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最大票仓 国阵失柔佛 失天下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johor
(谢静怡制图)

得柔佛者得天下。

被视为两代首相之争的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用让全世界都震惊的方式落幕。92岁的前首相马哈迪率领希望联盟扳倒了原任首相纳吉领军的国阵,完成马来西亚建国61年来的首次政党轮替。

当中最让人错愕的是和新加坡毗邻的柔佛州,这个被视为国阵在半岛的堡垒连挡两届大选反风后,这次无力阻挡全民反扑的力量。柔佛身为国阵阵营老大巫统的发源地,以及华人最大政党马华公会的最后防线竟溃不成军,被希盟一举攻破,柔佛一夜间风云变色,从深蓝转红。

2018-05-11 johor PH supporters.jpg
柔佛一夜变天,在新山的希盟支持者庆祝胜选。(海峡时报)
2018-05-11 Johor empty seats.jpg
开票当天,位于柔佛新山的国阵总部场面冷清。(海峡时报)

柔佛是巫统发源地

柔佛是巫统发源地,被誉为国阵在半岛的铁票仓,马华在历经两届大选的华人海啸洗礼后,仅有的7国11州的其中4国2州就来自柔佛,加上柔佛共有26国56州的总席位,和霹雳同是半岛最多议席的州属,对国阵要执政来说影响重大。
  
柔佛有众多在任的部长和副部长人马在这里老树盘根,多年来投入不少心力经营,反风向来不盛,尤其是垦殖民区更是雷打不动,这和反风强盛的霹雳截然不同,让国阵信心满满能轻松守住柔佛。
  
“得柔佛者得天下”,希盟这次尽遣能将围剿柔佛,尤其是民行党更是对准马华来打。国阵显然高估了自己在柔佛堡垒的牢靠度,也低估了马哈迪对马来选民的影响力,终究被淹没在这场全民海啸中。
  
落马的包括多名部长级人物和政党党魁如原任卫生部长兼国大党主席苏巴马廉,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副部长兼马华副总会长蔡智勇。
  
巫统方面更是损兵折将,内政部副部长努嘉兹兰失守埔莱国席,还有麻坡国席、土团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击败原任首相署副部长拉查里。原任国会议员兼天然资源及环境部副部长哈敏沙慕礼也在礼让国席败选。就连坚称柔佛没有马来海啸的看守州务大臣莫哈末卡立也在国州皆输,还让对手轻松获胜,被选民狠狠打脸。

2018-05-11 johor MCA vs DAP.jpg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与对手民行党的刘镇东在投票站相遇。(联合早报)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在亚依淡国席的“王王对决”中以303票险胜民行党的屠龙手刘镇东,也是马华全国竞选39个国席中硕果仅存之人,赢得并不好看。
  
既然连最有把握的柔佛也守不住,国阵全国兵败如山倒也是必然的。

受新加坡影响 柔佛求变力度强劲

新马多年前本一家,以柔佛和新加坡的关系最密切,可惜两国人民的地位因国家繁荣程度而不“相等”,马来西亚人来新加坡主要是为生计,每天塞车往返,相反的,新加坡人到柔佛消费居多,流量随新元和令吉的兑换率而起伏。

2018-05-11 johor causeway 2 .jpg
新柔两地民众往来密切,长堤交通十分繁忙。(每日新闻)

看着新加坡的繁荣发展和安稳,反之自己国家却不断闹出丑闻或发展不如人,都加剧柔佛人的民怨,渴求资源和土地相对占优的柔佛能仿效或跟上新加坡的发展节奏,也就更坚定了马国人求变的决心,希望能追上新加坡的繁荣,学习井然有序的治国制度,以及让马国人最为羡慕的良好治安。
  
若说马哈迪的家乡吉打是马来海啸的起点,那每天往返新加坡讨生活的成千上万马劳则是全民海啸的源头,尤其是华人反风最强盛,无不排除万难地回乡投票,把这股反风带到全马各处。
  
国阵不管是真的没察觉,还是选择对民怨视而不见,抑或是自信过高,认为自己的江山是无法撼动的,那这次大选就用血淋淋的代价来换取最好的教训。

柔王室加持也枉然

在马国王室中,柔佛王室可说是最受子民爱戴的,在老马担任首相的22年期间,几乎和所有王室都“结怨”,柔佛王室的牙齿印是最深之一。

2018-05-11 Tunku Ismail.jpg
柔州王储东姑依斯迈 (互联网)

柔州王储东姑依斯迈选前曾发表“船无需换引擎”论调,反对联邦政权更迭。“如果船还能够良好运行,就不要更换引擎。不要更换船长,而是允许苏丹和我为你们引导这名船长。”
  
他也同时挑起过去马哈迪削弱王权的旧事,挞伐马哈迪为 “阴险”不可信的人。不过从大选结果看来,就算备受欢迎的王室出头,也没能为国阵加持。
  
东姑依斯迈昨天在面簿恭喜胜选的各个政党,但仍不忘重申王室的地位说:“我给你们的劝告是,永远不要忘记柔佛是一个拥有本身主权、文化和特殊处事方法的州属。我们这些服务柔州的人,事实上是人民的仆人。身为服务柔州苏丹政府的仆人,务必把捍卫柔州的主权与和谐放在第一位。”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较早前则上载视频吁请国家元首尽快委任新首相,以便组织新的联邦政府。“我希望国家王宫今天就委任新的首相,因为这是人民的利益,而不是我的利益或者个人的利益。致所有的子民,身为柔佛民族,你必须接受人民的声音,组成政府。为了我的子民的利益,我不再浪费时间,并将和新政府合作。”


一软一硬的态度,既向老马伸出橄榄枝,也亮出维护王室尊严和提倡政权合平交接的立场,以维持柔佛的稳定。
  
对希盟政府来说,柔佛可是相当重要的州属,当务之急是要维持稳定,让柔佛人“马照跑,舞照跳”,待新政府稳定下来后才来探讨如何大刀阔斧也不迟。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