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是“令伯”的路,我爱怎样就怎样!

更新:
2018年04月27日 20:42
Clementi Accident
金文泰恐怖车祸现场。(新明日报)

这种思维很要命。

红蚂蚁今早起来看电视、滑手机,原本睡眼惺忪的,一看到金正恩跨过“三八线”的直播画面,就被韩朝这场来之不易的外交大秀深深吸引,睡虫全被小金那圆滚的身躯给赶走。

然后又看到《联合早报》报道说,未来五年,我国大部分十字路口将安装“红黄绿”三色右转箭头交通灯,驾车者必须等到“绿色箭头”亮起后才可右转。蚂蚁还来不及刷牙驱走一晚的口臭味,就忍不住开口喊了一声:“好!”

陆路交通管理局这次算是快手快脚,针对网上请命做出回应。

Petition.png
请愿书网站截图。(change.org)

过去一星期,三起车祸就夺走五条人命,其中两起涉及右转车辆的致命车祸,有网民这周发起请愿书,吁请当局检讨交通灯规则,至今已有超过1万6000多人签名支持。红蚂蚁也举双脚赞成,但是红蚂蚁的邻居红蟑螂却为这事和红蚂蚁斗嘴。

改进交通灯右转设置,好!

蚂蚁是这么看的。只有当右箭转绿时,右转的车子才能转右,这“一刀切”的做法可以避免司机因为视线被挡,或者因为判断失误而冒险右转,然后和前方直行的车子撞个正着。

还有,红蚂蚁最讨厌那些性子急的司机了,动不动就按喇叭,催着前面的车子右转。按到那么爽,我撞车,你负责吗? 你是赶着去见人还是见鬼啊?

20180428-accident screengrab.jpg
金文泰车祸视频截图显示正在右转的德士被直行的轿车撞翻。(互联网)

红蟑螂不服气,咬了咬桌子说,这样太白痴了。没有车子的时候就右转啦,干嘛还傻傻地等,这样会在繁忙时间造成更严重的交通阻塞。凌晨两三点,马路上没车子,你也像傻子那样等右箭转绿吗?你以为新加坡人都像你这么傻?新加坡政府是管得太多,但新加坡人没有被管傻好吗?

红蟑螂牙尖嘴利,但蚂蚁还是坚持,在人命面前,时间是渺小得不能再小了。就那几分钟、哪怕是十几分钟的时间,能抵得过一条人命吗?用膝盖想就知道了。

20180424-Bt Timah accident (ST).jpg
在武吉知马的致命车祸中,同样涉及一辆准备转弯的马赛地和一辆直行的巴士,马赛地的23岁后座女乘客送院不治。(新明日报)

红蚂蚁和写那篇(《恐怖车祸频频发生,老人家看了怕怕》)的阿伯一样,看到那些车祸视频就怕怕。虽然在新加坡开了二十多年车,一想到那些车祸画面,双脚就直发软。

社会太浮躁 大家都把公路当“令伯”的路

马路何止如虎口,简直就是虎胃了。以前开车都好好的,现在怎么变成这样?红蚂蚁觉得,就两个字:浮躁。

社会越来越浮躁。随着人口增多、车子增多,各种现代科技工具又不断涌现,马路变得比以前更拥挤了,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慢一秒钟就要了他的命,马路就是现代都市的生活缩影,每个人都把他的个性投射到马路这块大荧幕上。

很多人把马路当成自家路,不只是开车的人,行人和电动滑板车骑士全都一样。“令伯”爱怎样开车就怎样开车,“令伯”爱边过马路边滑手机。“令伯”的电动滑板车爱怎么冲就怎么冲,后座乘客不爱绑安全带就死都不绑。这样能不出事吗?

20180427-escooter.jpg
越来越多人踩着电动滑板车就敢敢上路。(互联网)

当人人把马路当自家路时,公路上的陷阱就变多了。除了右转,斑马线也是另一个危险地带。红蚂蚁的“‘马路历险记”故事说也说不完。最惊险的一次是,车子开到斑马线前的一两尺,一个电动滑板车骑士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还好蚂蚁速度不快,紧急刹车,但已经吓出一身冷汗来。

电动滑板车速度快,目标又小,拜托,自己要懂得在过斑马线之前放慢速度啊,开车的人是铁包人,你是人包铁,谁吃亏呢?红蚂蚁现在学乖了,靠近斑马线的时候,一定要把视线范围放得比过去要宽至少20度至30度,以距离来计算就是左右两边多看十米左右吧,以免看漏了那些到处钻的电动滑板车,特别是有的人还穿黑色或深色的衣服,灯光不好真的是看不见的。

20180427-jay walk.jpg
新加坡有不少人喜欢自由横过马路。(海峡时报)

行人过马路也请替别人想一想,不要边走边讲电话。红蚂蚁坐在车内还亲眼看过这么一幕。一个auntie在“绿人”亮起后正要过马路,一个电单车骑士在等她走过之后要左转,但是这位auntie却慢条斯理地一面走路一面讲手机,结果电单车骑士不耐烦了,故意“唰”的一声冲过去,距离auntie身后大概只有10cm。auntie感到背后一阵凉风吹过,回头望了一眼,然后继续讲电话!

还有啊,那些在高速公路上一连“割”两三个车道又不打信号灯的、那些宁愿在你车屁股闻屁味又死都不肯超车的、那些一面看手机、一面把车开得歪歪斜斜、不断踩出白线的,全都是该骂的祸害。还是那个老问题:这是公路,全名叫做公共马路,不是你家的路,如果不尊重别人使用公路的权利,那请不要上路,免得成为公路“不定时炸弹”。

搞个“马路慢活运动”吧

说了那么多,红蚂蚁总结一下“改善公路使用”三部曲:第一步是从防范角度出发,改善交通灯设置。第二步是从严惩震慑的角度出发,加重车祸肇事者的刑罚,特别是涉及人命伤亡的案件。第三步是通过教育和倡导,改变公路使用者的心态,不要以为整条马路都是你的。

20180427-RightTurn.jpg
不如让所有车辆来到路口都“慢行”。(互联网)

第一步和第二步都是治标,第三步才能够治本。所以,陆路交通管理局不妨发起一个“马路慢活运动”,或者在那些路边的大告示牌上,时不时亮出口号,提醒人们尊重别人的马路使用权。比如说:“这是大家的公路,不要以为是你阿公的路”,“把马路当“令伯”的路,那可能就是死路一条”。

社会越是浮躁,我们越是要静下心来,又不是赶着投胎或是赶着上天堂。红蚂蚁喜欢咬人,但在路上开车,还是乖乖地采取“防卫式开车法”,时刻盯着前后左右的路况,一看情况不对就放慢,你嫌我慢就请超车,我绝不会被逼开快车,然后开到双腿发软。

我们已经进入共享经济时代了,什么鬼都可以喊着要共享,车子、房子甚至什么男女朋友都可以共享。但从N年前就已经是“共享”的公路,我们竟然是越来越不会“共享”。该好好共享的不会共享,还一直去搞些什么鬼“共享”新玩意,这是不是也太反讽了?马路是“令伯”的路,我爱怎样就怎样,这种思维真的很要命。你不要命,红蚂蚁还要命的。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