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我钱不够用 政府还要多讨“家用”?!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5
Merlion pondering on GST hike
(谢静怡制图)

大家都认为一定是起消费税,有说从7%起到8%,也有人说起到10%,“一次过!” 欸,阿伯想到10%GST,忽然脑袋一片空洞,眼前一阵黑。

最近夜里天气凉爽,睡得香甜,早晨精神也好,偶尔看报看电视有些精彩内容,一天的心情便开朗起来,就算下午碰到楼下那个阿笑(疯子)乱骂人,阿伯也能一笑置之。

唉,不过好景不长。昨天早上看报差点让阿伯带着轻微白内障的眼珠蹦到饭桌上。人民行动党大会新闻的大字标题写着总理说《政府增税是“迟早的事”》,让早晨醒脑的南洋羔呸(咖啡)霎时间变得苦涩中带酸。

其实在两年前的大选后,小时候那个有智慧的邻居大哥就说,行动党赢得太“水”(福建话漂亮的意思啦),恐怕老百姓的日子就不“水”了,他是说加税啦。现在证明大哥真是了解政治的人。

政府开支增多 具体数字应公开

总理说政府的开支增加很多,基础建设、社会安全网、医疗护理等等。阿伯回想这两年,政府的确实行了很多计划,什么特别就业补贴啦、技能创前程补助啦、中小企业和起步公司补助啦、加薪补助、公司税回扣等等,还有到处在加宽水沟、下水道啦等等,当然这些都是国家长远的建设,必须投资。但是报纸没有详细的数字——当然是政府没有提供给报纸啦,这点阿伯看几十年报纸很明白的——大家都不知道这盘账到底怎么算。

阿伯有个习惯,如果要认真想事情就把头歪一边,通常就想得出一些灵感来。昨天也一样,阿伯歪头想了一阵子,觉得一些事情不好理解,很希望大官们可以帮忙开示。

医疗费用“市价”怎么定的?

就像医疗开支,很多人都知道新加坡人大部分是靠自己的钱支付医药费,有工作的人几乎都累积了大笔保健储蓄在公积金户头里,动不了,医药费上涨,大家荷包也跟着穿洞,那么政府的支出“大”在哪里呢?

阿伯有去医院当然知道,每次看完医生的收据都列明政府津贴了多少,问题是这个数字怎么来的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要涨多少谁决定呢?大家知道新加坡医疗市场就两家被“规划”出来的集团,医疗费用的“市价”又是怎么定的?政府的津贴最终难道不是回到那两大集团?就不可以商量一下不要涨那么多吗?

新加坡没有白吃的午餐

说到社会安全网,新加坡男女老幼都知道“没有白吃的午餐”——打岔一下讲一段古,阿伯最早听到大人物讲这句话的时候,那时还很灵活的脑筋马上想到:那么晚餐有吧?那不是更好,晚餐肯定比较丰富的啦!

后来明白了当然只能苦笑——也联想到以前管社会福利的部长在国会问议员:福利多少才是够,小贩中心的一餐?还是冷气食阁,还是餐厅?这样反过来的大哉问,马上把议员的嘴巴堵住,也让阿伯由衷佩服部长大人的机智,马上明白政府跟以前大家庭的管家一样,持家不易啊!

管家喊穷是怕穷邻居借钱?

想阿伯小时候,隔壁隔壁的隔壁有个大户人家,请了几个留辫子的阿婶,有一个带头的管家操持家中一切。那管家平时看人都斜着眼,尤其我们这些没有穿过长裤的邻居,从来没有见他笑过。他见人总是喊苦,说钱不够用,远近邻居小孩都相信他们家过得很苦,没有读书的大人则听信他的话,以为主人家花费很大,生意不好老是亏钱,经常要跟银行借钱,日子过得比邻居们都紧。

有一天,来了几辆大罗厘,附近邻居都围过来看热闹,原来他们要搬家,只见工人从屋子里一箱一箱一件一件的搬东西上车。哎呦喂,我跟你讲,足足从早餐搬到晚餐才搬完咧!后来传说,他们是搬到红毛厝(洋房)去了啦。然后阿伯长大了,才听智慧邻居大哥说,当年那个管家一直在喊穷,夭寿啊,是怕我们这些穷邻居上门借钱啦!

