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人善意提醒,4G领导班子火气怎么那么大?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海峡时报韩福光
(卢凌之制图)

六月天气比较热。

新加坡天气最近热火朝天,幸好几场大雨帮红蚂蚁降降火气,还不至于多长痘痘。

但是官方部门不知咋滴,火气好像降不下去。《海峡时报》特别任务总编辑韩福光只不过给官方提了个醒,竟招致凶巴巴的回应。

韩福光在《海峡时报》发表一篇题为“部长们,请用直白的语言和人民沟通”的最新文章中,先是赞扬部长们过去两周在国会辩论中的发言“认真恳切且思考缜密”,然后指出美中不足的是,部长们没有很好的和普通民众沟通,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部长们讲过什么?

韩福光认为,除了因为新闻太多导致新闻寿命太短之外,部长们在演讲中涉及太多抽象的概念,例如经济、教育体系、精英、收入差距等等,当问题都用概念来呈现时,部长的发言就无法打动民众,普通民众也难产生共鸣。

20180606_parliament.jpg
(法新社)

韩福光举例说,当部长说要让新加坡人具备“环球视野和技能”,这对一个连饭碗都可能保不住的人来说,有多大意义?部长提到打造一个具备“多元路径和多重优点”的教育体系,这对一个很辛辛苦苦在帮孩子应付学业的父母来说,有多大意义?

韩福光认为,这些想法虽然重要,甚至将成为政策的重要元素,但领导人更应该用普通民众听懂的语言和他们沟通,民众必须相信你理解他的焦虑,他才会愿意聆听你的想法和计划。韩福光接着列举多个例子,教导部长们如何与民众沟通。

韩福光:部长发言应该说“大白话”

韩福光说:“当你必须说得很直白时,你会被逼去想清楚你到底想做什么?”他提醒部长们,发言的时候不应该有太多的冗词,这很重要,因为当今世界有太多噪音了,特别是网络世界。

他还传授部长秘诀说,可以这么和民众说:“我答应你们,如果你们辛勤工作,不管是什么工作,清洁工、保安人员、德士司机或者服务员,当你65岁退休时,你将能够过一个好的、体面的生活。我们保证这一点,你们不必担心那些细节或者我们会怎么办到。我们只希望你们尽本分认真工作。”

红蚂蚁举双手双脚赞成韩福光的观点。一个国民,不偷不抢、循规蹈矩、做牛做马勤奋工作一辈子,国家如果连退休生活承诺都给不了,那我们还谈什么打造“官民伙伴”关系?

讲话要看对象,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当对方是学者、官员、领导人这种精英阶层时,你大可尽情挥洒你资料库里的术语和你平常惯用的抽象逻辑思维来发言。但如果对象是普罗大众和全国选民时,拜托,用最简单直白的语言,甚至不妨用一些生动的比喻或者是生活中的例子来说明。

在红蚂蚁看来,韩福光这位资深媒体前辈只是给了部长们一个善意的提醒。不要忘了,媒体每天跟文字打交道,肯定掌握了一定的沟通技能,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企业甚至政府部门要聘用记者去当公关。韩福光那篇看来类似“沟通技巧1.0”的教科书文章,不只部长该学,任何处在一种辅导或领导位置的人,包括老师和家长都可以参考。

财长新闻秘书强烈回应 

岂料,一篇好文竟然招来官方强烈回应。这篇刊登在海峡时报的文章,署名为财政部长王瑞杰的新闻秘书Lim Yuin Chien。他说,说话直白,指的不仅是用民众听得懂的简单用语,也包括告诉民众一些“硬道理”,然后还借题发挥说,“人民行动党政府近60年来都如此。”

20180606_heng_swee_keat.jpg
财政部长王瑞杰。(联合早报)

这位财政部长的新闻秘书还以财政预算为例称,王瑞杰最近宣布下一任政府得调高消费税时,就“清楚解释为了什么(要这么做)”。然后,新闻秘书又扯到反对党议员,批评他们不愿在国会辩论,想等到竞选拉票进入高潮时才谈,那个时候人们的情绪已压倒理性。

韩福光文章最让官方不爽的,应该就是那一段,他呼吁部长向民众承诺退休后有好日子过,但又要告诉民众,“不要担心那些细节,或者我们会怎么去办到”。新闻秘书认为,部长不能只承诺民众好日子,还必须告诉民众“硬道理”,否则就沦为“空头支票”。什么硬道理呢?就是:公积金对大部分新加坡人是足够的,政府还会通过“乐龄补贴计划”帮忙低收入者。不过,随着人越活越老,老年人的生活需求将增加,我们必须工作更久,或者在工作的时候存更多钱,或者退休时只能花更少的钱。

政府应该和民众讲多少“大道理”? 

哎呦,说到底,问题的症结是:政府应该和民众讲多少“大道理”?

韩福光认为,不必讲那么多细节,只要抛出一句,“给你退休后的好生活”的承诺就可以,新闻秘书认为不行。最后,这位新闻秘书在总结的时候竟说:“政治上,最容易脱口而出的五个字是‘I promise you free lunches’(我答应给你免费午餐)。不过,这不是直白的演讲,这是刻意讨好和民粹主义。”

看到最后一段,大家是不是和红蚂蚁一样,“三条线”已经满额头跑了?

这个官方回应,执笔人最后是不是自己也乱套了。拜托,“讲大白话”和“搞民粹”是相差十万八千里的两码事,好不好?就因为韩福光认为,不必讲那么多细节,所以“讲大白话”就变成“搞民粹”了吗?是精英脑袋烧坏了,还是我们这些普通人的脑袋太笨了,想不到那么深入。

精英脑袋烧坏了?

没错,随便许下空头承诺,这是民主国家的政客惯用的伎俩,也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反对党最擅长的。但一般人看韩福光的文章,看到的重点不是鼓吹民粹主义,而是提醒部长们讲话要讲大白话,不要用太抽象的词汇。至于说,该向民众透露多少细节,那当然可以商榷。官方回应最让人失望的是,完全把作者文章的主题搁置一旁,然后揪住小辫子来打,这样是不是本末倒置了?是精英的脑袋分不清“大白话”和“搞民粹”的差别,还是他们完全不能接受批评,坚定相信自己永远是对的、自己是最道德高尚的?

“写稿要写到小学生都看得懂”,这是红蚂蚁初入行的时候前辈一直叮嘱的。精英脑袋或许该想想,复杂的政策要怎么解释到连小学生都能听懂,做到这点就成功了。最厉害的沟通方式,是争取到民众的情感认同、心理认同和普遍认同,这和刻意讨好的民粹主义完全不同。红蚂蚁猜想,或许部长是想借韩福光这篇文章来试试手,在下届选举中,反对党阵营一旦抛出类似缺乏“硬道理”、又接近开“空头支票”的言论时,就可以看到一个打一个。

全国对话会,谁敢说话?

20180606_singapore_talk.jpg
2013年的全国对话会。(教育部)

但这么做是会引起反效果的。王瑞杰上个月不是才在国会宣布,政府将展开新一轮的全国对话会?这个对话会说是要聆听不同年龄层与背景的新加坡人对国家未来发展的想法。如果政府连一个媒体人的善意提醒和建设性批评都要强势回击,那么普通民众的反馈还能听得进去吗?还是说,有听,但没有听懂?这要怎么鼓励民众向政府说真心话呢?

官方火遮眼的后果很可能是:不正确的民意反馈将造成执政党错估形势,以为选举可以赢得多少多少票,但结果不是那样。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