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杰国内外两头跑为登大位做准备,他会是个怎么样的领导人?

更新:
2019年06月07日 20:58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今早在通商中国举办的“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上发表开幕致词。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今早在通商中国举办的“慧眼中国环球论坛”上发表开幕致词。(通商中国面簿)

大王找风格。

未来总理王瑞杰很忙很忙。5月1日升任副总理之后,王瑞杰的曝光度明显增加,不少国际场合和国内活动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王副总理“忙进忙出”

对外,王副总理积极做外交暖身,借着外访及多个国际场合,与其国领导人建立关系并建立国际知名度。不要误会啊,未来总理不是怕人家不认识他,估计是想趁正式接总理大位之前,争取时间多打打交道,待正式上位之后就可以先缓缓,处理好国内事务再外访。

自5月1日以来,他在至少在海外八处留下足迹:瑞士圣加仑、日本东京、中国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马来西亚柔佛。

(红蚂蚁罗列了王副总理接任副总理以来,密密麻麻的出访行程和各种活动,曝光度惊人。心急的蚁粉可以直接滑到文章末端看看。)

20190607 HSK in Johor FB.jpg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和外交部长维文于6月5日前往马来西亚柔佛,向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送上开斋节祝福。左起为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夫人章慧霓、王瑞杰、柔佛苏丹依布拉欣、苏丹后拉惹查丽苏菲亚、外交部长维文及维文夫人谢恩赐。(外交部提供)
20190607 HSK in Japan MCI.jpg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左)5月29日在日本首相府,同日本首安倍晋三进行会谈。(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20190607 HSK in china MCI.jpg
王瑞杰(左)5月22日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中国总理李克强。(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20190607 HSK Gallen.jpg
出席圣加伦研讨会(St. Gallen Symposium)并发表演讲。(联合早报)

亲民总理?协商式总理?包容式总理?

对内,王副总理想必也积极为个人执政风格找个定位。亲民总理?协商式总理?包容式总理?据《联合早报》报道,新系列全国对话会邀请函已陆续发出,一些国人已经收到邀约,出席下个月15日与王瑞杰的一场对话会。讨论如何一起打造未来的新加坡。

王副总理最近在国际场合大谈国际局势和经济趋势等等“高大上”课题,这个全国对话会相信是他进一步掌握国内民生问题与社会脉搏,以及拉近与国人之间距离的一个好机会。在这个“快登又还未登”大位之前的最后百米冲刺阶段,正好让王准总理有机会借着公开场合的发言,以及与民众之间的互动去确立领导风格、施政主张和形象定位。

所以说,准总理忙进忙出是有原因的。几乎天天有活动、每日一新闻。今天,又有他的新闻了。

王副总理谈可持续发展,强调要培养下一代领导人

王副总理出席了通商中国举办的“慧眼中国环球论坛2019”并发表发表开幕致词,大谈可持续发展对实现经济增长和改善人民生活至关重要。

他概述三大点,说明如何可进一步取得可持续发展:

1)建立和深化国与国之间的合作,一起克服可持续发展所带来的挑战;

2)积极推动社会各个层面,进一步取得成果。这包括政府、企业,和人民之间的合作;

3)培育下一代的人才和领导人,为我们的社会建设更美好的未来。

王副总理小秀华语,谈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王副总理用英语演讲,但在收尾之前,特地小秀一段华语作为总结。红蚂蚁在现场录下了这段(不是太模糊的)视频。

怎么样?王副总理的华语你打几分?

他说:

“‘前人种树,后人乘凉’。我们应该继续为子子孙孙造福,并将这份精神传承给下一代。因此,培育下一代接班人的工作刻不容缓。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只有向下一代传达我们的理念,我们才能取得可持续发展,建设更美好的未来。”

听来很有趣,副总理自己还没有完成接班交接,就开始忧心下一代的接班问题,不能不说是人民行动党“特色”的执政思维——未雨绸缪。

王瑞杰面对“极高难任务”:国际局势严峻,国内民众要求高

想必,曾经担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和长期在公务员体系浸濡的王瑞杰早已把这种未雨绸缪的思维给内化了。

不过,有的事情可以做准备,有的则防不胜防,特别是国际局势的变化。外部条件不给力,中美恶斗致国际局势愈发严峻,地缘政治博弈加剧和经济前景不明都给国家治理带来难题。国内民众对政府的要求越来越高,有的甚至是鸡蛋里挑骨头。

20190607 HSK election ZB.jpg
2015年的大选,由王瑞杰领军的行动党淡滨尼集选区团队赢得72.06%的得票率,漂亮胜出。下一届选举,作为未来总理的选区,行动党在淡滨尼的得票率势必受关注。图为2015年大选提名日。动党的淡滨尼集选区团队为朱倍庆(左起)、马善高、王瑞杰、马炎庆和钟丽慧。(联合早报)​​

