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9日大对决 一场历来最看不清的马来西亚大选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4
Mahathir & Najib Election
马来西亚大选将至,首相纳吉(右)和前首相马哈迪的对决,很快就会分出胜负。(海峡时报)

隔代首相的对决。

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今天宣布,第14届大选的提名日将在4月28日,投票日在5月9日,竞选期长达11天。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和前首相马哈迪的对决,很快就会分出胜负。

20180410-Malaysia Election.jpg
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今早召开记者会公布马国大选日期。(海峡时报)

事实上,国阵和反对党的选举机器老早已经开足马力,尤其是国阵和巫统,能派的钱都派了,接下来肯定还有不少甜头要给选民。

希望联盟的民主行动党宣布派出几员大将到国阵桥头堡柔佛州的马华公会堡垒区,要将几个重量级人物扳倒,要一举歼灭这个老牌华基政党。土著团结党的命运多舛,在国会解散前两天(5日),其注册被社团注册局宣布暂时撤销。然而,这也成为希盟决定在大选中统一旗帜的临门一脚,四个成员党决定在安华的人民公正党旗下参选,投票时皆使用“蓝眼”标志。

第14届全国大选堪称竞争最激烈,也是最难以预测的大选。首先,马哈迪第三度退出巫统,还与儿子慕克力及被纳吉撤职的前副首相慕尤丁联合成立土著团结党,与10多年宿敌安华和解,强强联手尝试推翻巫统和纳吉政府。纳吉和巫统对形势不敢大意。希盟宣布马哈迪为首相人选后,据称希盟的支持率上升了五个百分点。

纳吉大派红包 学者:不排除可能存在 “马来海啸”

20180410_news_msiage.jpg
马国上届大选时各政党旗帜林立的情景。(档案照)

纳吉和国阵在最近几天大手笔宣布多项大选红包。其中,国阵政府宣布14.6亿令吉(约5亿新元)的公务员加薪及福利配套,务必锁住160万名公务员的铁票。7日,国阵公布厚达220页的竞选宣言,针对14个领域作出351项承诺。

其中,一个马来西亚援助金(BR1M)加倍发放,家庭月入3000令吉以下的BR1M领取者,6月至8月可领取的援助金将翻倍,从400令吉增至800令吉;就连月入4000至5000令吉的家庭,也首次可获得援助金,一年可以领到700令吉。这说明纳吉政府确实看到人民对生活费高涨的高度不满。

20180410-Najib.jpg
纳吉与国阵成员一起高喊各种竞选口号。(法新社)

有学者称,这种撒胡椒粉式的买票从侧面反证选民确实可能存在反风,“马来海啸”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另一方面,社团注册局在最后一分钟“暂时撤销”土团党的注册​,显然是惧于马哈迪和土团党的威胁。马来西亚媒体报道,土团党已多次成功进入半岛多地的垦殖区和马来甘榜,主办的竞选集会和座谈会都吸引不少人参加。虽然还不知道这些支持会否转换成选票,但巫统和国阵不敢怠慢,要把“马来海啸”的浪头先行打散。

事实上,投票日选在5月9日​星期三,一个星期的中间,不上不下。马来西亚选民超过1400万,不少人在城市工作,但身份证上的地址还是家乡的地址,所以也登记为家乡的选民,大选时须在短时间内长途跋涉回乡投票,再赶回城市上班,而城市居民一般是反对党的支持者。因此,挑选周日为投票日,对投票率肯定有影响,这对国阵来说是利好。这再次显示国阵对选情缺乏信心,要靠这种低下手段来赢得选举。

马哈迪:国阵从哪里找3000亿落实竞选宣言?

从财政健康状态的角度来看,纳吉政府如此撒钱让人极为不安。钱从哪里来?若不是政府财政预算,就是各种政治乳牛了;前者是可以白纸黑字记录在案的开销,后者只能在政党和企业的账户流通。换言之,要么是纳税人必须为这些开销买单,要么是必须有更多的金钱政治。无论何种买单方式,羊毛最终出在羊身上,也就是选民及下一代要背负的债务。

20180410-Mahathir.jpg
马哈迪(右)接过竞选旗帜,准备在近期召开群众大会争取选票。(海峡时报)

马哈迪就抨击国阵要从哪里找钱来落实它的竞选宣言。据《当今大马》报道,马哈迪说:“这个竞选宣言底下总计要花费3000亿令吉,你从哪里找3000亿令吉来?你就连支付医院所需的药物费用,或给奖学金都没有钱。”虽然不知道马哈迪如何得出3000亿令吉这一金额,但相信也差不远了。

