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跟你玩了 北京为何不让中国电影参加台湾金马奖?

更新:
2019年08月08日 15:49
不跟你玩了 北京为何不让中国电影参加台湾金马奖?
台湾奥斯卡金奖导演李安(图)自2018年起担任台湾金马奖执委会主席。(今周刊)

政治干涉艺术。

早前才刚宣布禁止中国大陆人民到台湾自由行的中国政府再有新动作,这次被限制不能到台湾的是中国大陆电影和相关人员。究竟发生什么事让大陆不爽参加,红蚂蚁给您娓娓道来。

率先公布这项消息的是由中国广电总局主管、中国国家电影艺术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电影报》。先来看看他们怎么说,《中国电影报》的微博今早8点01分用了短短几个字宣布这个重磅消息:

“国家电影局消息,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2019年第56届台北金马影展。”

就这样,没有了,言简意赅。这也是金马奖1996年开放中国大陆电影参加以来,北京当局首次下次类似禁令。

20190807 中国电影报.png
寥寥数字宣布重磅消息。(微博截图)

国台办:台湾政治生态会带来问题

目前为止,中国大陆对此禁令给予回应的最高层级官员是国台办副主任龙明彪。在福建出席活动的他被台湾媒体问及官方宣布这项禁令的原因时回应:

“台湾现在照这种政治情形,政治生态,会带来很多问题。”

龙明彪并未进一步说明原因,但记者问及是否与民进党政府有关时,他说:

“当然有这个因素,我想应该是。”

龙明彪也说明两岸电影交流不是中断,只是暂停,但何时恢复则是未知数。

台湾官方回应:把政治黑手拿开,不要干预艺术

针对中国大陆的这项禁令,台湾官方的回应则强调突出金马奖作为华语电影年度盛事的包容性和自由开放,并以此批评北京当局不应该将政治的黑手伸入文化领域。

20190807 金馬獎宣傳海報.jpg
台湾官方呼吁北京政府勿将政治因素渗入两岸的文化交流。(2019年金马奖宣传海报)

台湾总统府回应表示,文化无国界,艺术更不该有政治藩篱,中国大陆官方阻止艺文工作者参加鼓励自由创作、欢迎多元观点的金马奖,并不是聪明的决定。

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说,这项禁令是对大陆优秀电影人的伤害,也对两岸正向交流无益。丁允恭也指北京一系列禁令,包括禁止大陆民众到台自由行和禁止人们收看娱乐性节目等,等于把自己向世界透光的窗户一扇扇关上。

行政院发言人谷辣斯·尤达卡(Kolas Yotaka)则指出,如果北京以为这样就能惩罚台湾,那显然是大错特错。

谷辣斯·尤达卡说,政治归政治,艺术归艺术,北京画地自限,限制自己的艺人、影人到台湾参加华人电影界盛世,损失的是中国大陆,绝不会是台湾。

她强调,影视产业不该有政治设定障碍,台湾拥有的自由、开放和多元价值有助于影视产业和创意的蓬勃发展,也永远欢迎中国大陆导演及艺人到访,台湾大门将为世界电影人而开。

20190807 kolas yotaka.jpg
谷辣斯·尤达卡形容中国大陆画地自限,最后损失将会是自己。(联合新闻网)

台湾文化部也发布新闻稿,强调金马奖是亚洲指标性奖项,竞赛的自主定位和运作绝不会因被任何政府以政治因素干预而受影响。

文化部表示中国大陆的这项禁令无疑扼杀大陆电影工作者的长期努力,限制他们的参展自由,文化部为此深感遗憾。

文化部称,台湾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及创作自由,使台湾成为亚洲言论自由的堡垒,因此未来金马奖仍将持续敞开大门。

主管两岸关系的台湾陆委会在消息传出后,也呼吁北京对大陆电影工作者到台参加金马奖的权利给予尊重,停止以政治因素干预两岸影视文化交流。

对于北京的这项禁令,由台湾国际知名导演李安担任主席的金马奖影展执委会告诉中央社:

“如果属实,当然遗憾。目前金马奖已进入评审阶段,各项金马活动也会照常举行。”

中国大陆大热电影纷纷退出角逐今年金马奖

本届金马奖报名已于7月31日截止,根据金马执委会公布的线上报名件数,今年的报名作品数以685件创历史新高,但其中剧情片只有148部,比去年报名的228部少了80部。

《世界日报》报道,去年获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的张艺谋今年并未以新作《一秒钟》报名金马奖,这项消息在中国大陆的金马奖禁令前就已传出,有消息称该片疑似内容题材敏感而无法通过大陆的官方审查,不但无法参加金马奖,也被大陆官方以“技术问题”为由,退出柏林影展。

除此之外,原本在国际影展上大放异彩的《地久天长》和《南方车站的聚会》等大陆片原本已报名参加金马奖,但在北京当局下达禁令后,已宣布退出。

20190807 张艺谋.jpg
去年金马奖”最佳导演“得主张艺谋并未报名参加本届金马奖。(中国时报)

去年金马奖颁奖礼“政治表态”满天飞

其实中国大陆电影和人员禁止参加金马奖的传言从去年开始就甚嚣尘上,而这就不得不提去年金马奖颁奖典礼的那场“政治风波”,不少得奖人和颁奖人纷纷在台上宣誓自己的政治立场。

首先,获邀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为“最佳新导演”颁奖的中国大陆导演张艺谋在颁奖时说的“中国电影”论让台湾网民颇为感冒:

“这么多年轻导演的作品,代表着中国电影的希望!”

