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晴是雨都出事,拿什么拯救你我的MRT?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5
SMRT
事故现场。(互联网)

《地铁惊魂记》湿版和干版都上演了,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更吓人的惊悚版,大家各自保重吧。红蚂蚁在这里弱弱地给许部长送上一句(自我)安慰的话:“That's life.”

唉,不信邪都不行。

昨晚红蚂蚁临睡前都已经想好了,今天一早爬出蚁穴写稿,一定要给许文远部长唱唱赞歌。部长昨天呼吁大家给公共交通工友“尊重与掌声”,红蚂蚁很是赞赏。

怎么知道爬格子爬到一半,一则突发新闻让蚂蚁决定做回蚂蚁该做的事,继续咬!

地铁东西线两列车追尾碰撞,至少29人受伤。没看错,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新加坡,而不是什么第三世界国家,震惊之余是难过。

下雨就淹水,放晴就碰撞,中邪了?

123.jpg
今早拥挤的环线碧山站月台。(互联网)

从10月7日到11月15日,短短五个多星期内,SMRT不论是晴是雨,都要出事。下雨就淹水,放晴就碰撞,一次又一次重创自身形象,冲击程度堪比2011年南北线大瘫痪。祸不单行的是,今早环线和东西线在繁忙时段先后发生故障,千名乘客挤爆环线碧山站月台。刚好又碰上初级学院举行“A”水准经济学考试,相信不少考生都在唾骂SMRT。

列车追尾的影响范围不断扩大。文礼站和大士连路站的双向列车服务从下午2点起暂停两个小时。裕群站和大士连路站之间明天暂停服务。南北线也受牵连,因为列车趟次减少,今晚和明天搭乘南北线需多花40分钟。

许文远:糟糕的一天 我们深感抱歉

20171115khaw.JPG
(视频截图)

陆路交通管理局与SMRT及新信号系统供应商泰雷兹(Thales)今晚就地铁追尾事件召开记者会。许部长公开道歉说:“今天是个糟糕的一天,不只对乘客不方便,一些人还受了伤,我们为此深感抱歉。”

来不及闪躲的两分钟

是不是中邪了?一个堂堂的区域交通枢纽,一个长期以经营世界级港口和机场为傲的国家,竟然落到如此田地。真的是要以这样的方式迎接我们的“地铁30”?今年是地铁启用30周年,原本值得敲锣打鼓庆祝,结果竟是走了衰运。

根据陆交局和SMRT发布的联合文告,今早8.18am,一辆驶向大士连站的地铁列车,因发生故障而在裕群站停下。一分钟后,8.19am,第二辆列车开到第一辆列车的后头并停下。再一分钟后,8.20am,第二辆列车“毫无预警地向前移动,触碰到第一辆列车”。23名乘客和两名SMRT职员受伤,大部分轻伤,伤者送往黄廷方综合医院或国大医院救治。

文告写得文绉绉。大白话就是,一辆列车撞上前方一辆停放着的列车,造成25人受伤,这整个过程就发生在短短两分钟内,从8.18am到8.20am。(下午最新消息说,伤者增加到28人。到了晚上,伤者又增至29人。)

据《联合晚报》报道,其中两名被送往黄廷方综合医院的乘客伤势稍颇为严重,需要坐轮椅就医。他们的情况在紧急部门被归类为“第二优先紧急”。据卫生部网上资料,他们的伤势可包括骨折、关节脱位、背部严重疼痛等。

初步调查显示:出事原因与新信号系统有关

陆交局有一个口号说,“ We Keep Your World Moving”。直译的话就是,我们让你的世界移动。话虽这么说,但也不可以随便乱动啊。不该动的时候千万不能动,后面那辆列车是怎么了?没看到前面有车吗?两辆列车之间的停放距离有多靠近?是不是信号系统出问题了,给列车发出错误的信号?还是其他什么人为疏忽?(红蚂蚁有猜中。晚上记者会传出的最新消息说,初步调查显示,新信号系统出现故障,导致第二辆列车误判与第一辆列车之间的距离,最终酿成追尾事件。当时两辆列车之间的距离为10.7米。)

还有“企业文化”问题没有说清?

