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路在何方?党主席大位将是保守派与开明派之争

更新:
2018年06月22日 10:20
图为拉沙里、阿末扎希 、凯利。(薛渤杨制图)
图为拉沙里、阿末扎希 、凯利。(薛渤杨制图)

 再不改变就难翻身。

巫统经历了5月9日全国大选丢失联邦政权后,6月进入党选季节。这次党选将决定巫统今后的方向——更保守的马来主权至上政治,抑或更开明的多元种族政治。

巫青团、妇女组和女青年团将于6月23日进行改选,6月30日巫统中央领导层进行改选,党主席、署理主席、副主席和最高理事会的职务全部有挑战,一改该党多年来第一和第二把交椅无人挑战的保送局面。

纵观巫统党选史,1951年的党选有三人角逐党主席,是最多候选人的一次,东姑阿都拉曼最终胜出。1978年,时任首相胡申翁首次选党主席,面对一人挑战,最终无惊无险当选。

一二把交椅过去不开放竞选

巫统说,此次党选,高层要职开放竞争,证明巫统一改过去马哈迪制造的一二把交椅不受挑战的局面,说明巫统已经变得更民主。

这样的说法不尽然正确。巫统成立以来,自1946年至1949年的四届党选,创党主席翁惹化都没有受到挑战。东姑阿都拉曼在1951年首次竞选党主席时受到挑战后,1952年至1969年的18届党选都没有挑战者。1969年之后的党选改为三年一次,纳吉的父亲阿都拉萨在1972年和1975年的党选都不受挑战。在1981年至2003年马哈迪任首相期间,共举行了七届党选,除了1987年,马哈迪在六届党选都不战而胜。1987年,拉沙里组成B队挑战马哈迪,马哈迪以761票打败拉沙里的718票。这是巫统至今最激烈的党主席选战,后来甚至演变成巫统的分裂。

20180621大马.jpg
位于吉隆坡巫统党部的一面墙上,挂着历任领导人的照片。 照片摄于5月10日。(法新社)

马哈迪是在1996年党选前,与副手安华达成协议,党主席和署理主席职不开放竞选。此后的2000年、2004年和2009年党选,拉沙里都有意挑战党主席职,但因无法获得足够的区部提名而作罢,马哈迪、阿都拉和纳吉分别在这三届党选不战而胜。这一届党选,巫统最高理事会之前也达成共识,党主席和署理主席职不开放竞选,但在纳吉辞职后不得不取消。

党主席是老中青三个世代的竞争

党主席和署理主席职开放竞选,对巫统的前途肯定是好事。党员可以评估不同主张的候选人,决定谁可以领导巫统走出失去联邦政权的阴影,在未来五年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甚至五年后卷土重来。

巫统6月18日公布了各要职的候选人名单,其中,有多达五​人角逐党主席职,当中最为人所熟悉的是代党主席阿末扎希、巫统元老拉沙里和巫青团团长凯利,其他​两​人是敦拉萨镇区部的Mohamed Iqbal Maricair和依斯干达公主城区部​的Mohd Yusof Musa。

2018.png
图为拉沙里(左)、阿末扎希(中) 和凯利。(薛渤杨制图)

如无意外,党主席选战是阿末扎希、拉沙里和凯利之间的激战,其余​两​人只是陪跑。无论如何,如果他们最终都没有退选,这将是巫统有史以来最多人竞选党主席的一次党选。
  
值得关注的是,拉沙里、阿末扎希和凯利正好代表了巫统老中青三个世代,也正好代表了党内保守派及开明派。这一届党选也正好可视为巫统300多万党员究竟要哪一个世代的领袖带领他们摸索前路。

拉沙里有不言败精神

81岁的拉沙里有吉兰丹王室血统,长期盘踞话望生国会议席(以及之前的乌鲁吉兰丹国席),至今44年,是马来西亚国会任期最久的国会议员。拉沙里大学毕业于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的经济系,曾担任财政部长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1976年胡先翁拜相时,他和马哈迪是热门接班人,最终马哈迪脱颖而出。

20180621tengku-razaleigh-BN-Kelantan.jpg
拉沙里。(互联网)

1946年巫统成立时,马哈迪已入党,拉沙里则是在1962年才入党。不过,拉沙里的经济背景让他在党内晋升极快,1971年已进入最高理事会。马哈迪当时刚接受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之邀重返巫统,1973年才进入最高理事会。1975年党选,拉沙里和马哈迪同时当选为副主席,另一名副主席是后来的副首相嘉化峇峇。1976年阿都拉萨病逝后,接棒的胡先翁从他们三人当中挑选一人担任副首相,马哈迪最终中选,这也埋下了拉沙里和马哈迪长达40年的不和,最终引发1987年党选的分裂。

