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花瓶那样摆着却用不着,377A该废还是不废?

更新:
2018年09月10日 17:49
Li Huanwu and boyfriend Heng Yirui
李光耀次子李显扬的次子李桓武(左)公开出柜,在面簿上贴出与兽医男友Yirui Heng的合照,并为照片配上“我们已经准备好”(We Are Ready)的粉红过滤框。(李桓武面簿截图)

同性恋议题背后有选票考量。

377A。

不要以为这是什么客机型号,这个“第377A条”是新加坡承袭英国殖民时代留下来的法律,将两名男子之间性交定为违法行为。最高可判两年有期徒刑,但相关法律通常没有执行。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像花瓶条款?摆着,但通常不执行。这尊花瓶是该留该废,上周在本地网络舆论掀起了波澜。

Shanmugam and Tommy Koh.jpg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左)鼓励本地同性恋群体发起集体诉讼,再一次挑战377A的合宪性。身为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不得不出面表态,但也只是基本重申政府立场,没有太多新意。(张丽苹制图)

“377A”歧视男同性恋者

在外界看来,这个“花瓶条款”还具有歧视男同性恋者的意味。因为原本的刑事法典“第377条”(任何与其他人或动物进行的“非自然”性交媾行为视为违法)已经在2007年废除了,“377A”(两男之间性交视为违法)却仍然保留着。

同样是曾经的英殖民地,印度上周四推翻了第377节条文,将同性恋行为合法化。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院长陈西文教授(Simon Chesterman)在面簿上转载了这则新闻,并祝贺昔日同窗印度籍同学成功推翻条文。 

陈西文开了个头之后,接着三位具有官方背景的人也开口支持废除377A。

挑战377A合宪性,再试一次又何妨?

第一个是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他鼓励本地同性恋群体发起集体诉讼,挑战377A的合宪性,虽然曾经失败过,但他呼吁“再试一次”。  

据媒体报道,新加坡管理大学董事主席何光平同日在新书发布会上接受学生提问时也支持许通美的立场。

政府首席公共沟通司长贾纳达斯·蒂凡(Janadas Devan)也在面簿上表态说,他个人支持废除377A。他还说:“这是恶劣的法律条文,它迟早会被废除,而我认为宁早勿晚。”

许、贾、何三位不是街上的路人甲乙丙丁,而是具有官方色彩的人物,齐齐站出来支持废除377A。相信不少人和红蚂蚁一样都在想:这难道是政府在释放舆论风向的探风“热气球”吗?

李光耀孙子李桓武出柜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这个500多万人口的城市国家,同志权益的支持力量近年来不断积累,今年步入第10年的“粉红点”(Pink Dot)活动在7月举行时,和往年一样吸引众人参与。

有意思的是,我国知名“第一家庭”第三代、李光耀次子李显扬的次子李桓武公开出柜,在面簿上贴出与兽医男友Yirui Heng的合照,然后配上象征“粉红点”的过滤框,正式公开自己男同性恋的身分。 李桓武这一举动相信也让本地同性恋社群深感鼓舞。

Huanwu and Yirui - We Are Ready.png
李桓武(左)在面簿上贴出与兽医男友Yirui Heng的合照,并透露他俩的生日就在粉红点集会之前与之后一天,希望朋友们能出席,与他俩喝一杯欢庆生日。(李桓武面簿截图)
Dear Straight People.png
Yirui Heng(左)与李桓武在今年粉红点活动上的亲密互动。(Dear Straight People面簿截图)

不过,虽然有名人加持,废除377A看来是前路漫漫。理由很简单,社会保守力量太强大了。

在面簿上活跃的各位蚁粉相信都看到了,“挺同”和“反同”两大阵营已经在网络上较劲。在许、贾、何力挺废除377A后,很快就有公众就通过Change.org发出网上请愿,希望政府保留377A。然后很快的,支持废除377A阵营也发起了另一项网上请愿。

比起组屋99年 屋契 、生活费、交通费等民众一面倒把矛头指向政府的官民对立议题,377A争议犹如一把加深社会裂痕的利刀,是一种变相引发“民民对立”的议题。

废除377A与否,背后涉及选票考量

在亚洲,台湾算是“挺同”急先锋,大法官早在2017年5月释宪保障同性婚姻,并要求相关部门在两年内修法。当同志社群都在谈论台湾社会有多么包容时, 台湾立法院却让修法程序停滞不前,甚至还通过三项反婚姻平权公投提案。 

为什么?有一说是,年底的地方选举快来了。没有选票就没有权力,一切免谈。在民主国家和地区,同性恋议题背后都有选举考量,新加坡也不例外。

红蚂蚁判断,在选举脚步越来越近的当下,政府不会冒险去废除377A,因为同性恋议题是一个涉及不同群体的宗教信仰和道德价值观的敏感议题,赌注实在太大了。主政者本身肯定担心,一个所谓“历史性”的修法,最终会不会也招来“历史性”的滑铁卢?作为一个务实政府,以不变应万变应该是最保险的。你看,支持废除377A的三位大咖许贾何虽然都具备官方背景,都不是选举选出来的人,至今好像还没看到哪一个国会议员针对377A发言?

