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镇东“走后门”当副部长,该是不该?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Liew Chin Tong 刘镇东
刘镇东上周受委成为马来西亚史上首位华裔国防部副部长,让“后门论”一时成为马国人最新的话题。(海峡时报)

讲一套,做一套?

早在民行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在马来西亚大选出征柔佛州亚依淡,结果在和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的“王王对决”中落败后,刘镇东的支持者就认为他应该成为上议员后担任部长,为国效力。政敌当然不会错过机会去提醒刘镇东所创的名言“有个国会选区叫后门”,提醒他不要忘记自己曾抨击张盛闻的“后门”论。

509大选结果尘埃落定,刘镇东到底会不会接受上议员的任务一直是马国人关注的焦点,直到上周终于揭晓,刘镇东成为上议员,还受委为马国史上首位华裔国防部副部长。

Liew Chin Tong swearing in
刘镇东(左)受委成为马国史上首位华裔国防部副部长。(互联网)

这当然就让“后门论”成为马国人最新的话题。支持和反对者各有论据,那到底“走后门”该是不该?

“有个国会选区叫后门”始末

这句名言是刘镇东在今年4月所创,一般的理解是他用这句名言来揶揄张盛闻获委上议员后任教育部副教长,不过他的支持者有不同的理解,认为刘镇东不能和张盛闻相提并论。
  
张盛闻是在2014年4月14日首次获得森美兰州议会推荐代表森州出任马来西亚上议院议员,并于同年4月21日宣誓成为马来西亚国会上议员。

马华青年团总团长张盛闻
马华青年团总团长张盛闻于5月2日出席“安邦华社团结势更强”交流晚宴,为国阵(马华)安邦国会议席候选人助选。(互联网)

2015年7月28日被时任首相纳吉委任为马来西亚教育部副部长。2017年4月任期届满时再次获得森美兰州议会推荐,并于同年4月21日第二度宣誓成为马来西亚国会上议员。今年大选首次出战森美兰州芙蓉选区,结果被民行党猛将陆兆福打得落花流水,只有27%得票率。

这就是刘镇东支持者的论据,因为张盛闻此前没有出战任何选区选举,刘镇东可是身经百战,且509大选仅仅输给魏家祥300多票,绝对有资格出任上议员,担任副部长。
  
这些支持者认为刘镇东所谓的“后门”的意思其实是指没有出战选区而“空降”当官,并非指在战败后通过成为上议员而赴京当官。

曾批评上议院和上议员 刘镇东很难自圆其说

刘镇东的支持者用似是而非的文字游戏,来为刘镇东解释“有个国会选区叫后门”的名言,也说上议员的委任是在法理之中,不应“酸葡萄”,或者搞针对,就是要为难刘镇东。

真的是针对刘镇东吗?

其实那是因为早在2013年,刘镇东就直指“在马来西亚,上议院没有什么实质功能,只是让国阵委任‘后门议员’,让没有经过选举或选输了的议员仍有职位,甚至出任部长。”

言简意赅,难道刘镇东的支持者还要辩称那是5年前的陈年旧事,物换星移,要与时并进,可能刘镇东的看法早就改变了呢?
  
若是这样的话,那刘镇东在接受上议员之前就错过阐述对上议院改观的时机,才会被敌对政党紧咬不妨,也是为何多名上议员,唯独刘镇东被围攻。他不但被敌手马华不断调侃,就连时事评论员也认为刘镇东破坏了自己的政治原则,让多年来建立的政治形象毁于一旦。
  
另一个焦点是刘镇东出任国防部副部长,并非他的强项如交通部,何苦为了这个职位而毁了自己的政治形象。

用“无所谓”回应 刘镇东漂亮结束纠缠

Liew Chin Tong - I don't mind.jpg
刘镇东以一句“无所谓”来回应,不说多多,政敌找不到下手的着力点,想继续纠缠也无从下手。(互联网)

针对自己被评“走后门”出任官职的说法时,刘镇东的回应是:

“上议院也是一个重要的平台,因为国阵上议员在上议院还是占多数。上议院是一个很重要的战场,还有重要的法案(可进行)博弈,还是有可以做的事情。”

至于可能会面对马华或者民众的批评,他表示:

“没有问题,主要还是看政绩”。

这样的回应堪称是极具“智慧”的。刘镇东没试图解释为何自己“讲一套,做一套”,就算敌人想要继续纠缠也无从下手。

试想想,若刘镇东像他的支持者那样解释“后门论”是指张盛闻没有出战选区选举,那敌手可能拿出2013年他对上议院的看法。媒体当然就会再去追问刘镇东的回应,刘镇东若再说“此一时,彼一时”的话,敌手又可以再继续质问,没完没了。

如今一句“无所谓”回应,不说多多,政敌找不到下手的着力点,想继续纠缠也无从下手。
  
那究竟“走后门”该是不该,既然上议员的委任程序就是这样,那刘镇东和任何人成为上议员是“该”。但“不该”的是刘镇东早前铿锵有力的大肆批评,自己却成为过去自己所不齿的上议员。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