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乡下女议员咬警察爆红,背后原因却让人心酸落泪

更新:
2018年07月25日 16:02
蒋月惠
蒋月惠咬女警后,捧着鲜花登门警察局想要道歉,结果无人理会,觉得受到委屈,当场大哭。(台湾苹果日报)

十年耕耘无人问,一咬成名天下知。

要问本月台湾政坛“网红”?当数屏东县议员蒋月惠。

蒋月惠是谁?别说是红蚂蚁,就连99%的台湾人,在这个月前也从没听过这号人物。台湾南部乡下的无党籍女议员,如何在一夜间红遍全台?说来见笑:咬女警。

屏东县政府本月16日凌晨强拆民宅,身为人民代议士的蒋月惠赶去支援,被警察团团围住,情急之下狠狠咬了一位女警的手臂。她事后带着鲜花到警察局道歉,结果无人理会,竟然在警局门口的一众记者面前嚎啕大哭。哭声之凄厉,如丧考妣(为保护耳膜,看视频时不要开太大声)。

堂堂议员竟用原始方法袭警,还不顾形象当众失控爆哭。媒体当然不能放过如此吸睛的新闻,原本默默无闻的蒋月惠瞬间成为舆论焦点,“政治作秀无下限”“博同情”“低级表演”“垃圾行径”“精神有病”等尖酸刻薄的辱骂声不绝于耳。

当议员默默无闻,靠一咬扬名台湾

你以为这就是故事的全部?当然不是,不然红蚂蚁干嘛写她。在一片挞伐声中,开始有了解蒋月惠的屏东居民、记者,还有素未谋面的网络写手通过各种管道为她平反,让人看到了“爆哭议员”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原来,蒋月惠长年关心身心障碍儿童与社会弱势群体。为了救助濒临关闭的身障儿童庇护所“罗腾园”,她甚至在1990年代辞去护理学校的会计工作,靠着贷款与自己的积蓄,全职扛起了这个团体,教导孩子们生活技能,还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

chinatimes.jpg
(互联网)

为了募集善款,维持罗腾园营运,屏东市民常常看到这位身高仅145公分的59岁单身安娣,绑着两条马尾辫,戴着一顶滑稽的大字帽,身披选美中常见的绶带,站在灰尘滚滚的十字路口,拉小提琴、唱歌、摆卖卫生纸、手工皂、艺术作品。司机在路口等红绿灯时,她还会走上前,和对方握握手,聊两句。一般议员眼中自掉身价的行为,只要能筹钱,蒋月惠都去做。

放在本地,议员拉上基层志工和跟拍媒体上街捡烟头,宣导各种环保健康意识已算少有,要捐出自己身家资助弱势团体,无疑是天方夜谭。因此蒋月惠的行为简直匪夷所思,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蒋月惠常常在街头拉了一天的琴,也募不到一分钱善款。原本和政治毫无瓜葛的她,于是打起了从政的念头。

我们平日听各路精英出身公职候选人的竞选感言,大致和他们想回报社会有关。读书不多、不甚聪明、没有背景的蒋月惠选择竞选议员的原因很直接粗暴:为了钱。

这个“钱”,不是贪污得来的赃款,而是正当的选举补助金。台湾的选举法令规定,在公职选举中,只要得票数超过一定的门槛,就能获得一票30元的选举补贴。蒋月惠拼了16年,选了四届,没有竞选团队,不花一分钱,奇迹般以4792票当选议员,还连保证金一并拿回26万新台币(新台币,下同,约合1.16万新元)。与一些候选人动辄千万元的选举费用相比,可谓台湾政坛的一股清流。

蒋月惠当议员后,每月薪水73000元(约3249新元),只留4000元自用。其余的费用,在扣除强制性的劳健保(类似我国的公积金)与预留红白事专用款4000元后,全数捐给罗腾园。特立独行的捐款额度,让无数同僚汗颜。