对于巫统,拉沙里忠于该党初创时的精神,即巫统带领马来人团结起来对抗殖民者和争取独立。多年来,他多次重申这样的精神。1989年他退出巫统后成立的46精神党,“46”就是指巫统成立的年份;2011年,他成立“独立信赖之声”(Angkatan Amanah Merdeka)的非政府组织,一方面给自己制造发声的机会,另一方面要宣扬默迪卡精神,团结各族人民向贪污、朋党主义、种族主义和浪费等行为说“不”。

从近期的发言可以看出,拉沙里坚持巫统必须是只属于马来人的政党,反对巫统开放让非马来人加入和蜕变成多元种族政党。由此可见,拉沙里基本代表巫统保守派势力,若他当选党主席,巫统可能会走向更保守,继续撑起马来主权至上的旗帜。

凯利形象佳

42岁的凯利正好代表巫统党内期盼改变的新生力量。凯利的父亲是外交官,他从小随父母旅居国外,还跟新加坡有一段缘分,中学时期在新加坡东南亚联合世界学院上学。他大学毕业自英国牛津大学的哲学、政治学及经济学系,拥有伦敦大学学院的法律与政治理论硕士学位。他当过记者,后来成了阿都拉的助手,最后还成为他的女婿。

20180621_凯利.jpg
凯利。(互联网)

在阿都拉任首相期间,凯利被认为在他背后影响政府政策,要为阿都拉在2008年大选领导不力负上一部分责任。阿都拉2009年下台后,凯利在那一年党选,力挫马哈迪儿子慕克力和前雪州大臣基尔,当选巫青团团长。

凯利向来给人印象开明,例如他主张废除限制言论自由的《印刷机与出版法令》、反对政府钳制网络新闻媒体等。凯利在2010年参军,是第一个获得军衔的内阁部长。这些都对他的个人形象有很大的加分。在5月9日的大选,虽然国阵丢失森美兰州政权,但他成功守住林茂国会议席。

国阵丢失森州政权是9日当晚最先传出的“坏消息”,凯利率先出面承认国阵在森州败选。一直到10日凌晨,选举结果迟迟没有公布,国阵和巫统也没人出面交代情况。守在纳吉住家的记者注意到凯利等巫统领袖陆续进入纳吉家,最后是凯利在凌晨2时出面向记者说明,纳吉会在当天上午开记者会交代。

巫统5月11日庆祝建党72周年纪念当天,凯利说巫统必须“做个不与人民脱节的政党”,巫统必须是“一个为全民服务的政党,一个维护马来人尊严、与其他种族共享繁荣的政党,一个不是种族主义的政党,一个为各阶层人民服务的政党”。

凯利和拉沙里都要巫统回到“最初的精神”,但两人对前路在何方显然有着迥然不同的主张。拉沙里认为巫统依然是属于马来人的政党;尽管凯利没表明巫统是否应该接受非马来人,但他主张巫统必须不分种族地包容所有马来西亚人,不再走种族主义路线。当然,凯利一再出面发表针对领导层的谈话,以及从巫青团团长职“越级”挑战党主席职,会不会受到党内基层接受,还是一个问题。

阿末扎希背负纳吉包袱

65岁的阿末扎希最有可能赢得党主席职。他已获得纳兹里和安努亚慕沙两股主要力量的支持。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也背负了纳吉这个包袱。

20180621阿末扎希.png
阿末扎希。(互联网)

阿末扎希是纳吉的亲密战友。他在1986年担任纳吉的政治秘书,1995年大选后踏入政坛,1996年当选为巫青团团长,2000年进入巫统最高理事会;在阿都拉时代出任副部长,纳吉2009年拜相后,他随即受委为防长,2013年任内长。2015年时任副首相慕尤丁与纳吉撕破脸而被撤职,他接棒出任副首相,是想当然的首相接班人。

在纳吉麾下,阿末扎希没有展露突出的领袖特质,可能是为了避免功高震主。尽管有人批评他种族主义,但他说自己有一个华人义父,所以不可能反华人。阿末扎希最大的挑战在于是否要与纳吉划清界线。在拉沙里表态要竞选党主席后,一些基层党员曾呼吁阿末扎希转而竞选署理主席,辅佐拉沙里改革巫统。

巫统毕竟还有很多山头,要胜选还是要得到山头的支持。凯利说,巫统必须摈弃山头政治;纳兹里说,他就是一个山头,还明言他的硝山区部将支持阿末扎希。可以预见,巫统党主席将是保守派与开明派之争,胜出者将引领巫统走上更保守或更开明的道路。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