随后,父母分别是马来西亚华侨和印尼华侨,在台湾出生的台湾导演傅榆以《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最佳纪录片。她在领奖感言说出的一席话则被质疑有台独成分:

“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这是我身为一个台湾人最大的愿望。”

据报道,这番话很快触动中国大陆官方的敏感神经,中国大陆的所有金马奖直播立即被中断,中国大陆广电总局等相关部门也即刻要求各大网站过滤删除所有金马奖相关报道。

20190807 傅榆.jpg
傅榆的“台湾个体论”触动北京政府敏感神经。(联合新闻网)

很快的,在金马奖颁奖礼现场的中国大陆电影人也做出反击。2017年金马奖影帝涂们(中国大陆)颁发“最佳女主角”奖项时,以“中国台湾”这个名词再度触动台湾民众的神经:

“你好,大家晚上好,特别荣幸再次来到‘中国台湾’金马作颁奖嘉宾。这次见到很多熟悉面孔,接触很多新面孔,认识很多新朋友,我感到两岸一家亲”。

紧接着以《我不是药神》获颁最佳男演员的徐峥也把握上台致词机会再吃一回台湾豆腐,重提“中国电影”一词:

“因为这里是专业的殿堂,这里是电影人的殿堂,所有电影人聚在一起像‘家人’一样,我相信‘中国电影’一定会越来越好。”

身为去年金马奖评审团主席的中国大陆女星巩俐也打破惯例,不随金马奖执委会主席李安一同上台颁发份量最重的“最佳剧情片”,引起诸多揣测。

20190807 涂们.jpg
涂们的”中国台湾“论引发台湾民间不满声浪。(互联网)

至此,政治归政治,艺术归艺术的遮羞布正式被掀开。典礼结束后,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在面簿贴出自己和上述台湾导演傅榆的合照并恭喜对方获奖,她也意有所指地说,台湾金马奖是为所有电影工作者打造尊重电影艺术和创作自由的国际奖项:

“但请记得,这里是台湾,不是‘中国台湾’。”

当时台湾总统蔡英文也在面簿发文,强调从来没有接受过“中国台湾”的说法:

“台湾就是台湾,我以昨天(2018年11月17日)的金马奖为荣,它突显台湾之所以不同于中国,就在于我们的自由与多元……”

在金马奖典礼上发言引起轩然大波的傅榆随后也在面簿发文,强调她在颁奖礼上的发言并不是“一时激动”,而是她一直以来就想为她的作品所说的话:

“我很感谢金马奖的评审们让这部作品得奖。作为导演,我必须为我的作品说话,来回应他们的勇气。”

事后,各家媒体报道所有到台湾出席金马奖的中国大陆演员集体缺席庆功宴,并疑似被下了封口令,不准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担任去年金马影展执委会主席的台湾知名导演李安则回应:

“台湾这边是自由的,我们这边影展是开放的,台湾爱讲什么就讲什么……我们希望艺术归艺术,不希望有任何的政治事件或其他东西来干扰……”

ang-lee-oscars-post.jpg
台湾籍的奥斯卡金奖导演李安是金马奖执委会主席。(互联网)

该场风波也引起当时有份出席金马奖的大陆艺人胡歌、周迅、彭昱畅等人,以及范冰冰、陈坤、迪丽热巴、陈小春等众多大陆和香港艺人争相宣示效忠祖国,转发共产党青年团微博一则说明“中国,一点都不能少”的标红中国地图,该中国地图没有例外地将台湾列入其中。

20190807 一点都不能少.jpg
金马奖风波让许多“爱国爱港”艺人出面表态,转贴共青团的微博贴文。(互联网)

早有迹象可循?金鸡奖和金马奖撞期

2018年金马奖争议爆发后,中国大陆国台办一度出面否认北京当局将封杀金马奖。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表示:

“这是有特定立场的媒体所作的一个赤裸裸的假新闻。”

不过,今年6月17日中国金鸡奖宣布金鸡奖颁奖礼将于11月23日举行,恰好和今年的金马奖撞期。当时已有新闻媒体揣测这是北京当局有意让中国电影人选边战,让他们只能选择出席其中一场典礼。

