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莲想在国会谈总统选举“保留制” “抽签制”不准她说

更新:
2018年08月10日 16:53
(谢静怡制图)

民选总统制逐步演变成“保险制”+“保留制”。执政党在国会长期占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绝大多数议席,这已经非常保险了。在实权不大的民选总统人选上,党和政府能否放得更开些?

国会下星期一(9月11日)复会,反对党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将无法针对总统选举“保留制”的课题发言。原因是国会有个“抽签制”。

根据国会议事常规,每个开会日只能允许一名议员提出休会动议,否则就得抽签决定讨论的课题。国会最终抽签通过武吉巴督区议员穆仁理所提出的动议,因此林瑞莲无法就她的动议发言。

不出意料,这个抽签结果引发网上热议。有网民质疑,这是不是“Ownself ballot ownself?”(自己“抽签”,暗喻不公平)另有人说:“是不是故意让自己人提两项动议,然后再通过抽签把工人党的动议排除掉”。还有人讽刺道:“今天才知道,国会讨论什么原来是靠di gum(靠运气)的。”

网民说的当然是气话。既然是抽签,当然要靠运气,不能胡乱指控当中有黑箱作业之嫌。但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网民反应这么大。本月13日,也就是国会复会后两天,就是总统选举的提名日,到底是三角战,还是官方属意的前国会议长哈莉玛自动当选,很快就有结论。

林瑞莲在关键时刻的发言虽然无法左右大局,但网民还是希望借国会讨论让总统选举课题越辩越明。对反对党支持者来说,林瑞莲的发言有可能吹皱网络舆论一池春水,给执行党施加压力。结果搞了老半天,林瑞莲没得开口,反倒是要听行动党大叔们大谈社区刑罚和国民服役这两个不应景的议题,确实让人大叹扫兴。

政府已经决定,启动保留机制的日期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因此本届总统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上届总统选举候选人陈清木医生今年5月入禀最高法院,指黄金辉不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启动保留机制应从首个民选总统王鼎昌算起。高庭在7月驳回陈清木的挑战,他提出上诉,但上诉也被驳回。

不论是陈清木通过法律程序来挑战“保留制”,或林瑞莲通过国会程序来质问“保留制”,一切都按正当程序走,但也都被正当程序否决掉了。这个结果不让人意外。“新加坡国情”的特色是,很多被看做是不公平的手段,都通过法律法规给“合法化”,游戏规则订好之后,再慷慨地邀请大家一起玩。例如,大家都认定,每次大选前的选区划分,是根据有利于执政党更多得票的原则来重新划的,但选举也绝对是公正,游戏规则一划定后,绝不搞贿选,输掉一个集选区也不会不认账。

最近听到一个在新加坡生活的外国人如此评价总统选“保留制”。两保:保留给“马来族群”、保留给富商。他怎么会有这种印象?因为大家都吵两样东西:一是何谓“马来族”?二是参选人的企业股东权益有没有达到5亿元?很多人肯定都过不了门槛,学者、医生、中小企业老板统统都不行,这反映的是什么样的一种执政思维所产生的社会形态?

内阁资政吴作栋好些年前说过,民选总统要设下高门槛,主要是担心选举出现“反常结果”,一个不够正直、判断力不足,不够经验的人当上总统,他将无法否决总理的意见,这也就失去民选总统的意义。民选总统握有储备金的“第二把钥匙“,也可否决重要人事任命。

换句话说,“保留制”最早的内在精神是“保险制”,要确保不会出现“反常结果”,所以要提前买保险,排除“坏细胞”。经过多年,民选总统制逐步演变成“保险制”+“保留制”。外国朋友说,“‘双保’,这个好有趣”,我一下听成,“这个好好笑。” 

执政党已经在国会长期占有超过三分之二的绝大多数议席,这已经非常保险了。在实权不大的民选总统人选上,党和政府是否能放得更开些,让国人至少感受何为“民选”?而不是在“民选”之下又将各种限制层层打包,最后搞得自己绑手绑脚。

在9月6日的网络热词榜上,“动议”、“总统”、“国会”、“林瑞莲”分别列第三、第13、第15和23。有意思的是,林瑞莲的新闻与陈川仁转任国会议长同天发布,但这则的热度远超陈川仁。

陈川仁意外转任国会议长 民间要问“十万个为什么”?

