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教会大家如何成为全民公敌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Najib
马国前首相纳吉黯然下台。(法新社)

那是有多神憎鬼厌啊?

全世界政治人物各种各样,如果有机会从老百姓的角度去偷窥,会发现问题其实不少。

专制国家政治人物一般在公开场合都是道貌岸然,在受控制的官媒里面呈现的形象,(受尊敬程度)严重的从国家民族救星、英雄到楷模,轻一点的至少是正人君子、爱党爱人民、尽忠职守认真做事的父母官,然而背地里什么情况都有。

专制体制:好人一夕间变全民公敌

中国官场近几年反腐败抖出来的情况令全世界目迷五色,惊叹不已,贪污金额轻易都以“亿”为单位,情妇不计其数,还不计较多人共用,贪污方式则从买卖官职、买卖土地、巧取豪夺企业家资产到操纵股市,不一而足,很多情况在被告的公开审讯中还不好意思讲得太清楚,当地民间流传的版本往往才看到真相。

于是一个好人一夕之间变成全民公敌,很多老百姓感到错愕,这样的落差只有专制体制才会发生。

民主国家:政客的坏有迹可循

在相对民主的国家,政客的坏,往往平常就有迹可循,舆论和民间的眼睛如果没有被完全压制和蒙蔽,就会透过各种平台公开出来,就算民主不那么上道的国家,靠网民的眼睛也可能发现政治人物丑陋的一面,于是政治人物平常就要忙着灭火挽救形象。简单一点的形象问题可以找理由过关,涉及到金钱的可能就比较复杂,需要更多的救灾工程。如果舆论受到控制,反而会引起更多猜疑,舆论工具也会慢慢失去公信力。

在这种逐步被揭穿的社会氛围下,政治人物变成全民公敌的过程,民众和社会是能感受到热度加温的,只不过这种民间怒火能不能有效转化成把他赶下台的驱逐令,有时候会因为政治体制设计的问题,被他把持操纵,延误了这个过程,甚至让这样的人安然引退。

20180228_malaysia mahathir and najib.jpg
马哈迪(左)与纳吉。(谢静怡制图)

除非有马哈迪那样的杀手出现,否则纳吉的全民公敌形象就不再停留在民间,而是具体表现为政治版图的土崩瓦解。

纳吉及夫人成全民公敌

马国政治最近几天的进程大家看红蚂蚁都知道,也可以深刻感受到纳吉(以及他的夫人)全民公敌的形象。

2018-05-15 najib and rosma.jpg
纳吉(左)与夫人罗斯玛去年11月12日出席在菲律宾马尼拉举行的亚细安50周年晚宴。(路透社)

如果从他夫妇和一些中国高官的落马可以总结出什么,“如何成为全民公敌”一定是其中精彩的一个题目。

古人有云“做人难,做好人更难”,其实一点都不对,做好人顶多被坏人欺负,做坏人却要想尽办法假装成好人,坏政客更要想方设法避免被标签成全民公敌,让子孙蒙羞,用手机科技名称来说,这可是美颜修图大工程,没有App可以帮忙的。

那么要如何做一个全民公敌呢?

首先,要有一个贪婪的配偶--欸,我没说是妻子或丈夫哦,请女权分子不要先入为主--根据观察,很多政客变公敌正因为配偶不懂得节制。

政治人物的配偶自我节制是起码要求,能够与公务保持距离,或者恰当地提供善意规劝更难得。但如果因为另一半有了权力就借势仗势做些偷鸡摸狗或欺压别人的事,甚至逼迫、怂恿另一半去违纪犯法,那肯定是个缺德的配偶。从纳吉夫人亲生女爆料,依稀让人联想到台湾陈水扁家庭的往事。所以配偶和家人对于塑造全民公敌,往往功不可没。

20180515 wushuzhen and chenshuibian.jpg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右)及夫人吴淑珍。(互联网)

其次,要有“民之所欲,我偏不做;民所不欲,我偏要做”的勇武精神。这一点的关键就是:做与不做只考虑是不是对我有利,不考虑符合不符合人民利益。专制国家在这方面直接就是要人民接受,哪怕要拆人民的房子、祖坟;民主国家假惺惺一点,会用表面政策和说辞包裹真正用意,例如加税收费之类,总说成是国家或老人家的需要,再设法在账目上左进右出,朝三暮四。

纳吉近年不断给出政策红包,设法讨好人民,但人民没有忘记各种政策所付出的更多代价,包括消费税和各种税费,以及多年没有讲清楚的公款流失,因而持续接近火滚的沸点。

总之,公敌的逻辑是:一定要与人民意愿相反,选举期间要想办法哄骗,选后翻盘不要紧,下次大选前再喂食糖果就好。不过一次接一次,如果人民经过很多次还继续支持你,那一定有以下一个或全部理由:你祖上积德非常厚、人民智商非常低、骗术道行非常高、在野的“马哈迪”死了或者还没出生。

第三,认真照顾自己人,不管百姓瓦上霜。掌握权力后,从政治、经济和各种资源乃至法律诉讼方面,都以是不是自己同类或亲信为任用与否、接受与否的准绳,即便知道是人才,只要非自己频道内的人一概视为杂音,不予重用。这一来“圈内人”就能充分享受温情与资源分配,但是圈外人的怨气也同时持续积累。

最糟糕是威胁民众:不投我 你就一无所有

最糟糕的情况是将政治上的对决以民众利益为代价,就是威胁民众不投票给你,就剥夺他们某种权益,并且以“政治公平”将这一做法合理化。然而人民越来越明白,选贤与能是自己的权利,不应该因为投票而被威胁。国阵选举期间“选国阵,否则槟城一无所有”以及表示马华要选上才会有华人部长等说辞,甚至通过假新闻法案,就是各种明显的威胁。

20180515 lim guan eng criticize.jpg
林冠英在4月13日举起《太阳报》“选国阵,不然槟城‘一无所有’”(BN Or‘nothing’for Penang)的封面标题,直批纳吉是在威胁选民。(互联网)

对于越来越聪明的选民,照顾自己人却不顾法律公义与政治公平的做法,也符合成为全民公敌的条件。

随便讲三点,不敢卖弄太多,相信马国选民经过此番大选,对于全民公敌一定有更多体会和感受。海啸很壮观,也很可怕,被政治海啸卷走的人估计很少完全无辜的,舆论把他们一部分人描绘成神憎鬼厌,或许有些太过,但如果涉及巨大的贪污舞弊或败坏吏治,“全民公敌”的牌匾送他高挂堂上,也可以警惕子孙,以羞耻为家训,未必不是一种反向教育呢。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