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与新政治 柯文哲成功的网红行销

更新:
2018年07月18日 19:07
一日幕僚柯文哲
台北市长柯文哲(右)与主持人邰智源互动时妙语如珠。(视频截图)

怪东西都会红。

新加坡政府在2018年1月时,找来50名网红来宣传财政预算案,却被不领情的网民酸爆了。因为要这些平常旅游、吃美食、自拍的网红,来宣传生硬的政府政策,弄得格格不入,还有网红甚至连财政部的英文都拼错,被网民质疑是在浪费公帑。

虽然因操作手法太粗糙而失败,但其实大方向是对的。在台湾政坛,已经开始吹起一阵”网红风”,将新媒体的影响力成功扩散到政治圈中。

网络影片爆红 点击率打趴传统媒体

最近有一段影片在台湾的社交媒体上爆红,网络直播节目“木曜四超玩”,拍摄“一日幕僚”的特别节目,由艺人邰智源担任台北市幕僚,跟随市长柯文哲体验一下“市长日常”。

两人一大早便在柯文哲家楼下会合,一起搭公车到市政府 (没错,台北市长柯文哲上下班不是坐名车,是坐公车),准备开始整天的行程。

以口无遮拦闻名的柯文哲也没让大家失望,一路上内心话连发,先是自爆当初选市长是“走投无路”,并称第一年当市长都在乱当,吓坏一旁的工作人员。

柯文哲, 第一年都在乱当
(视频截图)

后来还抱怨“当医生很少听到谎话,当市长很少听到真话”、“台湾政坛都在鬼扯,不尊重专业、不读书、没有良心”。

柯文哲, 为什么当市长, 走投无路
柯文哲自爆当初选市长是因为“走投无路”,说完就爆出招牌笑声。(视频截图)

这部约一个小时的网络节目,在短短的6天内,在Youtube上的点击率已经飙破560万,而且指数还在持续上升中。

560万是什么概念?依台湾人口换算起来,那就是23%的触击率。如果大家不知道这个数字多惊人,那也没关系。让我举例一下,台湾主流电视媒体TVBS、东森、中天、三立等,平均收视率大概也只有0.4%到0.5%而已。

柯式魅力结合网络新媒体 激发出巨大的宣传能量

“一日幕僚”之所以能获得如此热烈的回响,是因为十分符合当前台湾的时空背景。

在人们日渐厌恶“只有蓝绿、没有是非”的政治环境的当下,不矫揉造作、言语真诚的柯文哲对政治的批判其实说出了很多老百姓的心声。加上他颇具喜感的肢体动作和笑容、执政三年半来累积的声望,才使影片病毒式的在社交媒体上大量转传,最终达到惊人的曝光效果。

其实“一日幕僚”只是柯文哲团队成功的案例之一。柯市府在过去半年多中,大规模的与网红合作,推出各式各样和市政议题有关的短片。国民党籍议员应晓薇质疑柯市府花了567万(约25万新元)的公家经费来做“网红行销”,是在滥用官方资源为柯文哲造神。

对此,柯回应说,其实并未多编列市政行销预算,只是将以往行销以报纸、电视为主,现在随时代变化,慢慢将重心转移至网络。

20180712怪东西都会红.png
柯文哲团队大胆开展大量的网络宣传。 (互联网)

其实和网红合作宣传市政,比起在传统媒体上刊登广告要经济许多。就拿台湾电视节目的广告来说吧,制作费、代言费、加上以秒计价的播放费率,一则广告制作到播出的成本都是动辄数百万台币。

相对的,触击率数万、数十万,甚至可以破百万的网红影片,柯市府每则影片付出的成本,全都压在10万台币(约4500新元)以内。

而触击冲破790万,还在持续刷新纪录的“一日幕僚”呢?因为是与网络节目的特别合作案,免费。

上太空和杀猪公

如今台湾的媒体业受到互联网抬头的冲击,处于新旧交替的混沌时代。然而柯的幕僚团队能大胆的打起网络战,使得柯文哲在年轻选民中拥有极高的支持率。相对的,蓝绿阵营的候选人还是在用以前的老方法,跑地方选区、拉桩脚、抹黑对手……

根据《信传媒》的最新民调,38.9%的民众最希望柯文哲担任下届台北市长,国民党和民进党候选人分别只有27.5%和11%。

这,就是差别。

柯都上太空了,蓝绿还在杀猪公。不论科技还是媒体,都在随着时代改变。死守着以前那套老方法,最后就会变成無法技术转型的失敗老人,被时代淘汰掉。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