本周媒体人感受到新加坡最热的新闻要算是,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转任国会议长。

这项打破惯例的人事调动让人匪夷所思,大家都有“十万个为什么”要问。挂在人们脸上的“三条线”至少包含这些谜团:
一、为何是一位第四代核心成员的年轻部长?
二、他到底犯了什么错?又或哪里表现不好?
三、他有没有机会再进入权力核心?

这些问题,外界至今仍没有答案,都只能靠猜,或找学者分析这个那个。社交媒体的“键盘侠”东凑西拼出各种论据,然后狂炒特炒好博眼球。也或许,大家都多想了,领导人就是想出怪招,在总统选举前抛个出其不意的人事布局。

事后“诸葛亮”大家都会做,消息抛出后,我们可以一回看就看到各种蛛丝马迹指向同一点:陈川仁在过去几年可能已经慢慢从核心中慢慢掉队。例如,他从较吃重的人力部调至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对比同为第四代核心的黄循财,从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通讯及新闻部第二部调至国家发展部,然后又兼任第二财长,两人的职务轻重很容易就看出。

不过,媒体不断放大陈川仁从实权部长被“降职”为国会议长,这样的解读似乎也太对不起历届国会议长。根据国家礼仪(State Protocol),好歹国会议长排名比部长靠前很多,就列在总理李显龙、副总理张志贤和尚达曼以及大法官梅达顺之后,排名第四。 

曾经有个台湾摄影师好友告诉我,每逢台风天,她都有个重要工作:去拍人跌倒。她也很无奈,但那种照片最吸引读者。

所以说,喜欢看人跌倒的狼狈样是吃瓜群众的天性,当事人不必太介怀。任何一个企业或机构,只要一个原本被力捧的新星突然栽跟斗,大家都会在背后讲闲话。

在2001年步入政坛的“超级七将”(许文远、尚达曼、黄永宏、维文医生、林双吉、巴拉吉医生和符致镜)当中,符致境在当官四年之后就返回私人企业,林双吉退出了政坛,巴拉吉医生过世了。每一批新星,总有人掉队,有人撑完。只不过,十多年前社交媒体不活跃,掉队的人不会被网民层层剥开,评头论足一番。随着社交媒体日益蓬勃,网民又越来越百无禁忌,大官们进得了厨房就不能怕热,领高薪又需要接触群众的政治人物更需做好心理准备。

有意思的是,在网络热词排行榜上,“陈川仁”和“议长”拍名非常靠后,前者排在60位之后, 后者排在第38。如果热词正确捕捉到网民情绪,那么关注总统选举的人远超关注陈川仁掉队的人。

中国待产孕妇坠楼 家事咋变成社会大事?

中国本周有一则很看似“小事”的新闻在微信朋友圈上炸开。

话说,8月31日,26岁的产妇马茸茸从陕西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妇产科五楼分娩中心坠下身亡。马茸茸在坠楼前,经历了什么?医院和家属对此各执一词,分歧点主要在于“谁拒绝了剖宫产”。综合中国媒体报道,榆林一院官方发声明称,医院数次建议产妇剖腹产,产妇也向家属表示要剖腹产,但家属拒绝,坚持要产妇顺产,最终导致产妇难忍疼痛,跳楼轻生。

事件再度引发“谁来决定手术方式”的社会讨论。据BBC报道,中国法律规定,医务人员在进行重大外科手术之前,必须征得家属许可。中国网民质问,为何马茸茸不能自己做决定。

报道称,剖宫产曾经在中国饱受青睐,人们认为这是一种较为先进且不那么痛苦的生孩子方式。但中国在2015年放宽“二胎”政策后,有舆论建议女性要对剖宫产三思而后行。 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毛群安在2016年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曾说:“妇女需要考虑到,如果他们生第一个孩子选择剖宫产,可能会影响他们的第二次怀孕。”

这则新闻最吊诡之处是,中国本周并不缺涉国家层面的大新闻,如姚依林百年诞辰纪念,解放军公布十九大代表名单、金砖峰会后续、韩国追加四部萨德等等,为何孕妇坠楼的家事竟然变成人人关心的社会大事?答案很简单:人人都怕成为下一个马茸茸。

在网络热词排行榜上,“产妇”在6、7和8日连天连续占据其他地区热词的榜首。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