身为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不得不出面表态。但他也只是基本重申政府立场,没有太多新意。

377A更像“道德神主牌”

据《联合早报》报道,尚部长说,法律必须跟上社会舆论变化的步伐,我国是否要让同性恋性行为合法化,应该交由新加坡社会来决定。

他说,虽然有人数日益增加的小众群体要求废除377A节条文,但国人在这个问题上仍存在很深的分歧,大部分国人还是不赞成废除,而政府则被夹在中间。

尚穆根也说,虽然我国立法禁止同性恋性行为,但总体来说,没有人因为个人的私生活而被控上法庭。人们即使公开同性恋者的身份,也不会被控。

红蚂蚁是这么理解政府对“377A”的态度:与其说是法律,倒不如说更像“道德神主牌”摆在那里,能稳住多数社会保守阵营,但为了不挑起少数同性恋群体的不满,这条法律通常也不执行着。这么做有点鸵鸟心态,但却是能降低社会冲突的最保险做法。

K Shanmugam.jpg
尚穆根接受媒体访问,针对印度上周四推翻了第377节条文,将同性恋行为合法化发表意见。(视频截图)

尚部长说,“大部分国人还是不赞成废除”,这句话有数据作依据吗?

最新调查: 超过一半支持保留377A

据《联合早报》报道,最新调查显示,三分之一的国人比五年前更能够接受同性恋爱,但超过一半还是支持保留377A。

这是市场调查公司Ipsos今年7月至8月间,向750名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展开网上调查所得出的结果。55%的受访者支持377A,12%表示反对。

红蚂蚁去搜了一下旧资料。根据《海峡时报》2014年1月报道,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80%的受访者反对成人同性恋关系,73%不赞成同性婚姻。

《海峡时报》2014年6月的报道说,近70%无宗教信仰的受访者认为,同性之间发生性关系是不对的。这个比例和较少发声的道教徒(78%)、佛教徒(74%)和兴都教徒(78%)相当接近。反对同性发生性关系的回教徒(90%)和新教徒(超过80%)的比例更高一些。

从上述数据,我们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反对同性恋者确实占社会大多数,有宗教信仰的人比无宗教信仰的人更加反对。

所以,社会粗略可以分成两大块:少数“挺同”的自由主义者 VS 多数“反同”的保守主义者。前者虽然积极发声,甚至声音有时盖过后者,但仍是少数,尚部长说的没错。

377A让人想起赌场争议

但是,尚部长称,“是否要让同性恋性行为合法化,应该交由新加坡社会来决定”,这就有点好笑了。什么时候政府那么体恤民情,会把法律交由社会大众去决定?那是要怎么去决定?搞一场全民公投吗?如果不是,要如何去断定社会大众怎么想?

尚穆根后来又说,一条法律是否继续保留在刑事法典中或应废除等,是政府和国会处理的事。他说:”在制定公共政策时,视法律而定,公众意见经常会被考虑其中。”

所以,尚部长的意思是相关争议将交由国会去处理。这377A争议让人想起了当年同样具争议性的议题 ——“赌场开不开?”

Casino CNY 2010.jpg
圣淘沙名胜世界赌场在2010年农历新年期间开幕时门庭若市。(海峡时报)

国会激烈辩论,宗教团体齐声反对,也通过民意处理组提出反馈,但最终建不建赌场不是通过国会以不记名方式表决, 而是内阁拍板决定。377A和赌场一样涉及宗教和道德观念问题,不同的是,在377A议题上,政府已经表明,自己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要交由新加坡社会决定,而且“公众意见被考虑在内”。

红蚂蚁相信,在下一届选举之前,甚至在好几届选举之前,这个议题还是一动不动。和当年赌场争议不同的是,同性恋议题无法像赌场议题那样,可以拿旅游业竞争力和国人就业机会作为政策宣传的切入点,一讲到经济和就业机会,一切就变得很有正当性,道德价值观和宗教信仰无奈地须妥协。

377A很难找到一个废法的有利支点。要提升讨论层级的话,顶多也只能用“人权”和“消除歧视”这种大概念来包装。和饭碗议题相比,这种理想性的概念较难争取新加坡人的支持,因为大部分国人都继承了李光耀治国的务实DNA。更何况,人民行动党政府肯定还要算一算,它的铁票仓是以保守派为主,还是开放派占多数?如果争取到小众的开放派票源,却丢失大量的保守票源(包括宗教团体、建国一代、立国一代),这种只赔不赚的亏本生意,有哪个脑袋正常的领导人会做?

放眼4G,估计无人敢动377A

而且,一旦废掉377A,不排除同性恋群体还有更多争取权益的要求,到时政府是该给不给呢?如果再给予同性恋群体更多权益,宗教团体和其他保守团体肯定要反弹,很可能导致社会进一步分裂。所以,这个像花瓶那样摆着却用不着的377A节条文,看来暂时只能继续当花瓶。

放眼4G领导班子和那三位热门总理接班人,似乎也没有一个是那种敢于跳出框框、思想特立独行的人,估计都不会敢动377A。或许要等到5G或者6G吧?在法律上深感被歧视的男同性恋者只得继续受委屈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