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大法律 天涯海角也要追到你

更新:
2018年03月02日 12:26
Roach vs Shanmugam
(谢静怡制图)

Don't play play。

追你追到烦死你、总有一天等到你…..

看官,这不是文艺小说的书名,也并非流行歌曲的歌名,而是新加坡法律的“主调”。

用正经八百的话来解读,这是人人平等、一视同仁的法律精神。

用通俗浅白的话来说:在这里犯法,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不管你是何国人士,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就算你跑了多少岁月,一定会追你追到烦死你;而执法机关也会总有一天等到你,将你绳之以法,要你为所犯的罪付出代价。

环顾世界各国或地区,不同的罪行有不同的“时效”。案子逾期未侦破,即告失效,涉案人的罪行也“一笔勾销”,回复自由身。唯有在新加坡犯法,官非缠身,刑法如影随形,“时时有效”,摆脱不了。因此,严刑峻法,闻名于世。

也正因为“小红点,大法律”的威名远播,时而招惹向来以“人权”挂帅、博取“名声”的一些国家与地区,议论纷纷,甚至加以“干涉”。

2016年发生的“一张字条打抢渣打银行3万新元”的案件,因为嫌犯逃去英国,新加坡政府为了将对方引渡回来绳之以法,不得不答应英国政府的要求,保证免除对方的鞭刑,结果哗然之声,充斥网上。

20180228-James Roach.jpg
“一张字条打抢渣打银行3万新元”的加拿大籍嫌犯大卫 · 罗奇(David James Roach)。(海峡时报)

大家由此案,想起了美国青年迈克菲的案件。迈克菲在18岁那年,从美国来这里的国际学校求学。1993年,他跟一群年纪相仿的伙伴,恶意破坏了十多辆汽车,面对百多项蓄意破坏公物以及恶作剧等控状。他后来判坐牢4个月兼挨鞭6下。

没想到,鞭刑刚判,屁股未打,便已掀起轩然大波,美国政府为他出头,多番上诉与交涉,鞭刑减为4下。

20180228-Michael Fay.jpg
1994年6月21日上午8时20分,美国青年迈克菲(Michael Fay)踏出新加坡女皇镇拘留监狱,重获自由。迈克菲(中)出狱,立即吸引国内外新闻工作者的团团包围,他的生父乔治菲(左)和继父陈马科(右)连忙为他开路。(联合早报)

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以大欺小,以强制弱是不争的事实。早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我国对毒贩刑罚之严厉,凡有毒贩被判绞刑,总是引起他国的不满与抗议,远近国家皆如此。

直到90年代中期,好几起重大刑案,将新加坡司法暴露在国际舞台上,面对严峻的考验。除了迈克菲的“鞭臀风波“之外,备受关注的还有菲律宾女佣弗洛尔(Flor Contemplacion)因为两项谋杀罪被判死刑,掀起新菲两国前所未有的外交风波。

弗洛尔是在1991年在武吉班让组屋谋杀4岁小主人以及小主人的菲佣蒂娜,她在1994年判了死刑。隔年适逢菲国大选,该国反对党与另有居心的政客,竟然要为她“翻案”,最后还出动美国,连同新菲两国组成法医团队,远赴菲律宾,开棺重验蒂娜的遗骸,最终证明我国的判断是正确无误的,一场风波才告平息。

20180228-Flor Contemplacion.jpg
经过三年多次审讯与复审,高庭于1994年4月25日判38岁的菲律宾女佣弗洛儿·孔蒂普拉西翁(Flor Contemplacion,中)死刑。上诉失败的死囚弗洛尔于1995年3月被正法。(新明日报)

另一起轰动遐迩的冷血案件发生在2002年。乌节路豪杰大厦发现车藏双尸,案子主角是住在新加坡的44岁英国籍财务顾问迈克尔(Michael McCrea)。他涉及谋杀其46岁的私人车夫许乃元跟许的30岁中国籍同居女友兰雅明。

迈克尔过后与新加坡籍情妇奥德丽,双双逃离新加坡飞英国,警方向国际刑警组织求助,通缉两人。奥德丽落网后,迈克尔又逃去澳大利亚。

20180228-Michael McCrea.jpg
豪杰大厦双尸案被告迈克尔·麦克雷(Michael McCrea)出庭面控时西装笔挺,脸上还显露笑容。(联合早报) 

追踪了三年后,政府向澳洲保证不判迈克尔死刑,好不容易将他引渡回来,判他两项误杀罪成,总共坐牢24年。要是当年没答应澳洲的请求,迈克尔或许还逍遥法外,而在新加坡遇害的两人,唯有含恨黄泉之下了!

至于渣打银行劫案,如今进入了司法程序,无法也不宜评论。

以上几起案件,确实反映了我国政府坚守法治精神的原则,关键在于东西方文化价值观的差异,以及各国法律条文的不同。我相信政府要释放的信息是:要融入我们这个法治法办的社会,一定要严守这里的法律。

否则,对于犯罪分子,必定追你追到天边!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