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禁烟提议反映极权心态 拜托对二手烟高抬贵手

更新:
2018年09月26日 20:43
smoking,hdb,camera,环境局
网民在社交媒体发照片称,环境局已经在组屋高楼设置摄像机抓烟客。(互联网)

禁烟需要做到这样面目狰狞吗?

这一阵子,有网民在社交媒体发照片称,环境局已经在组屋高楼设置摄像机,要对付那些在屋内抽烟的烟客,引起网上一阵热议。

环境局今天下午在面簿上喊冤说,“那是假信息!”,并澄清说那些摄像机其实是用来抓高楼抛物的垃圾虫,不是用来对付烟客的,而且摄像头只对准组屋外墙和共用区。环境局也强调,法律没有禁止人们在住家里吸烟,当局没有采取行动取缔在屋内吸烟的烟客。

20180926cover1.jpg
(互联网)

所以是虚惊一场,屋内还是可以吸烟的,环境局没有赶尽杀绝。

这让我想起了国会最近讨论禁烟问题时,一些国会议员——《联合早报》点名了李美花(义顺集选区)、黄国光(义顺集选区)、陈慧玲(凤山区)、拉哈尤(裕廊集选区)——竟然建议把禁烟措施扩大至个人的住家,“当二手烟从个人住家飘向住家外,可考虑施予个人一些惩罚”,读之让人不寒而栗。

幸好他们的同党同志、环境及水源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还是比较有sense的,许博士说:“住家是私人空间。我们必须慎重考虑,不是每个人都能支持政府在管制吸烟问题时,介入个人的私人空间。”

许连碹博士.jpg
许连碹博士。(联合早报)

《联合早报》编辑组副主任陈迎竹在其《烟雾缭绕要靠公民意识拨开》一文,委婉但一针见血地驳斥了这些议员的建议。

全文最有力的部分,是“民主社会的最高价值之一,是对个人空间的留白与尊重。古代皇权覆盖有限,还有归隐空间,现代借由科技操控,个人面对国家机器已经无所逃于天地,剩下的只有一个住家……如果国家机器让执法者可以为等闲理由轻易入屋,弱势者将面对被整个社会窒息的恶劣处境,这个社会也将变得不再宜居”。

这些议员的建议,恐怕连极权国家如朝鲜政权也想象不出来。禁烟需要做到这样面目狰狞,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我是烟客,也知道二手烟有害,但是相比践踏个人私有空间,两害何者为重,相信不是烟客也知道答案;而这些民选代表竟然提出如此违背民主精神的提议,真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

烟客显然已经被妖魔化,关于二手烟的危害不但已经成为常识,更有利于成为一种政治正确。我无意挑战既有的禁烟安排,也承认二手烟确实对非吸烟者不公,但是闻到邻居家里飘来的烟味,不等于个人健康就将亮红灯,应该也是常识吧?跟气候变化一样,任何质疑气候变化科学结论的观点,都会遭受道德批判;可是道德批判不能取代科学。

对于二手烟的研究也一样,2008年纽西兰一项全国性研究发现,在实施了禁烟措施后的一年,全国心脏病发生率没有出现显著改变,反而因为心绞痛入院的人数增加了。英国牛津大学出版社属下的《癌症研究所杂志》(JNCI)在2013年发布报告称:“二手烟与肺癌没有明确关系”,这是根据对7万6000名妇女的追踪调查结果所得出的结论。必须指出,这份杂志并非烟草公司的爪牙。类似的调查有不少,引述它们无非是要说明,不完全基于科学精神、妖魔化二手烟的禁烟措施,已经超越了它该有的正当性,不当地侵犯了烟客的权利。

希望这些提出禁烟建议的议员和他们所代表的部分民意别忘了,新加坡是个多元社会,这个多元不只是语言、种族和宗教而已,还包括诸如同性恋者和烟客等少数群体。所以建设包容社会不只是口号,而是现实政治的需要。烟客已经为了自己的恶习,缴交比一般公民比率高得许多的税金,而且正面对越来越多的政策及社会歧视。凡事都有个限度,不要把自己因为对烟味的厌恶,上升到要用极权主义手段赶尽杀绝的程度。

拜托对二手烟高抬贵手,OK?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