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选举“保留制”遇民间反弹 政治不全是理性活动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49
(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

亡羊补牢之道,恐怕不是一再地重复民众耳熟能详的论据,而是设法修复遭伤害的情绪和所导致的不满。

李显龙总理9月23日出席一场主题为“种族、多元种族及新加坡在世界上的地位”的讨论会时,再次阐明实行“保留选举”的必要性。他表示,政府决定把总统选举保留给特定族群参加的做法不是在“开倒车”,走回种族政治的老路,而是决心做出必要的改变以强化多元种族机制,从而团结全民向前迈进。

错估民间反弹程度 总理和内阁要员为“保留制”辩护

这是自前国会议长哈莉玛自动当选总统后,内阁要员接连就保留选举制辩护的最新动作。至今就此表态的包括了两位副总理,以及被视为未来总理人选的部长。

教育部长(高等技能与教育)兼国防部第二部长王乙康9月27日在新加坡全国商联总会第14届就职典礼上致辞时说:“保留总统选举也是为了能确保种族和谐,让每个少数民族明白他们的代表都有机会成为新加坡总统。”

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9月26日在2017年全国安全大会上致辞时表示,对民选总统制的改革确保我国各大种族的代表都有机会担任国家元首。他形容哈莉玛成为马来社群47年来首个总统是一个“强而有力的符号”。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9月20日在南洋理工大学举办的首届“前进讲座”上说:“(不分种族)不能只是停留在信约里,不能只是一种念诵。它需要行动,(否则)数十年复数十年,如果还没有马来总统,那一纸信约和我们每天嘴里念的都将失去意义。”

显然,政府意识到社会对于这次的保留选举的态度是高度保留的。早在哈莉玛自动当选前,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及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9月8日在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举办的保留总统选举论坛上,异口同声地强调政府不仅要处理眼前问题,也要未雨绸缪。陈振声甚至引述李显龙的话说,不惜付出政治代价也要启动保留选举。

但是,政府要员在哈莉玛就职后,仍然接二连三地为保留选举辩护,似乎反映了他们事前对民间反弹的程度估计不足。

民间反弹因不获尊重 情感纽带是关键政治资本 

其实,争议的关键或许并不在马来人当总统,甚至也可能不在于保留选举制的必要性。建国以来多年的宣传和实践,官方所主张的不分种族的唯才是举(meritocracy)意识形态,应当说已经获得国人的普遍认同和接受。种族当然会是选民投票时起作用的因素,但是却非唯一甚至决定性因素。所以,政府部长言者谆谆,国人则听者藐藐,因为人们反弹的理由并非全是针对保留选举,而更多是从修宪到落实的整个过程,感觉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

这里没有必要再重复各种对保留选举有所保留的原因,乃至获得一定程度共鸣的政治阴谋论,而是想提醒一件事:政治并不全然是理性的活动,受委托的统治者与委托人之间的情感纽带,才是关键的政治资本。如果相互之间缺乏足够的信任和共识,无论决策再如何英明正确,还是会让决策者付出政治代价的。

因此,亡羊补牢之道,恐怕不是一再地重复民众耳熟能详的论据,而是设法修复遭伤害的情绪和所导致的不满。

精英圈观感值得关注

除了基层的反弹,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精英圈内的观感。前检察总长温长明教授9月29日在《海峡时报》撰文,强调总检察署政治中立的重要性。作为享誉国际的新加坡司法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总检察署的权威至关重要自不在话下。上一届总统选举之白热化,使得政府担心民选总统制过度的政治化,因而决定修宪完善之,结果却导出了保留选举机制,反而让首届保留选举总统的诞生充满政治争议,国家体制的庄严性也连带被质疑。温长明在这个节骨眼写这篇文章,是否间接反映精英圈对国家体制尊严可能受损的忧虑,其中满是联想空间。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