.jpg
王爱仁和陈庆珠合影。(王爱仁面簿)
ivan heng with jim rogers fb.jpg
王爱仁和罗杰斯一家人合影。(王爱仁面簿)
ivan heng as  ching.jpg
当晶遇上罗斯玛。(王爱仁面簿)

不知道“当晶遇上罗斯玛”的剧本有没有或需不需要拿去给有关部门审批?

如果有的话,那说明政府的尺度放宽了不少,自信心也增强不少。

如果没有,野米剧场这个擦边球也打得十分漂亮,人物主角清晰明确,但始终没有点破,像小酒下肚、齿唇留香的感觉,让人喝了还想再喝,看了还想再看。

政治空间能不能进一步放宽?

从视频在网上疯传及现场传出的阵阵笑声判断,这类政治讽刺小品在本地是有市场的。红蚂蚁去年被朋友jio去看本地知名谐星古玛(Kumar)的单人脱口秀,那场表演也打了不少擦边球,包括拿保留民选总统制来开玩笑,同样引来全场大笑。

新加坡人创意十足,政治敏感度满分,幽默感更是一级棒。就看政治人物开不开得起玩笑,或能不能接受自身形象可能被政治娱乐化现象给磨损掉,难以建立个人权威。甚至,一旦打开一个缺,我们的社会能不能承受政治泛娱乐化之后,对政治生态和社会结构所造成的冲击?

曾经有同行前辈这么说过,如果有一天,新加坡的电视节目能天天播放政治讽刺节目,那就是政治空间放宽的标志性一步。在亚洲地区,台湾知名的“全民大焖锅”节目早已走在前头。新加坡电视台不管是什么语言的频道,至今都还没有走到这一步。或许,剧团表演可以先行一步,将空间放得更宽一些?

后记:是不是觉得王爱仁扮演的晶,那一身衣装很熟口熟眼?红蚂蚁在网上找到一套雷同的服装

chingblock.jpg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