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RT高层酒驾判刑没被开除,精英袒护精英?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0
去年11月两列地铁列车在裕群站碰撞后,揭育文(中)是出席记者会的SMRT高管之一。
去年11月两列地铁列车在裕群站碰撞后,揭育文(中)是出席记者会的SMRT高管之一。(海峡时报)

出来混迟早要还。

SMRT又有新闻,严格来说是续闻。

还记得那位首席营运总管揭育文吗?去年底地铁才频频出故障,他今年4月就酒驾误闯兀兰关卡,给舆论火场加油添柴。

20180717 kek.jpg
(海峡时报)

本地媒体昨天跟进报道说,揭育文因为酒驾入狱两个星期、罚款4000元,前天被公司降职为地铁营运高级副总裁,并取消本财政年的全年花红。

这应该就是SMRT对揭育文的惩罚。但网民左看右看,认定这不像惩罚,倒像是SMRT轻轻放过揭育文。降什么级?还是个高级副总裁,不是应该直接滚蛋吗?

于是乎,各种阴谋论四起。他有什么背景和关系?他背后的靠山是谁?更让网民觉得不可饶恕的是,这已经是揭育文第二次酒驾,他在2004年的时候也酒驾过一次,当时被罚款2800元,吊销执照两年。按控方的说法,揭育文还有其他不当驾驶行为的前科,包括2015年着边开车边用手机,1999年还闯红灯。

当过军中上校的国家精英竟不懂自律

一个所谓精英,而且还是当过武装部队上校的国家精英,竟是这样一个不懂得自律的人,网民不吐槽才怪呢。

这个揶揄道:“我不知道SMRT原来是个慈善机构,犯错两次还有机会。”

这个乘机把SMRT也挖苦一番:“这么多故障和延误,原来还有花红给啊?”

我们看看SMRT对揭育文的处分作何解释?

据《联合早报》报道,企业通讯副总裁张燿美说,揭育文在近期召开的员工大会(town hall)已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懊悔,并为自己的判断失误向管理层和员工道歉。他也写下道歉信,为个人的行为失当负全责。

张燿美还说,虽然这是个人判断失误,不影响营运安全,但揭育文已受到严厉纪律处分,并遭降职和减薪。揭育文的全年花红也将被取消,他也接受了辅导,并获警告若再有失当行为将会被解雇。

揭育文有什么过人之处?

SMRT讲了很多,但没有讲重点,揭育文有什么过人之处,他这几年在SMRT有何“政绩”证明此人是个人才?难道新加坡500万人口真的找不到替代人选?保住揭育文应该是SMRT高层做的决定,难道是精英在袒护精英?

估计SMRT也不是从新加坡500万人口里找不到替代人选,也不是顶层精英有意袒护精英,更多考量是要稳住军心吧?毕竟,SMRT总裁不久前才通过“全球遴选”选出人来,如果还有高管走人,不会又要搞个“全球遴选”吧?

根据《海峡时报》的报道,受访的SMRT员工对公司继续留住揭育文感到意外。不过,人力专业人士表示,企业给予“有价值”的员工改过自新的机会,这也不是罕见的事。这位猎人头公司负责人说:“SMRT愿意留住他,显示他的技能还是派得上用场。”

如果这个专业分析是对的,那么关键就在于:揭育文有什么价值?SMRT与其解释那么多,还不如直接把揭育文的“价值”晾晒出来,那才让人信服。

红蚂蚁上网搜了搜,设法拼凑一下,看看51岁的揭育文有什么天大的本事?

媒体报道中提到最具体的“政绩”是,他曾推出不少新措施改善乘客的体验,其中包括在电动扶梯附近设独立音箱,提醒乘客使用电动扶梯时要小心;设立关怀区(Care Zones);电子反馈系统(E-Feedback),在乘客服务中心放置平板电脑,让乘客直接对服务提出反馈;即拍通报Whatsapp专线,主要通过传照片,通知SMRT任何旗下地铁、德士或巴士的技术缺陷或问题。

“安全始于我”,你信吗?