收容社会边缘人的罗腾园也因蒋月惠知名度暴涨,收获民众极大关注,捐款纷纷涌入,一下子从连年透支到筹得百万善款。蒋月惠更是在今天(25日)半夜吁请大家不要再捐钱。红蚂蚁见过筹不够钱的,还真没见过嫌钱够要人停止捐钱的。

小虾米扳倒大鲸鱼

在台湾地方县市,议员的油水是出了名的多。包些工程,和当地各路“英雄好汉”跑跑关系,平房分分钟可以变豪宅。但蒋月惠并没有踩着议员身份“麻雀变凤凰”,而是开着车龄30年、掉漆掉灯罩,并用胶带缝缝补补的座驾,开遍屏东各地,替在地群体发声。

20180725_car.jpg
蒋月惠开的车放在本地,早就要报废回收了。(中国时报)

当你点开她的面簿专页,会看到她密密麻麻文字与影音贴文:写字不会排版,语句不时不通顺,不用标点符号,职业病发作的红蚂蚁看得头很痛。

但也同时看到,蒋月惠常常开面簿直播,监督当地工厂有否遵守环保条例。她曾在2015年接获民众投诉后,一年中除了20天人不在屏东外,其他345天都到当地一家排放有毒废水的皮革厂勘查,并在脸书纪录观察结果,要求环保局跟进,最终迫使这家经营长达28年的污染工厂被勒令停业,撤销执照。当地民众年年申诉工厂传出恶臭,却只有蒋月惠凭着一股阿甘般的傻劲,做到了其他议员没有做到的事情。

(蒋月惠也常在议会上质询县长等人)

蒋月惠种种惊人事迹被挖出后,一下子由黑转红,谩骂声不见了,网民的道歉声还不少。“屏东难得好民代”“屏东正义女神”“台湾女阿甘”“女柯P”“议员当如蒋月惠”等一系列高帽封号也随即而至,蒋月惠成为了需要被保护的政坛“珍稀品种”。

当屏东女柯P遇上台北男柯P

草根素人一夜爆红,蒋月惠的傻劲变成“台湾最美的一道风景”,本人接各大综艺政论新闻节目接到手软。通过更多曝光,人们了解到更多她的故事,例如出身贫寒,不被母亲疼爱,从小被家暴,七岁起打工养家,读书成绩不好被老师看不起等。咬女警也是因为在警察层层围堵下,激起童年受欺辱的记忆而作出的反应。

但也在台湾媒体的放大镜下,蒋月惠的缺点暴露无疑:情绪易燥、思维混乱、口没遮拦、不懂得如何应对媒体……老练的主持人挖坑给她,她就大剌剌地接话,坦言在警局嚎哭是“我在操控媒体”“老实说我可以当演员”,自己从媒体给她筑好的神坛上跌回凡间。

20180725_p_grp.jpg
蒋月惠与柯文哲(右)。(互联网)

有部分网民欣赏蒋月惠直言不讳的性格,将她比作人气同样高企,不留情面想什么说什么的政治素人柯文哲,封号“女版柯P”。但柯文哲被问及两人的相似性时,回了一句“我不会咬人”。

精英有精英的好,草根有草根的强

智商高、成绩优异,一路名校成长的大医生,从精英型政治素人摇身一变成台北市长,难以理解为何有事不能好好说,竟然要咬人来解决问题。或许在他看来,只要凭借公平的社会资源,加上勤奋努力,一切便能水到渠成。

同样素人出身,一辈子活在基层的蒋月惠,成长经历坎坷,教育程度不高,视野和精英不一样。根植基层默默耕耘却无人问,结果使出非常手段一咬成名天下知。她奋斗的路径与目标,也和精英很不同。

治理国家确实需要有国际视野、深谙政治运作规则、运筹帷幄的精英。但小到地方民情,我们也需要一些生于草根,长于草根,从草根出发,不怕日晒雨淋风吹雨打,长期坚持为草根发声的代议士。精英太多,不见得是好事。不然人人都想做大事,没人愿意做小事。蒋月惠的爆红,正是代表了民众的诉求。有些时候,单纯一点就好。

其实小红点亦然。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