佘雪玲回归,让人想起本地政坛“美女刺客”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美女刺客
(左起)李丽连、佘雪玲和陈佩玲。(谢静怡制图)

说到底,选民也不管你是不是美女,岁数多少,能不能为他们做实事,才是最关键的。

国民团结党前党员佘雪玲近日重回公众视线,自媒体曝光她以工人党义工的身份活跃于东海岸集选区后,关注者纷纷猜测她有意重返本地政坛,并在来届大选披工人党旗上阵。

今年是新加坡女性政治人物取得突破的一年。政府内阁终于同时有两位女部长——傅海燕和杨莉明,哈莉玛更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总统。而这位在2011年大选时刮起旋风的美女刺客回归,似乎给本已热闹的本地政坛增添气氛。

“美女刺客”策略由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开创。他在2005年的大选中推出包括小池百合子在内的多名年轻女候选人,并成功让她们当选。这种竞选策略震撼日本政坛,各国各党派随后纷纷效仿。

用年轻女候选人吸睛,这招不是什么新奇事,但小泉的奇招的确收到成效。佘雪玲重新露面,让怀旧的红蚂蚁想起了昔日本地政坛其中三位最有话题度的美女刺客:佘雪玲、陈佩玲和李丽连。

佘雪玲(31岁,前国民团结党第二助理秘书长)

20171215seah.jpg
(资料图)

24岁的你在做什么?忙着拍拖、毕业、做职场新鲜人?24岁时的佘雪玲已经代表国民团结党,竞选2011年大选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席,也是当年最年轻的候选人。佘雪玲长相甜美、善于沟通,并以“美女刺客”的形象备受选民瞩目,也大受年轻人欢迎。就连红蚂蚁那些原本对政治和选举冷感的同学们,当年为了现场一睹佳人风采,不辞劳苦从西部的大学坐一个小时地铁,就是为了赶去东部群众大会看她发表演讲。结果听完回来告诉红蚂蚁,“虽然忘了她的政纲,但她能很自然地和台下公众互动,有大将之风。”

她有多红?话说2011年时,政坛人物用社交媒体展现和宣传自己的运作远没有现在普遍和成熟。而佘雪玲选举期间设立的面簿专页,就有超过八万人按赞,比人民行动党对手陈佩玲足足多20倍,

先后就读加东修道院女校、丹绒加东中学、维多利亚初级学院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传播系,年轻的佘雪玲就像武侠小说的江湖传奇,去到哪里都是焦点,也帮助首次出战马林百列集选区的团结党斩获43.36%的得票,虽败犹荣。

佘雪玲于2014年退党后,到曼谷发展广告事业,淡出公众视野。《海峡时报》报道,佘雪玲在2015年大选后,就加入工人党当义工,今年初开始与工人党走访东海岸集选区,在勿洛分发食物给居民。她也参与了工人党为创党60周年推出纪念特刊的部分撰写工作。

2011年大选也就是六年前的事,大部分人对佘雪玲依然印象深刻。因此她这次重新回归,引人关注。有网站还专门制图,迎接她回来。

雷神和锤子很搭吧。就看她会不会真的拿起锤子了。

陈佩玲(33岁,人民行动党麦波申区议员)

说完佘雪玲,绝对不能不提在2011年和她在同个选区激战的人民行动党对手——陈佩玲。当年的舆论有些双重标准(可能现在仍是),同样是年轻貌美的两位新人,网民大赞佘雪玲“年轻就是本钱”,但比佘雪玲还年长的陈佩玲却被批评样貌举止稚嫩,缺乏人生经验,尽管她在当时已在基层服务长达七年。

陈佩玲提着名牌包Kate Spade拍照上传个人面簿、在党内活动上跺脚等行为,都被网民捕捉,还不忘嘲笑“爱慕虚荣”和“不成熟”,以致于那段时间红蚂蚁带同品牌的包包出门,都有可能被同伴开涮。

20171215_tinpeiling.jpg
陈佩玲当年提着名牌包拍照(左)上传个人面簿被骂“崇尚物质”。云过风轻,她在2012年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筹款晚宴中,捐出这个曾引起争议的包包。(谢静怡制图)