嗯哼,不好意思,扯得太远了。阿伯生平最讨厌借题发挥指桑骂槐,扯得太远纯属老人毛病发作,别无他意。

说回社会福利,我们大部分国民既然事事靠自己,少数人又有各种宗教和慈善团体帮助,每年还有各种捐款,那么政府的支出多不到哪里的吧。

当然,阿伯不懂财政的计算,顶多会算杂货店的账,不过凭想象感觉社会安全网不应该是很大笔的开支才是。基础建设的账当然无法弄清楚了,不过近年来全国江山大兴土木,人所共见,无论那一条巴士路线都可以看到工地,那些当然都要钱,阿伯明理得很。

政府说过钱够用至2020年

然后阿伯又想到,每年财政预算案公布——你看,阿伯都有留意报纸新闻,看报纸是很重要的——政府财政都有盈余,没有亏钱啊。

深受爱戴的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在2015年上一届大选前公布财政预算案时还说,财政预算钱够用至2020年,没有加税的必要嘛。今年才2017年,所以大家都指望这三年内不会发生口袋破洞的事情,那么前天这个宣布……嗯,不行,阿伯不能再歪头想下去了,否则头会扭断。

猜猜消费税起多少?

阿伯又看了晚间报纸,又跟朋友聊天,大家都认为一定是起消费税,有说从7%起到8%,也有人说起到10%,“一次过!”

欸,阿伯想到10%GST,忽然脑袋一片空洞,眼前一阵黑,还好瞬间就消失恢复视觉,才没有被走廊死囝仔(熊孩子)的电动车撞倒。

回到家里,阿伯立刻点起三炷香,向菩萨祈求GST不要加到10%。菩萨每天看阿伯吃喝消费,一定清楚实际的物价,如果加到10%,咖啡茶水、饭面汤,那得加到多少钱才能吃一顿?阿伯偶尔还喜欢看电影,吃快餐,不是要水涨船高到不可想象了?而且没有多久前,水费才刚调高30%咧!

菩萨保佑 去向有钱人多收税啦

阿伯知道执政者挑担不容易,国家繁荣,安居乐业,都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只是在想,既然都说经济表现不错,今年会突破3%,政府又有盈余,我们的政府投资基金跟淡马锡每年又能赚取不少收益,是不是就不要加全面性的GST,不要放大打击面,冲击民生?万不得已,从别的税收去加,像外国的奢侈税之类,加多少阿伯都不介意。

就算政府真的缺钱,专家说GST每加一个百分点就可以增加15亿元,政府有缺那么多吗?

财政部长不要辜负大家啊!

阿伯当然不懂财政,只是从人情世故去想,为老百姓做事的人,理应对影响人民生活的事,从最小冲击去考虑。如果现在不缺钱,就不应该现在想着收钱,你怎么能预见将来什么时候缺钱呢?财政部长如果不能在影响百姓最小的条件下量入为出做好账目,是不是有点辜负大家呢?我们过去不也有过预算估计错误,结果盈余一大笔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阿伯朋友转来一篇中国媒体的报道,中国政府发出民生大礼包,要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直接受惠者是老人家,年轻人也不必再担心需要额外负担老人家的退休担子。看着看着,阿伯心有戚戚焉。

政府应该言而有信 可以不加就不加

真心希望加税的事情能够慎重再慎重,虽然每年都有各种补贴给基层人民,但中产阶级的担子也是越来越重,很多舆论说什么有选举考虑,不能拖,其实行动党根本不会下台,加税的事等到下一届再加,人们也可以理解,更可以证明行动党言而有信,这一届说不加就不加。

嗯,看来大家要多拜拜财神爷,让他帮财政部长想想办法,做出漂亮的预算案,不必动加税的脑筋。好不好,来啊,人民发啊!发啊!不涨价就是人民发啊!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