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政策令人越来越心动 反对党还有戏唱?

更新:
2018年08月23日 15:35
行动党 People's Action Party
行动党政府果真能不断改进自己的施政,反对党相对就会越来越没有课题可以发挥,那还有戏唱吗?会不会像新赛凤、老赛桃那些剧团一样最后没戏唱了?(新明日报)

你自己想啦!

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有点特别,因为李总理的宣布重点之一,就是组屋99年屋契到期以后的解决方案。

HDB Flats (ST).jpg
新加坡政府组屋的屋契一律是99年。(海峡时报)

自从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把选择性整体重建(SERS)这个组屋居民的美梦戳破以后,他就被很多老旧组屋居民视为敌人。把价值归零这个现实说出来,其实一点也不是可爱的诚实,而是政治上的无知。
  
于是,过去一段时间以来,组屋归零,人民一生资产化为乌有的噩梦,成为反对党和异见分子攻击执政党的好题材。对于组屋屋龄已经四五十年甚至三十几年的居民来说,虽然事实上那是半个世纪后的事,很多人其实看不到那一天,不过对他们的一些影响是立即的,那就是很多屋子的价格加快下滑,有些还卖不掉。焦虑感是隐隐浮现的。
  
对很多人来说,一辈子可能就只曾经拥有这样一个房产,“留给下一代”是所有父母最后的心意,其实价格多少不会在意,子女也不大可能去计较,因为99年是大家心里有数的。但是高官把它说破,让全社会开始关注价格,子女开始留意父母这份心意日益缩水,这是何其残酷的心理变化!

Lawrence Wong.jpg
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联合早报)

黄循财太年轻,根本不了解这些群众心理,显然也不明白身为部长,宣之于口的话会带来的影响有多广,尤其是涉及80%人民最大的资产。“归零”?!你开什么玩笑啊?
  
早期第一手跟建屋局买的组屋,价格现在看起来当然便宜,随着人民变得比较富裕一点,那些资产贬值一些还是“有赚”。但是对于在公开市场买下组屋的很多人来说,用全副身家投入的组屋房产,如果在有生之年就越来越贬值,除了国家长期动荡、民生凋敝、经济下滑,否则太平盛世而资产越来越贬值,那只有一个可能:政府无能!

20180820_redhillclose_zb.jpg
红山弄和红山中心一带的组屋。其中一些组屋屋龄已超过30年。(联合早报)

幸好!政府内部还是有一组“抢救循财大兵”。李总理群众大会上的宣布,大概就是这只抢救部队的杰作。
  
让组屋在70年左右可以选择卖回给政府,放宽购买老旧组屋的贷款条件,这些措施目前看起来除了可以盘活土地,永续利用,还可以激活老旧组屋的二手三手市场,止住当下贬值的趋势,对老人家好,子女肯定也会高兴。
  
这一连串措施,本来就应该想好才提出来,而不是让99年到期的现实自然发生,想想,几十年后现任总理和部长都不在了,结果每年几万户房子归零收回,你要到时候的政府怎么处理,人民怎么安生呢?
  
现在不想好法子,还把“归零”当作善意的提醒,根本就是鬼话。
  
现在总算有了听起来不错的解决方案,当然希望政府里面聪明的抢救部队能够(也应该)琢磨出对广大人民最有利的政策。当然到时候很多人都不在了,但是眼前价格滑坡淌血的趋势必须先止住。
  
网上看到有反对党人士表示曾提出过类似的措施,就算真的,那也没办法,谁叫你不申请专利,还大声讲出来让执政党抄袭呢?

20180206-waiting room.jpg
现在建国一代人数是45万人,20年后则将有100万个国人超过65岁,有鉴于此,满足医疗保健需求,将成为我国未来开支的最大挑战。(海峡时报)

近几年,行动党政府接连在医疗福利课题上拿出新政策,民众——特别是老人家的负担逐渐减少,“能死不能病”的现象持续改善,如果作为新加坡安居乐业象征的组屋屋契课题也能找到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真的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安定人心。
  
只不过,这对反对党或者异议人士来说,无疑是可悲的事。行动党政府果真能不断改进自己的施政,反对党相对就会越来越没有课题可以发挥,那还有戏唱吗?!会不会像新赛凤、老赛桃那些剧团一样最后没戏唱了?

PM at AMK.jpg
李显龙总理(中)领导的行动党政府这次走出一步漂亮的棋。(联合早报)

反对党长期以来不断在民生课题上与行动党较劲,提出各种政策,其实根本方向错误。

古人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在一个执政机会非常渺茫的国家,反对党是没有义务提出政策的。

选民如果问你对某某课题有什么政策,你只要说万一天上的神仙不小心手滑掉下来执政机会给我,我会延续行动党好的政策。

选民又问你,那为什么不继续选行动党就好了?你要说,我就是不一样,除了行动党令你们很满意很舒服的政策我会继续给你之外,我还会给你行动党不想给你的其他东西。

其他东西是什么?选民又问你。

于是你问我怎么回答。

你自己想啦!我又不竞选。傻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