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国逐步有条件“解封”  客工感染群恐是下个主战场

更新:
2020年05月12日 00:01
马国逐步有条件“解封”	 客工感染群恐是下个主战场
马国逐步重启经济活动,但客工仍是当地抗疫工作一大隐忧。(星报)

步新加坡后尘?

马来西亚首相慕尤丁昨日(10日)宣布延长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延长至下个月9日,不过由于政府已在5月4日开始实施相当于“半解封”的有条件行管令,马国实际上已经松绑大部分的经济活动。

然而在逐步松绑及冠病疫情趋于平稳的步调中,客工感染群(当地称外劳)会不会成为未爆弹将是一大隐忧。

根据马国统计局今年4月公布的数据,该国一共有230万名外籍客工。另外根据非官方统计,马国可能还有多达300万名没有合法工作证的非法外劳。

马国今日(11日)新增70起冠病确诊病例,扣除13起境外输入病例,57宗本土感染病例中有31人为外籍人士。

昨日新增67起确诊病例中,有73%或49起病例为外籍人士。前日(9日)的54起新增确诊病例中,则有45人或83%是外籍人士。

连日来的数据显示,生活环境欠佳的外籍客工很可能已经成为染病的高风险群。

5月10日被漏夜封锁的雪兰莪州八打灵再也旧区奥曼路(Jalan Othman)巴刹的附近住宅区,是马国最新实施加强行管令的区域。

加强行管令意味着当地居民将不被允许出入,同时也必须全部接受冠病检测。根据卫生部昨日的数据,当地感染群共出现了27起确诊病例,其中21人为外籍人士。

除此之外,以首都吉隆坡为中心的几个区域也都出现了客工感染群,包括森美兰州林茂县不叻士(Pedas)感染群(131人确诊)、吉隆坡蕉赖保安人员感染群(11人)、雪兰莪州莎亚南实达阿南(Setia Alam)工地感染群(12人)以及吉隆坡安邦路工地感染群(30人)。

20200511 petalling jaya.jpg
八打灵再也旧区奥曼路是最新实施加强行管令的区域。(马来邮报)

卫生总监诺希山说,截至今天为止一共有2万4125名外籍人士做了冠病检测,其中有1132人确诊,确诊率达4.7%。

和暴发大规模客工感染群的新加坡一样,马国许多客工的居住环境同样非常拥挤。

诺希山坦言,外籍人士感染几率较高的原因是他们往往多人挤在一个单位,有些单位甚至有多达30人住在一起,建筑工地则往往是15人住在一起。

此外,移工权益非政府组织“Our Journey”也透露,行管令各行各业停工期间,原本轮班而得以错开的客工被迫长时间挤在同一空间里,导致保持安全社交距离更是难上加难。

当局要求所有客工进行筛检

马国政府在5月4日宣布各经济领域的外籍客工必须强制进行冠病检测,但对于雇主负担检测费一事却没有明确的指示。直到最近才确定其中60%有投保社会保险的客工的检测费将由社险机构承担,但其余没有为客工缴交社险的雇主则需负担检测费。

目前市面上冠病检测的费用介于350至650令吉之间。许多企业认为这将成为他们沉重的负担而群起反弹。

除此之外,马国政府还需要解决检测能力的问题。根据诺希山早前的说法,马国的目标是在上周达到每日化验2万2000个样本的检测能力。

不过直到上周三(6日)为止,该国44间实验室每天可以化验的样本只有2万零635个。

即使最终真的达到2万2000的门槛,马国目前共有230万合法客工,要筛检完所有合法客工需要用上105天的时间。

而上述数据还是在完全排除掉测试马国人的情况下得出的。实际上,根本不可能达到只测外籍人士而不测当地人的程度。

更何况,数量与合法客工不相上下、甚至可能更多的非法劳工还未计入。

20200511 test.jpg
当局要求所有客工必须接受冠病筛检。(欧新社)

当局和民间对外劳施加的压力恐造成反效果

马国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利曾在3月22日承诺不会将出席大城堡传教士集会的无证件外籍人士逮捕,但4月29日却反口称一旦行管令结束,政府将把在加强行管令区域发现的无证外籍人士送入扣留所。

随后,当局在5月1日和今日分别拉大队在雪隆一带的加强行管令区域展开逮捕非法劳工的行动。

20200511 arrest.jpg
马国当局对加强行管令区域进行扫荡,抓捕无证客工。(当今大马)

在这非常时期大张旗鼓的逮捕动作恐怕会为防疫工作带来反效果。

马国62个非政府组织发表连署公告谴责政府,应该鼓励无证外籍人士出面检测冠病,而不该迳行逮捕和恐吓。

政治经济学者佐摩也表示,大肆逮捕非法劳工也将造成追踪检测更为困难。

在当局的逮捕行动下,没有合法证件的外籍人士即使怀疑自己染病也可能因为害怕而躲藏起来,导致病毒进一步在社区传播的风险扩大。

根据《今日自由大马》报道,出现客工感染群的吉隆坡安邦路工地就发生了在警方封锁当地之前,有多达145人逃跑的事件。

另外,国家灾难管理机构也在5月6日证实,有6名外籍人士从吉隆坡的隔离中心逃跑。

除了来自政府当局的强势逮捕,在马国从事当地人不愿意从事的3D工作(危险、困难、肮脏)的客工还必须承受着来自民间的歧视与白眼。

翻开马国各大社群网站就会发现,部分马国人,尤其是华人社群,常常充斥着对外籍客工的谩骂与歧视,而这种状况在客工感染群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越演越烈。

针对外籍人士居多的封锁区域获得食物供应一事,更有许多不可理喻的仇外情绪质疑“他们凭什么能白吃白喝”?

有关外籍客工的假消息,如雪兰莪敏申组屋的客工向军警投掷“尿袋”(国防卫队首长阿芬迪布昂已驳斥相关流言),也进一步推波助澜。马国《星洲日报》甚至一度在其面簿和官方网站将未经证实的“尿袋攻击”抢先报道而引起非议。

20200511 fake news.jpg
网络曾一度谣传雪兰莪敏申组屋有外籍客工用尿袋攻击军警。(马新社)

外籍客工在马国的居住地较为分散,相关的追踪工作本来就困难重重。

如果因为民间炽热的排外主义和政府的强势镇压而导致外籍客工,尤其是没有合法证件的非法劳工因害怕而躲藏起来,马国控制疫情的努力恐怕会得不偿失。

追根究底,马国的非法劳工问题更多是因为政商结构的制度性腐败带来的结果,将矛头单单指向非法劳工既有违人权,也对解决问题于事无补。

同理心,以及切中问题本质的政策才是马国能不能避免客工感染群致使马国抗疫努力功亏一篑的关键。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ants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