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牛再不宰 就继续千刀凌迟

更新:
2018年09月19日 18:02
新加坡内阁
李显龙总理与现任内阁成员开会。(李显龙总理面簿)

当下民意状态像回到2011年前夕。

才两个星期不到,部长年薪又被舆论拿出来劏多一遍。

事缘政府网站Factually为了更正网络舆论的错误,特意澄清总理的年薪实际数目,并指网上流传总理年薪450万元是“假信息”。Factually解释说,总理的年薪是220万元,而且包括花红。不过,因为没人评估他的常年表现,总理所领取的花红并不包括个人表现花红,而是国家表现花红和常年可变动花红。

450万是假,220万是真。

这220万已经是包山包海了,把所有的的花红都包进去了。政府澄清了“假数据”,以正视听。但很多普通小市民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因为我们的高官去年领取的花红平均有四个月那么高。

《联合早报》9月11日报道说,我国担任政治职务者过去五年所领取的个人表现花红,介于三个月至六个月。2017年的个人表现花红平均为4.1个月,这还是五年里最低的。去问问本地的打工仔,有多少人这五年有领取过4.1个月的花红?更别说这个平均数还是五年最低。

这条新闻的另一个关键点是,信息的透露是因为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在国会询问,李显龙以书面方式答复。如果没有人问,国人也许就不知道这条信息了。

Leon Perera.jpg
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互联网)

2011年行动党在大选中尝到败绩后,曾经信誓旦旦地要“宰圣牛”,检讨所有的现行政策。不断为国人诟病的部长百万年薪也在检讨之列,最后在检讨了七个月后的2012年1月公布了《一个能干并具奉献精神政府的薪金》报告书,建议总理年薪减36%至220万元,总统年薪减51%至154万元,而初级部长的年薪标准比2010年减少37%至110万元,在国会辩论后通过。

但是这头圣牛显然跟很多同伴一样,并没有被完全宰掉——只要看看行动党要员对部长年薪所表现的委屈,以及所引爆的舆论反应,就不难看出政府和民间的双重不满。

2011年该宰掉这头圣牛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8月2日失言,表示“部长没有获取足够薪金”,还说“部长要从哪里来?从一年只有能力赚50万元的人当中挑选吗?要求50万元以上的就不录取?那你最终只会吸引到资质平平、在外头连100万都赚不到的人当部长。试想,到头来这对你有益,还是对我们来说更糟糕?”引起舆论痛批,显示部长高薪仍然是一条牵动民众情绪的敏感政治神经。

其实,如果利用2011年的机会,真正宰了这头圣牛,今天就不会留下这个祸患。

如今的情形是每隔一段时间,部长高薪这头圣牛就会被拖出来当众凌迟,而每凌迟一遍就疏离官民情感更远,长此以往,对执政党的伤害将是难以估量的。

可惜的是,类似禁止方言政策等李光耀时代的政治残留一样,作为其政治遗产的部长高薪,显然无法在李显龙手中得到全面的检讨和解决;甚至所谓的第四代领导层也无人有胆碰触这些圣牛,更遑论屠宰了。

2011 election tanjong pagar.jpg
2011年大选时,尽管丹戎巴葛集选区的人民行动党竞选团队因在4月27日提名后未遇竞选对手而自动当选,但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当年还是同其他四名议员一起乘坐开顶巴士在区内沿街答谢选民,一路上受到大批热情民众夹道欢迎。(联合早报)

当下的民意状态,好像又有点回到2011年前夕的感觉,民众对于贫富差距扩大、医药费和生活费高涨、教育竞争激烈、旧组屋价值可能归零等的不满,正慢慢抵消了2011年大选后的各种改革效应。立国一代配套的提出,效应将不如建国一代配套,开埠200周年的选举效应,也将不如李光耀逝世那样巨大。第四代至今还看不出有出类拔萃的领头羊,缺乏圣牛作为牺牲,行动党下一届选举的成绩,恐怕不容乐观。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