这些“政绩”或许说明揭育文在改进乘客体验方面是有做工,但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一定还要留住他来改进乘客体验?能在武装部队做到上校的人,红蚂蚁相信一定是人才。但SMRT本身形象已经不太好了,再交由一个一再酒驾,看似没有安全意识的人来当高管,这是不是太欠说服力?

看看下面这张图,据说是揭育文今年4月录制的宣导安全的影片,他在结尾说,“安全始于我”,你相信吗?

20180717 kek safety.jpg
(互联网)

“降职”降得不多

51岁的揭育文绝对称得上是精英。他在2013年加入SMRT,当时的总裁郭木财从武装部队里挖了四个高级军官过去,揭育文是其中之一。45岁的揭育文一加入SMRT就担任地铁营运总监,过后擢升为地铁营运高级副总裁。注意到了吗?揭育文被降职之后,就是降到这个位子,在今年2月之前,他也就是这位子,所以实际上这个“降职”降得不多,就倒退五个月而已。今年2月1日,他从营运高级副总裁升任地铁首席营运总管,负责监管南北与东西线、环线和武吉班让轻轨系统的运作。

不过,揭育文在SMRT的日子也不是六六大顺,他遇上了去年10月,地铁隧道大淹水导致列车延误和11月两列列车在裕群站碰撞的事故。他也是在列车碰撞后出席记者会的SMRT高管之一。

20180717 kek 2 NDP.jpg
2011年,44岁的揭育文担任国庆庆典执行委员会主席,面对镜头笑得灿烂。(联合早报)

在进入SMRT之前,揭育文曾在武装部队服务14年,军衔高至上校,还当过编队指挥官首席工程官。他曾在2008年担任国庆筹委会负责节目的委员会主席,并在2011年担任国庆庆典执行委员会主席。揭育文于2009年获颁国庆公共行政(军事)奖章(铜)。这些都发生在2004年他第一次酒驾之后,可见那个不良示范完全不影响他的仕途发展,直到这次才被SMRT降职。

完全就是一个体制中精英,只可惜是一个自我约束力不强的精英。

持平地说,揭育文是走运的。酒驾是很危险的行为,一台机器交到一个醉醺醺的人手中,随时可能杀人。没有造成严重死伤,算他heng。

未经考验却领高薪   精英“乞人憎”

但谁叫他头顶着精英身份和SMRT高层头衔还敢酒驾?出事后注定被媒体放大报道,被网民放大检验。要知道,从武装部队高级军官直接跳到企业当高管,这样的人形象最不讨好,最容易“乞人憎”,因为大家都认定他们是未经考验却领高薪的“纸将军”。如果不小心摊上事,网络舆论绝不留情,势必把你骂个狗血淋头,以发泄对精英的不满。

要当精英也不是不用本钱的。风平浪静时,精英可领取高薪,以及享有社会地位和各种关系圈的好处,大风雨来时,精英当然也就得付出比普通人更惨痛的代价。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揭育文不是体制内精英圈的一份子,而只是一名普通民企员工,他受到的处分是不是仅“降职”为副总裁以及取消花红呢?不好说,有可能早被开除了。

网民怒火中烧   对精英反感的心理投射

我们的社会一直非常依赖精英制度,让那些“有读册”的高级公务员为普罗大众制定政策、引领方向,他们说政策好,大家也就接受是好的。普罗大众发声批评,好像还会被看做是“没脑的批评有脑的”。所以,一旦精英本身出问题,它引起的反弹肯定也是巨大的,特别是那些在精英制度下处于弱势地位的人,心中怒火肯定狂烧,看看那些网上的批评和谩骂,很大成分就是对精英反感的心理投射。

所以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精英也不例外。不自律的后果就是——降职而已。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