领袖魅力需要时间去建立

王瑞杰胜在有丰富的行政资历和财经领域的经验,同时待人诚恳。但他不具不具演说天分,予人呆板木讷、照本宣科的印象,领袖魅力需要时间去建立。他要如何摆脱予人拘谨木讷、保守收成的印象,展现创新立意的一面? 又要如何取信于民、造福于民,带领新加坡和新加坡人一起前行,甚至超越前三任总理?这些都是挑战。

王瑞杰在接受《海峡时报》专访中说

“我们的问题是:接下来,在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总理所建立的基础上,怎样进一步发挥人民的力量,因为国人现在教育程度更高,接触面也更广。我想我们可跨前一步,超越协商,我们应该在社会各个层面打造领导者,让他们落实内心所热衷的,创造一个让人人觉得我可以贡献一份力量的社会。”

听得出未来总理很诚恳,也知道问题的症结,但协商本身已经不容易了,要超越协商肯定更难,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社会分化的趋势也更难逆转。

如果说,吴作栋接棒李光耀时面对的是“高难任务”,那么王瑞杰接棒李显龙面对的是“极高难任务”。

祝未来总理好运。


追踪王瑞杰,一个多月来忙进忙出:

5月1日:正式升任副总理,并首度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承诺维持与职总亲密共生关系。这也是王瑞杰首次以行动党第四代领军人物身份演讲。

20190607 HSK NTUC.jpg
5月1日,刚上任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首度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联合早报)

5月3日:在本地欧洲商会(EuroCham)为庆祝欧洲日举办的午餐聚会上说,期望新加坡可以继续发挥作用,成为跨国企业进军亚洲的跳板。

5月5日:《联合早报》报道,王瑞杰在5月1日升任副总理后,日前首次接受《海峡时报》和亚洲新闻台专访,畅谈第四代政治领导团队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新加坡面对的挑战,以及他的领导作风。

5月6日:访问瑞士。

5月9日:在瑞士出席圣加伦研讨会(St. Gallen Symposium)并发表演讲。圣加伦研讨会在被学界称为“小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5月17日:在新加坡中国商会第30届理事会就职典礼上说,中美贸易战升级、英国脱欧前景不清晰,以及全球经济放缓让世界局势充满不确定性,但亚洲的经济基础依旧稳固,全球的经济重心也转向这个区域,企业因此能够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寻求新机遇。 

5月18日:出席淡滨尼天地的开斋节市集开幕礼。

5月22日:会见中国副总理韩正,双方重申新中两国之间牢固、多面和长期的关系,也重申维持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系的重要性。

5月23日:会见中国总理李克强,双方重申两国对维持开放和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的承诺。同日,王瑞杰还分别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宋涛。

5月24日:会见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双方重申由新加坡—上海全面合作理事会进一步加深的新沪密切关系。

5月25日:在上海出席浦江创新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

5月26日:在广州会见中共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希。

5月27日:分别会见中共广州市委书记张硕辅和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

5月29日:在香港与特首林郑月娥会面,并重申新加坡与香港的良好关系,也讨论了如何在现有及新的领域加强合作。

5月30日:在日本首相府与日本首安倍晋三进行会谈,安倍祝贺王瑞杰荣升副总理。

5月30日:在日本出席由《日本经济新闻》主办的“亚洲未来”国际论坛。王瑞杰在演讲中说,世界各国都不想选边站,只要中美两国能制定建设性合作的新模式,亚洲各国在确立新的全球秩序方面肩负更大的责任,过渡到下一个稳定的世界秩序是做得到的。

6月2日: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会晤,并就魏凤和在全体大会上发表演讲,阐述中国在一系列安全课题上的观点表示赞赏。

20190607 HSK and WFH.jpg
王瑞杰(右)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会晤。(通讯及新闻部提供)

6月4日:出席由亚洲尽责治理研究院主办的亚洲尽责治理圆桌论坛,呼吁企业妥善管理未来,要不吝于对创新、人力和社区进行投资。

6月5日:和外交部长维文一起前往马来西亚柔佛,向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送上开斋节祝福。

6月6日:到国大文化中心参加2019年大学先修班研讨会(Pre-University Seminar)。他在致词时,勉励年轻一代国人致力于建设坚强的社会,并勇敢走出国门探索亚洲和其他地区,在胸怀远大梦想时也继续扎根新加坡,共同把新加坡带到新的高度。

6月7日:在通商中国发表主旨演讲。

想分享你的文章?

请电邮:editorial@redants.sg