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不吭声,就辜负纳税人的钱!

更新:
2018年03月09日 21:42
公务员
(谢静怡制图)

有话要敢敢讲。

嗯哼!又是周末,那家煮炒摊又要人满为患,阿伯和几个老友记老马识途,早早就霸位点菜,几个钟头下来,留得满口饭菜香,一嘴啤酒味,哈哈!人生一乐也。

煮炒摊半年前生意还没有那么好,后来请了一个女员工,常给老板提意见,也很爱向我们这些老饕问饭后感,本来以为她只是随口问问,结果下次再来,之前那些缺点都一一改进了,我们才发现她是认真给老板提供市场调查,于是对她刮目相看,天天都想去看看她--嗯哼,不许你问为什么!

当然,阿伯们车大炮的时候都会给她的工作打很高的分数,但是大家后来也谈出一个结论,就是那个会听她意见用心改进的老板才更了不起。不过到底谁比谁更了不起,阿伯们分成两派,至今还没有争论完,有结论再跟你们说啊。

老实说,这个问题太深奥,怎样的员工才是好员工?阿伯可不能说出像“每一所学校都是好学校”那种随口掰的话来回答自己。阿伯大半生认识不少老板朋友,听过的管理和经营故事不多不少,很多朋友都说了一个共同点,好员工一定会指出老板的错误和公司的缺点,帮助公司改进。好的老板也几乎一样会接受员工的指正批评,那些生意越来越大,做得长久的,好像都是这样。

那些半辈子只能守住一家小店的,你去了解一下,那一定对别人的意见没有兴趣听,守得住几十年已经不错了,多数都在经济转型时收摊了。

小商店小公司要这样的员工,政府部门也需要这样的公务员才对啦。

前几天看报纸的国会新闻,看到有议员说到要政府“放下身段聆听”公务员的尖锐问题,不同观点,还要公务员“改变害怕提出异议的风气”,阿伯的朋友们都哈哈大笑。人家私人公司最怕员工只知道拿薪水不提建议,我们的公务员薪水比私人高,甚至高很多,却不敢提异议?那不是说明现在那些公务员的老板很没有度量?怪不得一些公家部门的事情老是出状况,或者长期没有改进。

阿伯听说,新加坡公务员很多都是高材生,尤其是那些“大粒”的,他们本身就很聪明--越“大粒”越聪明,至少比阿伯聪明--十几岁在学校就做很深很复杂的作业,进入政府部门又到处接受训练,还有出国考察,懂很多“索溜身”(solution,解决方法),所以会做出来那么成功的ERP(公路电子收费系统),那么有效率的机场,如果他们那么多头脑集合在一起,肯定没得顶,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

但是为什么又不敢提异议的问题呢?

想来想去可能是几个原因:有些老板不喜欢下属提出比自己聪明的想法;有些想轻松过日子的老板不喜欢下属提意见之后自己要去面对;有些老板只想做好自己老板交代的事情,没兴趣自动改进工作。当然还有其他可能啦,总之,不喜欢下属讲太多的老板一定很赶得上时代,现在的时代都讲究“工作-生活平衡”的嘛,这些公务员老板当然也知道要平衡工作与生活,才对得起那么多的薪水啦。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啦对不对。

阿伯小时候有个很有智慧的邻居大哥说过一句话: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好像是说读书人低头苦读那么多年,考到状元就可以出名了。现在的孩子读书比以前辛苦得多,好不容易做了官,薪水越来越高,不想那么辛苦也是可以理解的啦。

欸,不过想想也不太对。如果大家就这样看到政府部门出错都不讲,或者发现什么问题不主动想去解决,发现什么政策不对劲不去指出来,不是害人民倒霉?政府部门的工作那么繁杂琐碎,想也知道会有各种漏洞的嘛,甚至在制定政策的观念方面,也可能违反人民的利益或者意志,硬硬来,公务员不吭声,不是很辜负纳税人的钱!

既然议员都提出来,说明这个现象是存在的。果然教育部长(高等教育及技能)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也回应了,不过他好像说了一句“公共服务正经历变革”这样的话,阿伯的智慧暂时捉不到球,也不是暂时,阿伯老了,可能永远捉不到球,因为太深了啦,阿伯先追连续剧,不想追究。

做生意的人一定知道,有问题就要快点解决,大家一起开会出意见,而且不能浪费时间讲废话。制定“索溜身”就去动手做,谁也不能开溜。阿伯希望我们的公务员部门也能这样。

最明显的例子是,医院常常人满为患,老人家运气不好就要在临时病床待上一两晚,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没得好睡,而且又不是像一些国家医疗很便宜。苦啊。这个问题那么多年都解决不了,那些关联的公务员肯定辜负大家给他们的薪水啦,欸,能不能请讨债公司要回一点啊。
  
有智慧的邻居大哥说过,古时候读书人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意思就是拿了钱就要把事情办好,道理非常好,全世界都同意。现在没有皇帝了,那个“君”是谁--这是咖啡嫂都懂的喔--食君之禄的现代公务员一定要搞清楚,不是你的部门老板,也不是部长总理甚至不是总统啦!
  
喏!看过来一下,看到我的手指没有?对了,就是令伯......欸,sorry啦,差点讲粗话。就是我们人民啦。OK?tankyuu very machii! 
  
记住啊,公务员,该讲话就要大声讲,不要像一些高级公务员,等到退休了赚得家产满满了才来写回忆录爆料,时过境迁了啦,有屁用!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