巫统和国阵有压力 反对党问题多 本届选举最难测

从纳吉政府派钱的手法来看,巫统和国阵明显感受到选民压力。虽然反对党似乎声势浩大,毕竟有一名在位最久、领导马来西亚工业化的前首相带队,还有两名前副首相,但纳吉政府也是对反对党极尽打压,反对党也因为自身问题而面临诸多挑战。

从过去五年的六次补选来看,反对党联盟面对的挑战一次比一次严峻。2014年民行党卡巴星车祸去世,民行党在5月25日的补选中守住槟城日落洞区;但在六天后的霹雳安顺补选,国阵打败守土的民行党。有“日落洞之虎”之称的卡巴星去世,可能让民行党获得同情票,虽然投票率只有56.3%,但民行党得票率还是上升了10个百分点,多数票上升了22.4%,这是相当不错的成绩。安顺补选是一场50对50的选举,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仅以238张多数票胜出。

在2015年和2016年的四场补选,国阵和公正党分别保住它们的选区。这四场补选可以进一步看出选票走势端倪。2015年5月5日的云冰补选,伊斯兰党以消费税课题猛打国阵,国阵虽然仍赢得这个彭亨东部的乡下选区,但得票率下降5.3%。两天后举行的槟城峇东埔补选,旺阿兹莎再次代夫守土成功,但得票率微跌1.2%,主要原因是投票率下降,使得反对党的得票跟着下降。

2016年6月18日举行的霹雳瓜拉江沙和雪兰莪大港两场补选,国阵成功守土。这两场补选是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去世及内部分裂后,该党首次参加补选,对手除了国阵,还有从党内分裂出去的专业进步派成立的国家诚信党。在瓜拉江沙,伊党和诚信党分别得票24.4%和20.9%;在大港,分别得票21.8%和24.0%。从某个角度来说,诚信党的在半城乡选区的支持率与伊党不分上下,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是三角战,反对党不可能胜出。

伊党与巫统眉来眼去 局面更不利希盟

过去两年没有任何补选,所以难以推断朝野联盟的实力转移。不过,到目前为止,希盟似乎陷入被国阵压着来打的局面。

首先,伊党已转向,同巫统合作。因为巫统“放水”,让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欲修订伊斯兰刑事法刑罚的私人法案在国会提呈,伊党似乎感恩于巫统,虽然两党没有正式合作,也没有像1972年般加入国阵,但伊党的矛头明显不再对着巫统,而是对着希盟。

Abdul Hadi Awang.jpg
伊斯兰党(简称伊党)主席哈迪阿旺(Abdul Hadi Awang)。(互联网)

不排除伊党跟巫统达成秘密协议的可能性,毕竟伊党自知在吉兰丹的势力因内部分离而江河日下,伊党极有可能在来届大选无法在丹州赢得过半数州议席而执政,它需要其他政党的支持,最有可能支持它的就是巫统/国阵。

丹州有45个州议席,伊党控制31个,国阵12个,希盟两个,除非伊党能保持阵势,否则它需要国阵的支持才能继续执政丹州。巫伊眉来眼去的另一证据,是伊党在国会与政府站在同一阵线,支持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

选区重划 “杰利蝾螈”最明显的一次

在马来西亚最富裕的州雪兰莪,形势在选区重划后变得极不明朗。雪州有56个州议席,希盟控制29个,伊党13个,国阵12个;如果希盟在来届大选胜出的议席减少,伊党和国阵合作就有可能执政雪州。希盟的议席并非不可能减少。这一次选区重划是“杰利蝾螈”(Gerrymander)最明显的一次。

选委会把雪州五国席九州席改名,改名会让选民无所适从,可能错过投票。改名的另一个原因是把一些住宅区的选民划如另一区,以致选区名必须改。而雪州改名的选区,都是反对党控制的议席。另一个冲击更大的是华人区更华人,马来人区更马来人。

也就是说,反对党胜算较高的区应该保得住,但那些反对党胜算较低的区则可能有利于国阵。此外,反对党控制的选区选民人数也大增,以致最大选区的选民人数是最小选区的四倍。

据《透视大马》报道,雪州政府智库达鲁益山研究所副主席莫哈末里祖安根据2013年大选的结果和投票倾向推断,国阵有望在来届大选赢得20州席,伊党九席,民行党和公正党分别得15席和12席。这么一来,如果伊党支持国阵,国阵就能以29席对希盟的27席,执政雪州。

希盟要守住雪州政权,唯一办法是动员支持者都出来投票,才能化解“杰利蝾螈”的负面作用。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