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领袖疑似抢功劳 毕丹星酸:人民协会是PA(P)

更新:
2019年07月31日 11:17
基层领袖疑似抢功劳 毕丹星酸:人民协会是PA(P)
毕丹星发文批评人民协会和行动党走得太近。(李国豪制图)

ph值超低。

人民协会(People’s Association)的英文简写是“PA”,不过工人党秘书长,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给人民协会的基层领袖取了另一个称号——PA(P)基层(PA(P) Grassroot)。

毕丹星想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当然,也很酸!

让毕丹星为此特地于昨日(29日)发面簿文讽刺的起因,是阿裕尼集选区旗下的友诺士基层组织在其面簿账号“Simply Eunos”的一篇贴文。

毕丹星放上两张贴文和留言的萤幕截图,揭发友诺士两位基层领袖疑似邀功的行为,并藉此批评基层组织和人民行动党千丝万缕的关系。

20190730 pritam singh 1.jpg
毕丹星发文批评基层组织和行动党的过度连结。(联合早报)

友诺士基层组织疑似“抽水”抢功劳

“Simply Eunos”昨早(29日)发布了一篇贴文,声称两位基层领袖在勿洛水池路大牌602座组屋发生一起火患后,赶往现场:

“我们的基层领袖Mr Kwek和Ms Alice接到新加坡民防部队手机应用程式myResponder App的警示后,前往勿洛水池路大牌602座组屋处理一场火患。”

该贴文接下来说,火患在民防部队抵达前就被扑灭了:

“那里的垃圾槽起火,幸好在民防部队抵达前就被扑灭了。”

贴文最后提醒民众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温馨提醒大家,别将还未扑灭或还在燃烧的物品丢进垃圾槽里。”

乍看之下,这样的说话难免让人有上述两位基层领袖抢在民防部队抵达现场前,就已扑灭火势的错觉。

simple eunos post original.png
(“Simply Eunos”面簿截图)

居民留言打脸称基层领袖抢功劳

不过一名自称是大牌602座组屋居民的网友很快在“Simply Eunos”的贴文底下留言打脸,质疑他们抢功劳:

“当我看到烟雾从垃圾槽里冒出时就联络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没过多久,几名清洁人员就赶来并赤手空拳把一楼的垃圾桶拉出,扑灭了火势。”

该网民也称当时有两部警车和一台消防车前去检查火患起因,自己一直也关注现场情况,并强调现场只有几名好奇围观的路人:

我确定除了清洁人员,没有其他人前来处理这起事故。这篇贴文具误导性,想把功劳送给基层领袖,以达到为人民行动党增光的目的。”

该网民最后也提醒大家切勿忘记,该区是工人党的选区,而他们的快速反应才是火势迅速被安全扑灭的原因。

lee comment.png

“Simply Eunos”称发文只是为了提醒居民引发更多不满

面对打脸留言,“Simply Eunos”在下方留言澄清两位基层领袖抵达时,火势已经被扑灭了:

“我们发文的目的是为了提醒居民小心处理易燃品。谢谢你通知市镇会协助。”

20190730 comment 1.png

岂料“Simply Eunos”的这番避重就轻解释进一步引发其他网民不满:

“如果只是要提醒如何正确处理易燃品,为什么需要提到你们基层领袖的名字?”

20190730 comment 2.png

网民也纷纷质疑“Simply Eunos”为什么急着让基层领袖抢功劳,却只字不提实际上参与救火的清洁人员:

“原来是这样。在你原来的贴文里忙着提你们基层领袖的名字,却不提扑灭火势的清洁人员。我懂了,有政党倾向的贴文。”

20190730 comment 3.png

“如果不是有一名居民告诉你,你根本不知道是清洁人员扑灭的火势,可见你们的基层领袖一开始根本不在现场。你们的基层领袖根本什么都没做,却急着邀功,说成是你们去处理火患(attending to the fire)……”

20190730 comment 4.png

也有网民讽刺这是假新闻和“假功劳”:

“假新闻?”

20190730 comment 5.png

“我们可以把这则贴文当作假功劳吗?”

20190730 comment 6.png

有网民则对打脸基层组织的居民提出质疑:

“谁会在看到起火的时候先通知市镇会?是我的话,我一定先打995。”

20190730 comment 7.png

前述宣称是自己通报火患的网民则回应:

“喂,这不是第一次垃圾槽起火了。那不是很大的火,市镇会也总是很快的处理好。如果有必要通知民防部队,市镇会自然会这么做。你以为我们的民防部队很闲吗?”