麻烦LTA和SMRT好好去调查一下吧。看来,才刚听完碧山地铁站隧道淹水报告,媒体朋友接下来又要听部长报告裕群站列车追尾事件了。还有什么“企业文化”的问题没有说清吗?那就再说一次。还有什么维修人员造假吗?又有多少人在“特赦”中“认罪”?就请部长一次过,统统说清楚。地毯下还有多少藏污纳垢,再重新扫一遍。还有多少人是“自愿”坐上“一把手”大位的,也不妨再透露一下  。那些该下台又不下台的,就好自为之吧。

其实,红蚂蚁开始有点要可怜许部长了。他前天才去大士车厂视察,然后靠近大士那一端的裕群站就出事,真是邪门。

1993年地铁追尾153人受伤 当时社交媒体不发达

而且啊,记忆中,真不记得新加坡发生过地铁追尾事故,还以为今天是史上第一起。上网查一下发现,1993年发生过一次,而且情况更严重,153人受伤,百多人入院治疗。据《联合晚报》当年报道,一列东向列车进入金文泰地铁站停留超过两分钟,被之后进站的列车撞上。由于两辆地铁冲撞力相当猛烈,车厢内的乘客几乎都跌倒在地,不少乘客四肢因此被扭伤。好些站立的顾客,头部直撞向车窗玻璃,血流当场。

为什么1993年的事,当时还在读书的红蚂蚁竟然记不得呢?很简单,当时没有社交媒体,没有什么图像或信息能够即时传播,也没有平台能够推波助澜或让地铁乘客狠狠投诉,也就不会形成什么舆论效应。媒体报道就有人知道,事件平息下来了,也就过去了。但现在不同了,事故一发生,社交媒体比传统媒体传播信息的速度还更快,什么人想骂政府,都可以在网上骂个痛快。在这种大环境下,SMRT一出事,部长和总裁只能挨骂。

网上尽是讨伐声

各位自己看看截图吧,网上不是骂声一片,就是揶揄不屑。


这个说,总裁必须辞职!

看来,即便郭总裁这一次懂得要下基层应对突发情况,也没办法加分。据《今日报》报道,列车碰撞后,他出现在裕群站,也在黄廷方医院现身,但拒绝受访。

20171115kuek.JPG
郭木财(戴眼镜者)被拍到在碰撞事故后出现在地铁裕群站。(今日报视频截图)


这个说,你给根深蒂固的文化系统投了一票,你百分之百活该。这都要归功于那70%愚蠢的新加坡人。(上次大选,执政人民行动党获得70%支持票)


这个说,实在怀念那个“旧新加坡人”,这肯定不是我们想要的国家,真诚希望和祷告,所有倒霉事都会过去,新加坡你要更好。


这个说,搭地铁的时候,要戴上头盔和保护套了。

地铁“扰民” 民众未怪罪交通工友

网民的心声部长都听到了吗?

水淹MRT隧道事件发生之后,许部长很久没有出来说话,但他应该听到网络舆论场的呼唤,开始有点多话。

许文远先是上周在国会上就地铁事件发表50分钟部长声明。前天到大士车厂视察时说,“大士车厂迟了30年,但迟到总比没到好”。昨天在首个“公共交通工友感谢日”活动上,部长又形容公交行业为“伟大的行业”,疾呼公共交通工友“应该获得我们的尊重与掌声”,还指责SMRT一小撮害群之马“玷污了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名声”。

许部长喊话的目的不外就是为基层员工提振士气,但部长怎么落力表演都掩饰不了这场公共交通大公关演出的一大败笔。各大媒体的报道都标出:第一个“公共交通工友感谢日”。天啊。公共交通存在多少年了?就拿地铁来说吧,已经30年了,30年来才第一个“公共交通工友感谢日”,“伟大的行业”到底有多伟大,要等了30年才获得“尊重与掌声”?政府对交通工友的关心有多少是真诚的,又有多少出自于宣传需要?

而且,地铁“扰民”这么久了,民众其实也没有怪罪工友。从头到尾,怪的都是管理层。为什么?因为领高薪啊。大家生活都不容易,但有钱总是比缺钱的好过些,那民众当然要骂领高薪又没把工作做好的那些高高在上的领导们。

郭总裁,请改用地铁代步

红蚂蚁呼吁,包括郭总裁在内领高薪的SMRT高层,从明天起不妨把你们的车子统统收起来,改以地铁代步,尝尝一下地铁出故障,一大群人受困的滋味,搞不好这就成为一代人的集体回忆。领导们坐地铁一个月,亲身感受一下,地铁服务相信能改善不少。

“这就是人生”

这次地铁追尾事件实在不知道又要搞什么公关大戏才能收尾。《地铁惊魂记》湿版和干版都上演了,接下来会不会还有什么更吓人的惊悚版?大家各自保重吧,相关政府部门,交通部、陆交局和SMRT继续伤脑筋吧,许部长估计要老得更快了。红蚂蚁在这里只能弱弱地给部长送上一句(自我)安慰的话:“That's life.”(这就是人生)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