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莉明:调高法定退休年龄不代表一定得工作到65岁

更新:
2019年08月23日 21:47
人力部长杨莉明
人力部长杨莉明昨晚为两个关于“调高退休年龄”的误区进行辟谣。(海峡时报)

纯属个人选择。

李显龙总理上星期天(18日)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接受年长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的建议,逐步在未来10年将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顶限调高“三岁”时,曾说过其中一大原因就是,有不少本地年长员并不想那么早退休。

红蚂蚁听了之后,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所谓的“不少人”到底有多少人

人力部长杨莉明昨天在新加坡经济学会晚宴上所说的一番话,或许能给予我们答案。

杨莉明引述了几个数据:

  • 2008年至2018年这10年间,55岁至64岁以及更年长的本地居民员工,就业率增加了约10%;
  • 超过九成符合重新受雇资格的年长员工,在达到现有62岁法定退休年龄时,都会获重新雇佣;
  • 1988年新加坡还未设法定退休年龄时,政府曾鼓励雇主自动将公司所定的退休年龄从55岁提高到60岁,但只有区区10%的企业这么做。

第一点,表达了年长员工的意愿:我不想那么早退休。
第二点,表达了雇主的意愿:我愿意请你。
第三点:表达了政府的作用:没有立法提高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10个雇主当中有几个会聘用年长员工呢?答案:1个

20190823-JoTeo.jpg
杨莉明:这凸显了政府在设计可以关照年长员工需求的人力政策时,既有经济考量,也有政治选择。(海峡时报)

杨莉明认为,这凸显了新加坡的法定退休年龄与重新雇佣年龄模式,自1993年制定以来,确实带来了成效,也更可持续。也凸显了政府在设计可以关照年长员工需求的人力政策时,既有经济考量,也有政治选择。

老年劳动队伍不是负担,是机遇

她也引用一个较新颖的概念:“生产力寿命”(Productive Longevity)来进一步解释。

什么叫“生产力寿命”?顾名思义就是,将长寿视为一种可以继续贡献,带来生产力的生命时间段。用杨莉明的话来解释就是:

把劳动队伍老龄化视为机遇而不是一种负担,并且制定一套独特适用于我国的退休与重新雇佣机制,延长年长员工的“生产力寿命”,让他们继续工作下去。

“将劳动队伍老龄化视为机遇而不是一种负担,是一项政治选择,这能够让国人想贡献多长时间,就贡献多长时间……政府的任务就是分配资源、不断更新调整现有政策,来支持人民的这项选择。”

听好哦,想要继续工作是国人自己的选择,不是政府强迫你的去做的hor。(其实这点无须说得这么明白,大家心知肚明的,有时候画公仔画出肠,反会引起反效果)

其实,杨莉明是想借用“生产力寿命”提醒雇主,必须重新设计工作和职业来适应年长员工的能力与精力,也必须为年长员工提供合适的培训。年长员工则必须有正确的思维,愿意作出改变去调整、去掌握新技能、去接受不同的职务。政府会充分支持雇主和员工各自作出这些努力。

杨莉明也进一步解释说,“工作”这个概念,在很多层面上,已经与执行工作的人合而为一,成了这个人身份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工作不仅仅只为了带来收入,改善一个人应对退休生活的能力。

“工作所带来的投入感、人际关系以及生存意义,给年长员工的健康带来正面效果。”

杨莉明也为两个关于调高退休年龄的误区进行辟谣。

一、调高法定退休年龄不代表一定得工作至65岁

许多人以为,将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分别从62岁上调至65岁,以及从67岁上调至70岁,就意味着大家一定要工作到65岁,不能提早退休。其实,国人想几岁退休完全是个人自由。

杨莉明指出,新加坡与其他国家不同,公积金存款提取年龄并没有与退休年龄或重新雇佣年龄挂钩,国人仍然可以在55岁提取部分存款,并从65岁开始领取入息。(哎呀,就是你什么时候退休,公积金都会在户头里等你领取啦。)

二、有些人认为既然几岁退休是个人自由,那何必设置退休年龄呢,大家想工作多久就多久啊!

在杨莉明看来,这简直是“痴心妄想”

如果没有法定退休年龄为年长员工受雇提供法律保障,我国就会开倒车,退回1993年以前还未设定退休年龄的时代,当时只有10%的企业愿意主动将员工的退休年龄从55岁提高至60岁,其他雇主早早就跟年长员工“说bye bye”了。

我国的年长劳动队伍人数正日益庞大

本周一发布的《年长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报告》中的数据显示:年龄介于20岁到64岁的新加坡人,到了2030年将增至210万人,跨30年的增幅为10.5%。相比之下,到了2030年,年龄在65岁或以上的新加坡(老)人将多达90万人,跨30年的增幅为350%。目前,这群年长者的人数已达到60万左右。

人力部2018年的就业数据也显示,我国就业人口目前有229万2700人,其中约四分之一(24%)是年龄在55岁及以上的年长员工。粗略计算,大概是55万人左右。若以新加坡560万人口来计算,占了约10%。可怕的是,15岁至54岁的年轻员工的百分比,过去10年内下降了9个百分点。(生育率下降的直接效应已出现)

20190823-proportion of workers aged 55 and above.png
(人力部)

获雇佣的65岁及以上的年长员工的比率也稳健逐年增加,从2017年6月的25.8%,增至2018年6月的26.8%。10年前,只有15.5%的65岁及以上年长员工获雇佣。

以企业来区分,大部分55岁及以上的年长员工都分布在批发行业(10.3%)。其次是餐饮业(8.4%)、陆路交通运输与支援行业(8.2%)、公共管理与教育行业(7.8%)、零售业(6.9%)、建筑业(6.3%)以及清洁与园艺业(5.4%)。我们总以为老人都去当清洁工,其实更多是一种感觉。

20190627 cleaner ST.jpg
数据显示,我们总以为老人都去当清洁工,其实更多是一种感觉。(海峡时报)

也有越来越多年龄介于55岁至64岁的年长员工被雇佣从事厂房及机器操作员。从事清洁工、劳工和散工的年长员工人数则有所下降。重新受雇佣的年长专业员工和技工也有显著增加,平均工资也有提高。

60岁以上的年长员工,公积金总缴交率不可能与其他员工持平

据《联合早报》报道,杨莉明昨晚也回应了公积金缴交率在年长员工过了60岁后,为何要低于年轻员工缴交率的疑问。

早前,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PS)建议应该完全划一60岁以上年长员工和年轻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而不是让公积金缴交率在60岁以后逐步下降。

总理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将于2030年让60岁及以下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同样维持在37%,但60岁以后的年长员工的公积金总缴交率会根据年龄逐步下调至26%、16.5%及12.5%

对此,杨莉明回应说,这样做有显著风险,即便政府最后成功分阶段逐步调高年长公积金会员的缴交率,雇主对待70岁员工仍会与给60岁员工的待遇不同,要求划一缴交率不但不实际,还可能带来反作用。

部长这么说,是不是意味着70岁的员工即使工作能力再强、投入感再高、身体再健康、精神再好,雇主也依然会给予不同的待遇?

如果真是这样,那蚁粉们决定几岁退休、要不要重新被雇佣,最好在心中好好算一算最适合自己的抉择。选好后也要有自知之明,不要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升职加薪念头,就当作是打发退休后的时间吧,趁自己依然有用处,多赚点钱,也仅此而已。

记住,这是个人选择。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