由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领军的马林百列集选区最终胜选,陈佩玲又被指责是躲在羽翼下“保送”进国会。可想而知她的压力有多大。她在之后的采访中曾说,面对外界负面舆论深感压力,靠吃虾酱鸡解压。

为了专心照料麦波申区居民,陈佩玲当选后就辞去安永咨询公司高级商业顾问职务,成为全职议员。麦波申区多达三分之一选民是50岁以上,陈佩玲发挥双语优势,多跑基层,多为听年长者心声,为他们做实事。渐渐质疑声就变成赞扬声,连李显龙总理都特别点名赞扬,说她虽然是最年轻议员,却能与年长居民打成一片。

四年多的耕耘,赢得了居民的支持。麦波申在2015年大选被划分出来成为单选区后,陈佩玲单枪匹马迎战,取得65.6%选票,高票当选。

红蚂蚁跑去看看,陈佩玲的面簿专页有三万多粉丝了。

说到底,人家也不管你是不是美女,岁数多少,能不能为他们做实事,才是最关键的,不然选区捧着个花瓶,还是没用。

李丽连(39岁,工人党榜鹅东区前议员)

工人党中委李丽连,读书时成绩一般,却成为了我国自1968年以来,首名入主单选区的反对党女议员。

出生在小康之家的李丽连,从小与父母和两个妹妹居住在罗弄榴梿的一间三房式组屋。她的父亲是名仓库管理员,母亲则是家庭主妇。打从15岁在圣婴念中学起,李丽连便开始教补习,赚取自己的零用钱,减轻父亲的负担。她之后升上义安理工学院,接着考取了澳大利亚科廷科技大学(Curti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商学士学位,主修市场营销。

李丽连并不是崇尚精英主义的我国社会所培养出的精英,却在2012年榜鹅东单选区补选中帮工人党打了一场相当漂亮的胜仗。

工人党2011年推当时的新人李丽连参加大选时,也是希望她能当一名“美女刺客”,起奇兵功效。但她以41%选票败给人民行动党候选人柏默。

结果柏默陷入婚外情丑闻辞职,李丽连在2013年在补选中,以邻家小妹的朴素平凡,加上先前选战时积累起来的人气,大打亲民牌,呼唤起民众对选“和我一样的人”当代议士的意识。这位被选民昵称为“阿连”的金融机构培训员一户户做家访,和选民握手拥抱拉票,美女魅力没法挡。

20171215lee (1).jpg
(资料图)

结果在那场著名的“平凡人对战精英”的补选中,李丽连击败行动党空降的专科医生许宝琨和另外两个政党的候选人,成功当选,还刺响了执政党的警钟。

当选榜鹅东单选区议员的工人党李丽连第一次接见选民时,有近200多名公众到场围观。据《联合早报》报道,还有六个裕廊东居民还结伴到榜鹅东一睹她的风采。

本地最大反对党工人党今年庆祝创党60周年,党魁刘程强宣布新一代领导团队将接棒。李丽连虽没能在2015年大选中捍卫榜鹅东议席,但仍是党中委,也是备受看好可接棒的新领导团队成员之一。

2011年大选中,“美女刺客”战略颇有成效,但此后似乎是选民热度下降,2015年大选中,工人党派出年轻“美女律师”何廷儒,国民团结党也引进新人林彤臻,外形出众引起关注,但最终并没有取得想象中的效果。

根据国会数据,直到2001年大选之前,我国每一届国会的女议员最多只有四人,在1972年到1984年间,国会一个女议员都没有。而目前国会的女性代表还不到四分之一,我国总统哈莉玛和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也多次表示本地政坛仍有不少女性参政的空间。

“美女刺客”出马,不一定包赢。但有女性参与竞选,总会提高关注度,也给男性当道的本地政坛注入一些平衡,拜托来多点像佘雪玲一样敢去挑战现状的候选人,而不是那些光说“是”的议员,红蚂蚁就放心,选民也开心了。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