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服务沦为“第三世界”水平 到底是谁辜负了谁?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9
SMRT主席佘文民(右)在昨天的记者会上为南北线地铁隧道积水事故鞠躬道歉。穿白衣者为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谢静怡制图)

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乘客只有一个心愿,就是不要吃死猫。

地铁这块“烫手山芋”,这回就算是“搞定先生”(Mr Fix-It)许文远拉上他的“高薪弟兄”们,看来都搞不定了。

本月7日,部分南北线列车服务因地铁隧道淹水,从傍晚约5时30分开始中断,宏茂桥站至纽顿站之间的服务到了隔天下午1时50分才恢复,服务中断超过20个小时。算是破了本地地铁瘫痪史的纪录。

无论破了什么记录,国人都已经对这个“从第一世界沦为第三世界”质量的地铁麻木了。从信号系统失灵、电线短路、轨道有问题、月台屏门故障,到此次水泵开关没有正常打开导致隧道淹水。好啦,这回故障得总算有点新意。

20171017_mrtboatcomic.jpg
看来日后地铁车厢要有新设备了。(联合早报漫画)

根据陆路交通管理局和SMRT昨天在记者会上的说法,按照没有读过工程系的红蚂蚁理解,故障原因是在轨道底下原本用来收集雨水的蓄水池内,控制三个水泵操作的浮动开关(float switches)发生故障,导致既没有自动启动水泵将积水抽出,也没有发出警报给SMRT地铁运作控制中心。加上周围积满污泥和杂物,最终导致泛滥的雨水溢进地铁隧道。

20171017pic.JPG
(早报示意图)

当局还给出数据,设在碧山站隧道开口前方、轨道底下的蓄水池容量为5044立方米,相等于两个奥林匹克游泳池,可应付连续六小时的降雨量。

不过,当天的降雨记录显示,蓄水池收集了约640立方米的雨水,且大部分流入水道,但若蓄水池是空的,这样的水量只会填满蓄水池13%的空间。

换言之,蓄水池当天几乎填满,意味着浮动开关可能事发前就已失灵,但没被发现。

陆交局的初步调查认为,浮动开关失灵是隧道淹水的罪魁祸首,但为什么会坏?根据《海峡时报》的报道,连当局都承认,控制水泵和当水位到达警戒线就自动发送警报的两大开关同时失灵的几率是极其低的。但他们仍未查明故障背后的技术原因。

陆交局认为,维修不当(poor maintenance)导致故障发生。但又是什么导致了维修机制和设备不妥善?SMRT地铁首席执行长李遴伟指出,碧山站的抽水系统最后一次检查是在今年6月18日,当时没发现任何问题。原定本月12日再进行检查。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也透露,陆交局和SMRT上月29日已决定更换集水池内的水泵,但就是差了几天。不然这起不幸事故就不会发生了。

“但我想这就是人生吧。”

部长说得很遗憾的样子,但实际上,原本每三个月进行一次检查的系统早在9月就应该检查了。李遴伟解释,“据维修团队称,他们因预约不到检查时段而将9月的检查推迟至本月12日。他们当时就应该直接通知高层,而不是推迟检查。”

理应制度化例常化的检修工作可以因“预约不到检查时段”而延后的吗?昨天的记者会上,没有人给出答案。红蚂蚁只知道,就算有人认为检修工作可以等,事故可不会等你。

“辜负了我们” 不知道是谁辜负了谁?

那为何积水事故发生了整整一个星期之后高层才站出来说话?许文远说,他忙着举办亚细安交通部长会议,“我大可把这个交给其他人来做,但就等于是在推卸责任。”

部长不要做缩头乌龟的勇气我们表示赞赏。那么要怪谁?他说:“SMRT负责维修碧山站防水系统的团队辜负了我们。”

不知道这个“我们”,指的是地铁公司高层和政府要员,还是全体乘客。碧山站防水系统团队拿着薪水当然要对SMRT负责。但负责确保地铁系统的可靠度与安全度的各方高层,才是要“站在前线”向乘客交代的人,所以红蚂蚁真不知道是谁辜负了谁。

至于事后的惩罚措施,许文远说交由陆交局及其董事会决定。不过他比较倾向“无责备文化”,不要回到旧罚款机制,因为他花了两年时间才建立起团队,不希望监管者和经营者间产生对抗关系,而是上下齐心解决问题。

按照过往的记录,SMRT因2011年两次影响22万1000人的大瘫痪在第二年被罚200万;2015年7月的事故更波及41万3000名通勤者,被陆交局开出540万的罚单。但除非许部长和他的团队想到更好的惩罚方法,不然很难向此次超过20万名受影响的乘客交代。在不少人看来,SMRT交罚款给的是政府,而非直接受影响的公众。无论罚多少钱,只要地铁服务的可靠性和准点率没有提升,人们面对再天价的罚单,也是bo chap(无感)的。

那么人事上的惩罚如何?

刚在7月接任SMRT主席的佘文民指出,事故发生后,已立即撤掉负责的相关领队,维修小组员工及其上司的花红也会受到影响。当事情出错时,不管是什么原因,都要负责,这是我们希望能清楚传达给一万多名员工的信息。“我们要证明我们会为这次故障负全责,也为我们所提供的交通服务负起责任。”

所以我们了解到,SMRT负责基础设施维修与保养职务的副总裁黄德富上周已被调职,有人的花红会变少。然后就没有了。

没有了。

很“诡异”的是,大部分网民反而同情那些前线基层彻夜抢修努力工作的SMRT员工,并将矛头直接指向高层。

我们来看看网民的声音(13小时内超过1000个赞):

“员工花红受影响?那么你(佘文民)和郭木财(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呢?减薪啦,讲那么多。员工们在前线努力工作,你们在做什么?偶尔露个面说对不起,每个人也知道。”

20171017_Salary2.png
(谢静怡制图)

(就是顺带告诉大家一下,根据公开资料,郭木财2012年10月加入SMRT,在截至2013年3月的财政年,他的半年薪酬是61万1000元。2014年的年薪激增至175万元至200万元间,到了2015财年更进一步增加至231万元,成为SMRT历史上薪酬最高的总裁。他在2016财政年的总薪酬为187万元。)

那么谁要负起责任?佘文民好歹也在记者会上鞠了几次躬,全程表情严肃的郭木财只是承认,许多严重故障,部分或全因人为疏忽所致。公司里仍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需要花时间根除。

早在2011年底南北地铁线大瘫痪后所召开的听证会上,独立调查委员会就批评SMRT的维修机制不足,认为它有必要“把核心业务着重在地铁营运上”。时任总裁苏碧华隔年辞职。换了一个当家的(郭木财),还是第六任三军总长,管理应该够雷厉风行吧,但为何五年过去了,维修机制还是不完善,一些文化问题还不能改善?南北线大瘫痪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

针对郭木财所说的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接受《今日报》采访时表示,“他(郭木财)并非新官上任,他已经在任很多年了。这说明了有些事若是连作为总裁的他也无法改变,那谁能?”

出事鞠躬道歉人人都会(SMRT只是更慢了些),高层拿着高薪却无需问责,难道一直要基层员工扛责?

说实在的,红蚂蚁不在乎谁当家谁下台,学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说的,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乘客只有一个心愿,就是不要吃死猫,付了地铁车资还要年复一年地忍受说停就停的地铁服务。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