直到今天,北京当局正式宣布暂停开放中国大陆电影和人员参加台湾金马奖。

大陆业界人士:北京当局因政治因素下禁令

除了去年那场政治风波的余震,今年金马奖临近台湾明年的总统大选也可能是北京下此禁令的原因。

中央社报道,受访的中国大陆影视业者分析,在台湾总统选举将近和香港反送中风波愈演愈烈的氛围下,今年金马奖如果再度出现去年那样的景象,对北京明显没有益处。

该业者称,如果台湾那方再度有人在台上喊话,坐在台下的中国大陆艺人将陷入是否上台护航的两难局面。一方面,大陆艺人如果像去年那样上台发言护航,很有可能升高台湾民间的“反中情绪”,变相帮民进党催票,这绝对不会是北京所乐见的。

此外,在反送中局势不断升温的情况下,任何一个人在台上说上一句“香港加油”,都有可能让北京脸上无光。

换句话说,北京下令禁止大陆电影和人员参加金马奖,等于解决了大陆电影人的两个“两难局面”:

  • 不用再左右为难,犹豫要参加水平和电影界地位更高的“华语奥斯卡”金马奖,还是向政治低头,参加自家主办的金鸡奖。
  • 不用担心在金马奖颁奖典礼上如坐针毡,随时得打起精神上台十句不离“中国”地展现自己的忠诚。但说了又怕引起台湾“反中情绪”高涨的反效果,不说恐怕会被打成不爱祖国。

另一方面,今年适逢中共执政70周年,也让中国大陆许多影视作品被放大检视。中央社引述北京电影界人士报道,过去大陆许多无法通过审查的电影,都是藉由参加海外影展获得奖项,再红回中国大陆。不过今年未通过审查而被临时下档的电影比以往多,但出国参赛的意愿却比过去要低。

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可能也是让北京精神紧绷的原因,导致大陆电影无法参加金马奖。

自由开放的特色造就金马奖的“华语奥斯卡”地位

创立于1962年的台湾金马奖在1996年正式开放中国大陆电影报名。当时由于台湾电影产业逐渐衰弱,香港电影人才流失,金马奖于是开始不限出品国、资金和演员国籍,只要是华语或华人电影皆可报名参赛。

除了中国大陆电影,包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的华人、华语电影也一并获得金马奖的报名资格,其中新加坡导演陈哲艺的《爸妈不在家》就在2013年金马奖获得“最佳剧情片”殊荣。

20190807 爸妈不在家.jpg
新加坡导演陈哲艺的《爸妈不在家》曾荣获金马奖最佳剧情片。(互联网)

中国大陆的金鸡奖同样允许世界各地的华人、华语电影参赛,不过前提条件是该电影必须获得中国大陆的电影公映许可证,这无疑使金鸡奖的公信力和多元性大减,金马奖因此得以一骑绝尘。

台湾金马奖1996年的那次开放使其一下提高到“整个华语圈”的高度,相对严谨、开放多元和专业的评选标准让金马奖在华人电影圈的地位逐步提升,力压中国大陆的金鸡奖和香港的金像奖,获得“华语奥斯卡”的美誉。

相对开放和自由的环境,也提供了大陆电影崭露头角的舞台。中国大陆电影在金马奖的表现也愈来愈出色,多次在获奖数量和获奖含金量方面力压地主台湾。

以充满争议的2018年金马奖为例,其中最重要的两大奖项“最佳剧情片”和“最佳导演”几乎由中国大陆电影囊括。“最佳剧情片”的五部入围作品只有一部来自台湾,大陆导演更在“最佳导演”部分全面垄断五个提名。

去年的金马奖评审团主席也由中国大陆知名女星巩俐担任,今年则由香港导演杜琪峰担任,金马奖的开放包容和中国大陆电影界对金马奖的重视可见一斑。

20190807 巩俐.jpg
巩俐去年担任金马奖评审团主席。(互联网)

是台湾还是中国大陆电影圈的损失?

去年金马奖结束后,有关中国大陆官方即将禁止相关电影和人员参加金马奖的消息开始广泛流传。为此,香港影评人岑朗天和曾担任金马奖评审的台湾导演林正盛不约而同告诉《BBC中文网》,金马奖对中国大陆电影界有多重要。

岑朗天指出,从每年金马奖的报名情况来看,大陆电影界非常看重金马奖,金马奖严格的评审标准和流程使其认可度居高不下:

“现在的金马奖是一种标准,代表每年华语电影的总体表现。”

林正盛则表示金马奖在华语电影世界扮演的另一个角色是让在中国大陆无法上映的电影被世界看到,如果不能参加金马奖,对中国大陆电影会是很大的损失:

“让那些被官方意识形态审核禁言的电影可以被看到,保持中国电影创作的活力,让年轻导演碰触官方禁忌的题材,让创作者去表达、批判或者反思,那样社会才会健康。”

中国大陆电影历年来在台湾金马奖的杰出表现有目共睹,可以预见的是少了大陆电影的金马奖始终会失色不少。但相对而言,没了金马奖这个舞台的中国大陆创作是否还有足够的土壤及养分让艺术成就再臻高峰,闭门造车会不会扼杀中国大陆电影的创作活力,也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