20190730 comment 8.png

迫于压力,“Simply Eunos”随后编辑贴文,在原本的贴文后加上一段注记:

“更新消息,一名居民通知了市镇会,而他们的清洁人员随后去到现场扑灭火势。”

不过,他们仍保留原来贴文中两名基层领袖的名字,和他们前去处理火患的字句。

毕丹星:基层组织和行动党过度亲近

显然,这起抢功劳事件再度燃起毕丹星对人民协会和行动党密切关系的不满。

毕丹星指出,在过去八年间,他在阿裕尼集选区友诺士分区认识了几位人民协会的基层义工。他首先赞扬他们为社区做出的贡献,并称部分基层义工以公正独立的态度和阿裕尼后港集选区合作,并小心处理他们和人民行动党或工人党的关系。

但他话锋一转,批评一些居民委员会和公民咨询委员会的主席或委员其实是人民行动党的干部:

“有些人纯粹为了打击反对党,散布虚假信息,唯恐天下不乱。”

他也提到有一定数量的基层领袖会在大选当天,在他们担任居委会职务的地区担任投票站工作人员:

“无可避免的,居民会注意到他们,并连结到这些人民协会义工过去所给予他们的援助。你可以想象一位人民协会基层领袖和一位未经选举的人民协会基层组织顾问在大选期间能发挥的影响力。”

20190730 JK_vote14.jpg
毕丹星称有许多基层领袖在选举期间担任投票站的工作人员。(海峡时报档案照)

毕丹星甚至引述了一篇《海峡时报》1992年的报道,该篇报道的原文内容摘录如下:

“一些基层领袖和(基层组织)顾问表示,当他们为居民举办活动时,他们也希望为议员争取到政治利益,并进一步为人民行动党(争取政治利益)。当时,反对党议员詹时中指控居民委员会是为人民行动党而非人民服务。”

“(詹时中之所以做出该指控是因为)波东巴西居委会怀疑一些居委会成员其实是詹时中政党的支持者,他们被目击出席詹时中所举办的社区活动。为此,1991年人民行动党波东巴西候选人颜来章回应:‘如果他们是反对党支持者,我们会叫他们离开’。”

红蚂蚁发现,根据《网络公民》2014年的一篇报道,毕丹星于当年1月在国大举办的一场论坛上,也引用了上述《海峡时报》的同一篇文章,可见毕丹星对人民协会的不满已非一日之寒。

毕丹星表示人民协会有必要进行改革

毕丹星在他昨日的贴文中,也再度搬出工人党的2015年竞选宣言。他指出,工人党建议改革现有的基层组织,将人民协会置于非党派机构如总统的治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由总理领导。

毕丹星表示他们相信这将把基层工作的政治元素连根拔起,无论由哪个政党执政,相关议员和基层义工都能全心全意为社区服务,而非服膺于某个政党。

他举了上述友诺士基层领袖疑似邀功的例子,强调人民协会的体制有必要改头换面:

“这会是艰难的任务,因为现状对人民行动党完全有利。我们需要一个开明的领导层,将国家和国会民主放在第一位,才能创造一个充满爱心、亲切和凝聚力的社区。”

“工人党会用尽全力,因为总有一些事物是值得你终其一生为其奋斗的。”

毕丹星在贴文末端也不忘为上述扑灭火势的清洁人员报个平安:

“扑灭火势的清洁人员一切安好。”

行动党基层义工:我们不靠下三滥手段争取民心

一名自称是基层义工和行动党党员的网民“Desmond Tan”针对毕丹星的上述言论做出反击。Desmond Tan说,毕丹星指责基层人员只是忙着打击反对党和惟恐天下不乱的说法是一种侮辱:

“请停止以自我为中心。我们之所以服务,有很多原因,但绝对不是我们要打击你。很多人在你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服务!这个世界不会围着你的政治野心打转。”

“行动党之所以能够招揽居民成为行动党党员的最主要原因,是通过在基层的良好服务来赢得民心。不是通过侮辱或下三滥的手段。”

2018年陈振声曾回应:人民协会本来就是为了支持政府而存在

事实上,毕丹星和其工人党同僚莫哈默费沙在2018年3月的国会辩论中就曾提起人民协会和人民行动党“走得太近”的问题。

当时,毕丹星质疑为何所有的人民协会基层组织顾问都来自人民行动党,甚至在反对党掌握的选区也是如此。

为此,兼任人民协会副主席的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回应表示,人民协会的功能就是支持政府实行政策和计划,包括解释那些困难甚至不受欢迎的政策,因此反对党议员才没有被委任为基层组织顾问:

“我们无法假定反对党议员愿意或有能力为政府担任这个角色。”

《联合晚报》报道,2015年选后,行动党败选的阿裕尼集选区团队成员杨木光、赖添发、穆仁理、蔡荣良、山水卡玛尔全数被委任为阿裕尼后港基层组织顾问,同时受委的还包括参选后港单选区落败的李宏仁和行动党实龙岗支部主席陈惠意。

20190730 ajunied pap.jpg
杨木光(中)和其余四人组成的团队于2015年在阿裕尼集选区败阵。(联合早报)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